• 第79章 谁怕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7本章字数:3117字

    轻轻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汗,把空调调低了几个度数,屋子里面有一点儿太热了。

    孙心艾一瓶一瓶把白酒打开,有一点儿无聊的看着王延伟,淡淡的说道:“到底喝不喝了呀,要是不喝,我可要走了,我要是知道今天你也在这儿的话,我还真未必会来,但是既然来了,我也不会后悔,喂,你到底喝不喝了。”

    王延伟本来还在那儿调戏自己怀里面的美人儿,一听到孙心艾的话,立马正襟危坐,他这是被鄙视了吗?可恶!

    “喝,为什么不喝,你们几个把地上的碎玻璃碴都收拾收拾,然后都滚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了。”王延伟发飙,几个美女也不敢说什么,急急忙忙拿了纸巾一点儿一点儿把那些碎玻璃碴子清理了一下,嗯,其实真的没有清理干净,她可以把这些人叫回来重新清理吗?罢了罢了,谁让她这么善良呢,不能够太吹毛求疵,她忍了还不行吗?她大不了不看地上还不行吗?

    王延伟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地上到处流动的牛奶,犹豫了一下,还是踩着自己的皮鞋来到孙心艾的面前,谁让白摆在孙心艾的身边呢?

    当时孙心艾聪明,早早的就占据了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对着放白酒的小方桌,现在王延伟再过来可没有这么好的位置了,只能够坐在小方桌的斜对面儿。

    孙心艾淡淡的看着钱塘海,说道:“钱少爷,你当我们的裁判吧,帮我做一个见证,王延伟,记住你之前说过的话,只要你输了,以后,你就不许找我的麻烦。”

    “等会儿,我要是输了我不找你的麻烦,那么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这个我们可要事先说好了呀。”王延伟色眯眯的看着孙心艾玲珑有致的身材,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孙心艾冷冷一哼,说道:“王延伟,我是你妹妹,你想什么呢。”

    “这不是没有血缘关系吗?你要是孙鸣溪那个丫头,我肯定不惦记你。”王延伟色眯眯的说道,那一双色眼,孙心艾恨不得直接挖出来了事儿。

    钱塘海有一点儿不乐意了,不满的看着王延伟,说道:“兄弟,朋友妻不可欺,是我先看上孙心艾的,你不能干这样的缺德事儿呀。”

    “呵呵,说说罢了,怎么,你还当真了呀?不是吧,钱塘海,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孙心艾,要不我刚刚的话你好好的考虑考虑,钱塘海这个人,似乎有一点儿不靠谱呀!”王延伟的眼睛里面没有了那讨人厌的色眯眯,取而代之的是玩世不恭。

    孙心艾无视了王延伟的眼神,一口把自己杯子里面的白酒淹到了肚子里面,淡淡的说道:“废话真多,我要是输了,悉听尊便就是了,王延伟,喝吧,我已经喝了一杯了,你可不要耍赖呀!”

    王延伟大叫一声:“好,爽快,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今天我要是不把你喝趴下,我就不姓王。”

    “千万别这样,我们老孙家可不承认你这个孙子,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姓王吧。”说完,孙心艾又是一杯白酒下肚,孙心艾清清楚楚是的感受到,自己的头已经有一点儿发晕了,天啊,这个酒怎么这么上头呀!

    淡定,淡定,孙心艾,淡定,你可是吃了耐力苦瓜的人,只要你不想醉,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你倒下的,淡定,一定要淡定。

    孙心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看着王延伟,说道:“该你了。”

    “喝,孙心艾你到底行不行呀,这才两杯下肚,你就已经要醉了,看你脸红的。”王延伟难得良心发现的想要终止这一场拼酒,他总觉得,孙心艾要是再喝一杯,她就会吐在这儿。

    孙心艾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一秒,两秒,三秒,三秒之后,睁开眼睛,眼睛里面一片清明,懒洋洋的摸了摸自己的绯红的脸,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喝酒有一点儿上头,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两杯酒,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

    “呵呵,还真是嘴硬,到时候喝大了,你只要不吐就行了,恶心死了。”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两杯酒下肚,三杯酒下肚。

    五杯酒,七杯酒,十二杯酒,十六杯酒!

    王延伟有一点儿撑不住了,大着舌头,迷迷糊糊的说道:“孙心艾,我还没有输吗,我还能喝,我还能够数清楚,这个是第十七杯酒,干了!”

    孙心艾从始至终一直保持一开始的样子,脸颊绯红,但是眼睛里面却是一片清明,就是,就是身子有一点儿乏,有一点儿动不了了,身子困了,但是脑子是清醒的。

    孙心艾懒洋洋的与王延伟碰了一下杯子,第十七杯白酒下肚,王延伟终于撑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孙心艾如释重负的笑了,她赢了。

    钱塘海惊为天人的看着孙心艾,震惊的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能喝,女的里面这么能喝的可不多见呀。”

    孙心艾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有一点儿发疼的额头,淡淡的说道;“女人一个人在外面生存,总要有一点儿自保的手段的,向我这种不会说话不会哄人的,只能够拼实力了。”

    吃力的撑着桌子,孙心艾试图自己站起来,但是很遗憾,孙心艾喝的酒太多了,能够撑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耐力苦瓜,耐力苦瓜是能够增加人的耐力,但是这并不表示能够稀释酒精,那些酒,孙心艾可是货真价实的喝到肚子里面的,一个醉酒的人该有的症状其实孙心艾都有,只不过孙心艾凭借着自己超强的耐力硬生生的忍住了。

    此时,王延伟已经输了,孙心艾心里面的那一根死死绷着的弦瞬间就松了,整个人的酒劲儿也彻彻底底的上来了,孙心艾终究是爱面子的,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但是脑子的眩晕还有身上的乏力这个可就有一点儿控制不了了。

    孙心艾的意识有一点儿模糊,迷迷糊糊的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孙心艾的酒量本来就不好,撑到现在已经是耐力苦瓜的功劳了,其实孙心艾醉的比王延伟厉害多了。

    钱塘海左看看,右看看,想了想,还是先来到孙心艾的面前,轻轻的推了推孙心艾酸软无力的身子,轻轻的唤了两声:“心艾,心艾。”

    钱塘海又推了孙心艾几下,还是没有反应,钱塘海的大手渐渐的开始不安分了起来,眼睛里面也露出了点点的淫光。

    “哇!”就在这个时候,王延伟猛地吐出了一大口的酒,酒的辛辣刺激着王延伟的嗓子,惹得他一阵咳嗽,难受的睁开了眼睛,艰难的说道:“水,水!”

    钱塘海被王延伟的呕吐物恶心的半死,刚刚升温的一点儿情绪也被这呕吐物给弄没了,厌恶的看了一眼王延伟,直接拨通了前台电话:“喂,王延伟醉了,来几个人。”

    “好的,钱少爷我们马上过去。”

    很快,几个年轻貌美的前台小妹就来到了屋子里面,屋子里面冲天的酒气夹杂着呕吐物这真的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几个女孩儿都被熏得变了脸色,而钱塘海早就先走一步,抱起已经醉了的孙心艾,大踏步的离开了难忘今宵。

    王延伟那样的身份,自然有的是人上杆子的去讨好巴结,钱塘海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他现在只想快一点儿把孙心艾带到自己的家里面,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孙心艾喝了那么多的酒,现在一定浑身燥热很难受吧。

    心艾,等我,很快,很快我就可以把你带回家的,很快,很快,等我!

    车水马龙的街道一点儿也不解风情,就在钱塘海心急如焚的要把孙心艾带到家里面的时候,钱塘海竟然遇到了车祸现场,交警已经赶来了,此路不通,只能够绕行。

    钱塘海郁闷的大骂了一声:“该死,怎么这个时候出这样的事儿了呀,罢了罢了,大爷今天心情好,绕路!”

    所谓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前面的要出去,后面的不明真相的群众要进去,两方人马直接错不开车了,只能够慢悠悠慢悠悠的移动着车子。

    钱塘海再一次很是暴躁的敲击了一个方向盘,大手轻轻的放到孙心艾红通通的小脸儿上,坐在副驾驶上的孙心艾感受到有人触碰自己,不是很舒服的动了动身子,只把钱塘海吓了一跳,一看孙心艾没有醒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郁闷的说道:“想要得到你还真不容易呀,连老天都不帮我。”

    同样堵在这里的出租车司机解语爸爸也一脸郁闷的拍打着自己的方向盘,一脸不高兴的嘀咕道:“靠,这么多车,这要堵到什么时候呀,早知道这样就不走这条路了。”

    解语爸爸忍不住的把自己的脑袋伸出了车外,看了看车外的车挤车的场面,更加的郁闷了,一脸嫌弃的嗅了嗅汽车尾气的味道,嘀嘀咕咕的说道:“这么多汽车尾气加在一起,怎么还配出了酒的味道了?不对,这就是酒味儿,不是啊,这么堵的路,竟然还有人酒驾,马丹,这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呀,我要找找,我要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