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孙心艾生气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8本章字数:3083字

    孙心艾淡淡的笑了,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对我没做什么,想让我不要误会,是吗?”

    孙心艾再笑,但是那笑在钱塘海的眼睛里面,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深深的寒意。

    钱塘海只觉得自己后背一凉,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只是看你在哪儿睡的不舒服,我就把你带到我家里面,心里面想着,你在家里面睡,好歹能够睡的舒服一点儿,我,我对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是天地良心呀,心艾,你一定要相信我呀。”

    钱塘海心里面的算盘敲的吧嗒响,现在杜临渊来了,孙心艾醒了,自己又什么都没干成,自然是要在孙心艾面前树立起正面的形象的,要是好感没了,以后怎么追人家呀。

    杜临渊冷冷的看着钱塘海,说道:“是吗,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谢谢你呀,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女的喝了这么多的酒,你很有理是不是?”

    “你,你还是心艾的男朋友呢,心艾喝酒的时候你在哪儿,喝醉的时候你又在哪儿,那个时候陪在心艾身边的人是我,我希望你能够搞清楚这一点,你,才是最不应该站在孙心艾面前的人。”钱塘海也来了脾气,杜临渊的突然出现,钱塘海本来就不爽,现在他又被杜临渊挤兑,整个人更加的不爽了。

    你挤兑我是吧?好啊,那么就互相伤害吧,我倒要看一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孙心艾喝醉的时候杜临渊没有在孙心艾的身边,这无疑是杜临渊心里面的痛,杜临渊有一点儿痛苦的看着孙心艾,伤心的说道:“为什么?”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似乎是控诉,又似乎是心疼,孙心艾有一点儿扭捏的看着杜临渊,轻轻的说道:“我,我看你刚刚下手术台,累坏了,我不忍心,我就自己来了,而且,当时我也没有想到会喝这么多的酒,杜临渊,我,我的酒量很好的,你知道吗,我自己一个人把王延伟喝趴下了,而且我现在还能够活蹦乱跳的,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呀?”

    孙心艾撒娇的摇了摇杜临渊的胳膊,杜临渊一脸的无可奈何,心疼的说道:“心艾,答应我,以后,不管出了什么事儿,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

    “我手里面握着手术刀,我是一个大夫,我的职责是治病救人,但是我连自己的女朋友都救不了,我还算是一个什么大夫,你说是吗?”孙心艾很心痛,真的很心痛,为什么,为什么孙心艾去找钱塘海与王延伟不告诉他,自己在孙心艾的心里面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自己难道不是孙心艾的男朋友吗?女朋友有事儿,难道第一个想到的不应该是自己吗?为什么送孙心艾的人会是这个钱塘海?

    看着杜临渊委屈的样子,孙心艾似乎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杜临渊的大骂,不得不说,杜临渊这个大夫真的没有白做,那份压迫力真的不是白来的,现在孙心艾就已经感受到杜临渊的压迫力了。

    孙心艾委屈巴巴的冲着杜临渊眨眼睛,看的杜临渊一阵心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钱塘海,愤怒的说道:“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不是,牛什么牛呀,你不就是一个大夫吗?孙心艾的妹妹出事儿的时候你在哪儿?还不是我到处托关系把孙鸣溪捞出来的,那个时候孙心艾多着急,可是你呢,我的杜大夫,你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咱们能够说一说吗?”钱塘海来了脾气,他自认自己为孙心艾做的可比杜临渊这个正牌儿男朋友多的多,杜临渊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呀,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杜临渊脸色黑了黑,术业专攻,他倒是想帮着孙心艾捞人,但是他认识的人都是大夫大夫大夫,这让他怎么出手呀?钱塘海家里面的势力本来就与警察局那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让钱塘海出手,是最快,最有效的法子,所以杜临渊才会推荐钱塘海的,杜临渊一直觉得,用最好的解决方法才是对孙心艾最大的负责,而不是一定要自己削尖了脑袋自己出处理。

    如果杜临渊真的要自己去处理也不是没有办法,大不了多求几个人,山路十八弯的把孙鸣溪捞出来就是了,但是这样做,会耽误很多时间,只会让孙心艾更加的着急罢了,杜临渊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自己的大度明智可不是钱塘海自负的资本。

    杜临渊冷冷的看着钱塘海,说道:“呵呵,你为心艾做了很多?也许吧,但是有什么用呢?”

    你即使做再多,你也不是心艾的男朋友,心艾认可的男朋友是我杜临渊,和你钱塘海没有一分钱关系。

    钱塘海一时语塞,愤愤不平的看着杜临渊,说道:“杜临渊,你不就仗着孙心艾喜欢你吗?呵呵,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孙心艾,我要定了,我一定会把孙心艾从你的身边抢走的。”

    钱塘海发了狠,本来这样的话钱塘海是不想说的,他要女人,还不是勾勾手的事儿,何必这样没面子的用抢的,可是杜临渊的臭屁让钱塘海很是生气,非常生气,所以他才发了狠话。

    钱塘海一脸无所谓的瞥了钱塘海一眼,轻轻拉住孙心艾,温柔的说道:“走,咱们不和疯狗一般见识,头疼不疼,我亲自给你配一点儿醒酒药,中药配方,不仅醒酒,还养身,好不好?”

    孙心艾皱了皱眉头,她能拒绝吗?中药啊,这个很苦很苦的好不好。

    杜临渊低低的笑了,温柔的说道:“放心,我为你配置的药,不会苦的,我知道我家心艾不喜欢吃苦的东西。”

    “真的?”孙心艾惊喜的看着杜临渊,中药还有不苦的,用不用这么神奇呀?

    杜临渊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是费一点儿心思罢了,为了你,我愿意费这样的心思,我一定为你调配出不苦的中药。”

    孙心艾开心的笑了,突然觉得有一个学医的男朋友真好,以后她再也不吃西药了,西药都是有副作用的,以后她要是生病了,都找杜临渊开中药吃,她要吃那种不苦的。

    孙心艾开心的要去亲吻杜临渊,但是脑袋实在是疼得厉害,孙心艾一个站不稳,差一点儿摔倒在地上,孙心艾可怜巴巴的看着杜临渊,委屈的说道:“你没有抱紧我!”

    宝宝不开心,宝宝有小情绪了。

    杜临渊愧疚的看着孙心艾,焦急的说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心艾,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来,吃糖,吃糖!”

    杜临渊随手从兜里面掏出一个糖果递到孙心艾面前,孙心艾愣了愣:“你,你怎么还随身带着糖呀?”

    杜临渊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干我们大夫这一行的,经常会忙到吃不上饭,而我是低血糖,长时间吃不上饭再晕倒了,但是我还有我的病人要抢救,所以,我就会随时随地在兜里面带一块糖,一到吃饭点儿就吃一颗,时刻保证自己不会低血糖发作。”

    孙心艾震惊的看着杜临渊,当大夫还有生命危险?

    “杜临渊,要不你转行吧,你每天都这么忙,一天好几台手术,我真的怕你的身子会吃不消,现在你年轻,感觉不出来,等到年纪稍稍的大一点儿,什么毛病都找上来了。”孙心艾担心的说道,心都要揪成了一团儿,吃着嘴里面的糖果,明明那么甜,但是孙心艾尝到的却是苦涩的滋味。

    杜临渊笑了笑,说道:“我猜这句话一定是你妈经常对你说的话。”

    “额,你怎么知道?”孙心艾刚刚说的时候没有注意,只是脱口而出,但是现在一被杜临渊提醒,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还真得是这样的,这话还真的是孙母非常喜欢说的一句话。

    孙心艾吃零食孙母会这样说,孙心艾熬夜孙母会这样说,孙心艾不吃青菜,孙母还会这样说,就连孙心艾不喜欢出去晒太阳,孙心艾都会把这句话拎出来,好好的教育孙心艾一番,孙心艾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你,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妈喜欢对我说的话呀?”孙心艾好奇的看着杜临渊,难道杜临渊的母亲也是这个风格的?

    杜临渊苦笑了一下,轻快的刮了刮孙心艾的鼻子,说道:“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以后你嫁到我家,你妈和我妈一定很有共同语言,以后,我们两个一定要住在自己的房子里面,不能够和双方老人住在一起,我可不想天天听这些唠叨。”

    孙心艾深以为是的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真的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赞成。

    杜临渊一边与孙心艾说话,一边搀扶着孙心艾离开,钱塘海一直阴沉着脸,死死的瞪着杜临渊,似乎是在哪儿想什么阴招。

    孙心艾本来想和钱塘海说一声再见的,但是一看到钱塘海那阴沉的眼神,孙心艾的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钱塘海,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这个眼神,我很是不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