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三姑发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8本章字数:3178字

    孙心艾手里面拿着零食走到大姑面前,笑着说道:“都是按照单子上的东西买的,大姑看一看满不满意。”

    大姑笑着从袋子里面抽出了两根火腿肠,一根给了心艾,一根给了心柔,笑着说道:“心柔,你跟你姐沾一个光,这个给你。”

    心柔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姑手里面的火腿肠,喃喃地说道:“我没有看错吗?大姑竟然给我东西吃?”

    孙心艾笑了,一把接过大姑手里面的火腿肠,开心的说道:“谢谢大姑,心柔,还不快接着,这样的好事儿可不多见呢。”

    “噢,谢谢大姑!”孙心柔拿着手里面的火腿肠,依然觉得有一点儿不真实,反反复复的摩擦着,看那个样子,大有一副要把那根火腿肠裱起来的样子。

    三姑同样震惊的看着大姑,她,她竟然会主动给小辈吃的?她没有看错吧?

    天强天志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三姑家两个小子,都读高中,那花销,跟流水似的,不要说给孩子买一点儿好吃的了,就是学费都要交不起了,这也是为什么三姑在知道二大爷进医院之后死活不来看一看的原因,来看一下,怎么可能不拿一点儿钱出来意思意思,她家是真的没有钱,所以才不来的。

    这一次来,也是知道孙家卖桃子干儿能够入账一大笔钱,这样一大笔钱,支援一下她的两个孩子还是可以的,所以才眼巴巴的来了。

    三姑看自己的两个孩子都馋了,有一点儿心疼,看了看他大姑手里面一大袋儿的零嘴儿,没干开口,只能够厚着脸皮对孙心艾说道:“心艾,你看你两个弟弟都饿了,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东西给孩子吃一点儿呀。”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孙心艾的手里面现在只有一根火腿肠,这是冲着自己手里面的火腿肠来的呀。

    孙心艾无所谓的笑了笑,一把把手里面的火腿肠扭断,一人一半儿的分给天强和天志,天强天志也是真的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小心翼翼的吃着,一脸的爱不释手。

    三姑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可怜巴巴的把视线移到孙心柔的身上,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三姑的贪得无厌让孙心艾有一点儿反感,她自己受一点儿委屈没有什么,不就是一根火腿肠吗?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给弟弟吃了也没有什么,但是三姑凭什么把视线移到自己妹妹的身上呀,合着就她的儿子金贵,自己的妹妹就不是人了?自己的妹妹就不能够吃一点儿好的了?

    孙心艾直接来到孙心柔的面前,挡住三姑的视线,直接帮孙心柔把手里面的火腿肠分开,三姑的眼睛亮了亮,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样子,但是孙心艾下一步的动作让三姑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孙心艾竟然把其中的一半儿火腿肠递给了孙鸣溪。

    孙心艾笑着对孙鸣溪说道:“给,大姑难得出一点儿血,这样的吃食可比开了光的护身符都稀罕,快尝尝,看一看这一次的东西是不是格外的好吃。”

    孙鸣溪愣了愣,接过孙心艾递过来的火腿肠,有一点儿扭捏的看了看孙心柔,这,心艾姐把东西给了自己,心柔能答应吗?

    孙心柔虎视眈眈的看着孙鸣溪手里面的火腿肠,大有一副你要是敢不吃,我就开抢的味道。

    孙心艾鼓励的看着孙鸣溪,说道:“这里的人除了天强天志最小,再就是你和心柔了,鸣溪,就知道你孝顺,但是你的辈分摆在这儿,不给你给谁呀,三姑,你说是吗?”

    三姑脸色有一点儿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她能说什么,孙心艾拿辈分压人,而且心柔与鸣溪还是孙家的亲孙女,自己家的这两个终究是外姓,在亲孙女面前自然是要吃亏的。

    孙鸣溪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里面一半儿的火腿肠递到孙心艾的面前,说道:“姐先吃一口。”

    孙心艾笑了,就着孙鸣溪的手就咬了下去,故意调侃的对大姑说道:“大姑开过光的东西味道就是不一样!”

    “你这孩子,喜欢吃的话回头就来大姑这儿拿,你吃的那一点儿猫食,大姑还供得起。”大姑对孙心艾的另眼相看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奶有一点儿不满意的看着孙心艾,哼哼的说道:“心艾丫头,你大姑的日子过的也不富裕,你就不要去啃你大姑那一把老骨头了。”

    大姑对孙心艾的亲近让奶很是不舒服,这个可是她的闺女呀,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把大姑的心焐热,孙心艾凭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把她的大姑娘哄的服服帖帖的呀,奶吃孙心艾的醋了。

    孙心艾与大家收拾了一下弄得乱七八糟的院子,然后一大家子的人才都心照不宣的回到主屋里面,虽然这卖桃子干儿的钱理论上是孙心艾自己的私人财产,但是孙家不富裕,这一笔钱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全部进孙心艾的口袋,这一点大家都清清楚楚,尤其是现在三姑也来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急着分钱呢。

    一家子人一回到主屋里面,三姑就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委屈巴巴的对奶说道:“妈,你可一定要帮帮你这两个孙子呀,天强跟天志上高中都要住校,那钱跟流水似得,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儿,以后还要娶妻生子,还有盖房子,这都是钱呀,孩子他爸就是一个瓦匠,今年活儿少,他爸已经在家里面呆了几个月了,孩子眼瞅着就要开学了,这书本费我们都不知道从哪儿抠呢,妈,爸。你们一定要帮一帮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呀。”

    天强天志早就被三姑训练过,一听到三姑哭,也跟着哭了起来,一左一右的来到爷的身边儿,奶除了喜欢鸣海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近奶的身,两个孩子只能够围着爷哭。

    终究是自己的孙子,万万没有不帮的道理,爷看的有一点儿心疼,为难的看了看孙心艾,现在整个家里面,就孙心艾最有钱,那鼓鼓囊囊的信封还在她大姑的手里面握着呢。

    二大妈一看这苗头,不乐意了,讥讽的说道:“我说老妹儿呀,你没有钱了,就跑到娘家来了呀,你婆家是干什么吃的呀?我们这些年的日子过的也不富裕,哪一笔钱不是婆婆从牙缝儿里面省出来的,要不然哪有鸣海的今日?怎么我家的婆婆是好婆婆,你家的婆婆就是恶婆婆了呀?即使二妹这么不受婆婆待见,婆家还不是照样供养芬儿读书?你生养了两个大胖小子,难不成婆家连着一点儿学费都不给你出呀?”

    二大妈一边儿讽刺三姑的婆家,一边儿暗夸自己的婆婆是个好婆婆,说白了都是为了孙心艾手里面的三万块钱罢了。

    孙心艾全当看笑话的看着,这三万块钱,她另有打算,在她没有把村子里面的网安上之前,这笔钱谁都别想动。

    三姑面红耳赤的看着奶,呜呜咽咽的说道:“孩子他爸在家里面待了好几个月,一直都靠婆家接济,但凡是小钱,婆家都能够接济,可是这一次是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还有各种生活费,这笔钱真的太多了,婆家也拿不出来,婆婆的膝下也有好几个孙子,我实在是张不开嘴了。”

    三姑也是有难处,自己的男人不争气,几个月没有挣一分钱,在婆家她这个媳妇儿天天都要低三下四的,心里面本来就憋屈,现在让她和自己的婆婆开口借钱,自己的那几个嫂子还不知道要怎么埋汰自己呢,她是真的不想开这个口,正好赶上娘家有一笔横财,她就把心思打到这儿上了。

    “呵,你和婆家开不了口,就冲着娘家来了,就冲着心艾丫头的这一点儿血汗钱来了呀,你怎么当长辈的呀?”大姑是打心眼儿里面护着孙心艾,看到一个个的都把心思动到了这一笔钱上,大姑不乐意了。

    三姑嘟嘟囔囔的说道:“大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你还不是靠娘家养着,靠弟妹养着。”

    三姑对奶的偏心早就有意见了,现在终于把心里面的不痛快说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奶的偏心,她也不至于一点儿也指望不上娘家。

    大姑瞬间就怒了,她最讨厌别人说她依赖娘家,她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她该得到的,这是娘家欠她的,要不是当年老太太为了大大爷的前程把她卖给一个糟老头子,她的日子能过成这样吗?这都是老太太欠她的,她是回来讨债的,她不是靠娘家养,靠弟妹养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试试!”大姑发火了,冷冷的瞪着三姑,三姑的两个孩子害怕的缩到爷的怀里面,三姑的脸也白了三分,急忙说道:“不是,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是我说话口无遮拦的。”

    三姑慌了,自从大姐成了寡妇之后,大姐的脾气就异常的暴躁,谁的面子都不给,她的世界里面,任何人都应该对她好,任何东西都应该紧着她来,老爷子老太太对大姐有愧,万事都顺着大姐,刚刚她也是犯浑,闲着没事儿去招惹大姐做什么呀,这不是在这儿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三姑娘,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奶也生气了,大姑是奶的心头肉,奶都不舍得说一句,现在竟然被一个小的说了,奶能不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