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修了二大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8本章字数:3100字

    二大妈也注意到三姑不见了,瞬间抑制不住自己心里面的激动,老妹儿走了,就没有人和自己的鸣海抢钱花了,太好了,二大妈故意一惊一乍的说道:“妈,不好了,老妹被你气走了,刚刚我还看到老妹了呢,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老妹就不见了呢,就连老妹家的两个孩子也不见了呢。”

    二大妈的唯恐天下不乱让孙父孙母异常的反感,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孙心艾似笑非笑的看着二大妈,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来分钱吗?呵呵,你问过我答不答应吗,当初可是白纸黑字儿写着,这些收入都是我孙心艾一个人的,二大妈,你也真豁得出去呀!

    “说什么呢,别那样说,你看你把妈气的。”二大爷忍不住开口训斥了二大妈一句,爷看着奶那剧烈起伏的胸口,心疼的说道:“老婆子,你消消气儿,消消气儿,你们都给我出去,都给我出去,没有一个省心的,一天天的净想着怎么气我们两个老的,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到现在还没有死,你们心里面是不是憋屈呀,你们是不是一定要让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死一个才消停呀!”

    一辈子的老伴儿了,即使再不好,也是爷一辈子认定的人,这份情不是三言两语的挑拨就能够变的。

    孙心艾有一点儿担心的看了看奶,说道:“爷,我说的是如果,如果奶病了,掐人中已经没用了,我们还能够有什么法子来抢救?”

    虽然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有一点儿不好,但是孙心艾还是说了,虽然知道这样说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被喷,但是孙心艾还是说了,村通网,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她是不会放弃的。

    “姐,你说什么呢,你虽然不是孙家亲生的,但是你也不能这样的咒奶呀,姐,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孙鸣海不可置信的看着孙心艾,眼睛里面满满都是痛苦。

    孙鸣溪纠结的看了看孙心艾,小声的说道:“姐不是那样的人,姐刚刚不是说如果了吗?姐一定还有话没有说完,爷,我们先听姐把话说完好不好?”

    自从看明白孙鸣海的为人之后,孙鸣溪就是想事事和孙鸣海作对,似乎只要与孙鸣海作对了,她曾经做的糊涂事儿都能够不存在了一样。

    二大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孙鸣溪,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呀,这个时候帮孙心艾说话做什么呀,只要孙心艾惹恼了老太太和老爷子,那三万块钱还愁回不到咱们的手里面吗,真是一个傻孩子,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为自己打算呀,真是愁死人了。

    孙父孙母心柔也重重的点了点头,焦急的说道:“鸣溪说的对,心艾不是那个意思,爸妈你们不要生气,听心艾把话说完,心艾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

    大姑善意的看了看孙鸣溪,这个丫头,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

    二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微微冲着孙心艾挪动的脚步还是证明了二姑是向着孙心艾的。

    奶看到这么多人帮着孙心艾,胸口喘息的更厉害了,颤颤巍巍的指着孙心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爷心里面也是向着孙心艾的,正如孙父孙母说的那样,孙心艾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孩子。

    孙心艾看到除了奶,其他人的情绪都还算是稳定,还算是相信自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奶病了,需要治疗,但是我们农村的条件有限,如果得不到好的治疗,很有可能会加剧病情,我知道我说话难听,但是你们不能够否认我说的是事实,说我咒奶的你们都消停一点儿,你们只知道挑我的不是,你们怎么不想想怎么帮奶把病治好呀?”

    孙心艾看到二大妈的嘴又要动,急忙说了一句狠话,把二大妈马上要出口的谩骂压了回去,然后继续说道:“因为这三万块钱,害的三姑与我们家离心,害的奶被气病,害的我们老孙家家宅不宁,既然这三万块钱害了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三万块钱花在奶的身上呢?这样,奶的身子好了,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心里面也踏实,你们说是吗?”

    孙心艾这急转弯似的话让奶的脸色好看多了,看着孙心艾的眼神也柔和了很多,也不喘了,人也能够坐起来了,她算是看了,这一个个的都是冲着那三万块钱来的,根本就没有几个真正关心她的身体的,心艾虽然不是老孙家亲生的孩子,但是在很多的时候,比亲生的有用,懂事儿!

    二大妈听到孙心艾的话,立马就炸毛了,愤怒的说道:“孙心艾,你什么意思呀,这是上杆子的用我们老孙家的钱去养你那个小白脸儿男朋友呀,谁不知道你男朋友是大夫,你把你奶送到你男朋友的医院里面,他还能够和我们要钱不成?你倒好,直接用给你奶治病的借口养你的小白脸儿男朋友,还真是好算计呀,妈呀,你的命怎么可以这么苦呀,妈呀,妈呀!”

    孙心艾一脸厌恶的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凉飕飕的说道:“二大妈你在哭丧吗?我奶还没有死呢,你唱什么哀乐呀!”

    二大妈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了,什么小白脸儿男朋友呀,人家是省中心医院里面的第一把刀,人家是博士生学位,合着这样的人都是小白脸儿了,那么你的那个宝贝儿子岂不是连人渣都不如?你这个人渣不如的妈又是一个什么东西?你连东西都不是,你根本就不是东西!

    说她可以,但是谁敢说自己在乎的人,孙心艾可是会瞬间翻脸不认人的,二大妈说杜临渊,无疑是触碰到孙心艾的底线了。

    奶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刚刚听二大妈的哭喊,只是觉得别扭,现在听到孙心艾的解说,奶立马就怒了,哭着说道:“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呀,我们老孙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呀,怎么娶了一个这样的混账媳妇呀?老二,你给我马上休了这个混账媳妇,你给我马上休了这个混账媳妇!”

    奶受了一天的刺激,终于忍不住,指着二大妈的鼻子破口大骂,让二大爷休了二大妈。

    二大妈的脸色变了,二大爷的脸色变了,孙鸣海的脸色变了,孙鸣溪的脸色也变了,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包括孙心艾,孙心艾没有想到奶的反映会这样的激动,一言不合竟然要休了自己的媳妇儿,这,这个可有一点儿劲爆了呀。

    孙心艾急忙补救,来到奶的身边儿,心疼的说道:“奶,这年头,真的是谁都指望不上,万事还是要靠自己,咱自己心里面才踏实,奶,心艾刚刚也说了,这三万块钱谁都不给,就给奶,给奶留着救命治病,这样心艾心里面才踏实。”

    奶动情的看着孙心艾,重重的点了点头,第一次那样温柔,第一次那样宠溺的抚摸着孙心艾的脑袋,第一次扑到孙心艾的怀里面放生大哭,弄的孙心艾好不自在,这,奶,这样真的好别扭呀……

    “呜呜呜呜,到头来,还是这个不是亲生的最贴心,心艾,奶平时没有白疼你,呜呜呜呜。”奶放声大哭,孙心艾只觉得自己的前胸已经湿透了,这本来就是夏天,穿的极少,奶这一哭,弄的孙心艾又热又不舒服,而且以前奶对自己都是爱搭不理的,这突然之间这么亲热,最最重要的是还要接受爷那一脸哀怨的表情,孙心艾真的有一点儿吃不消……

    很是尴尬的咳了咳,眼珠子微微转了转,对奶说道:“奶,你的意思是答应我在村子里面通网了?”

    奶根本就没听清孙心艾说的是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呜呜咽咽的说道:“答应,奶都答应你。”

    奶没有听清,但是一直胆战心惊的盯着奶的二大妈可是听到了,二大妈似乎是捉到了一丝生机,面红耳赤的说道:“妈,你听听孙心艾说的是什么,她在这儿忽悠你呢,她要在村子里面通网,这不是浪费钱吗?奶,你可千万不要被孙心艾忽悠了呀,咱们村子里面通什么网呀,这样不是挺好的吗,通网老鼻子贵了,孙心艾这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来花我们的血汗钱呀!他想通网,还不是为了更好的联系她在省里面的小白脸儿大夫?孙心艾做这么多,说白了都是为了谈恋爱,胡闹,胡闹!”

    孙心艾的眼睛狠狠的一眯,这个二大妈,怎么什么事儿都能够联系到杜临渊的身上呀,杜临渊招他还是惹他了?人家杜临渊不仅没有招她惹她,还帮二大爷免去了医药费,二大妈,你说这样的话你亏不亏心呀?

    孙心艾的鼻子都要气歪了,冷冷的看着二大妈,说道:“二大妈,你这样的挤兑人家杜大夫你亏不亏心呀,你忘了人家杜大夫曾经为二大爷免除医药费的事儿了吗?”

    二大爷老脸一红,愤怒的说道:“你闹够了没有,你还嫌咱家不够乱是不是呀?”

    “我闹够了没有,呵呵,我要是再不闹,我都要被你休了,我凭什么不闹,我凭什么不闹?”二大妈委屈的一把把二大爷推到一边,一个人哭着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