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老方叔给的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8本章字数:3124字

    孙心艾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很是郁闷的说道:“我真是欠你们的,闹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有吃,等到把三姑找回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轻轻的敲响二姑的房门,二姑声音有一点儿惊慌,并且夹杂着淡淡的哽咽,仓皇的说道:“谁?”

    “二姑,是我,心艾,我,能够进来吗?”孙心艾心里面有一点儿不是滋味儿,听到二姑的哭声,就明白二姑一定是想到自己的伤心事儿了,主屋里面二大妈,三姑,大姑闹得欢快,二姑一直站在一边儿沉默不语,似乎不存在一样。

    二姑一直是这样的人,总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二姑的心思极为细腻,她总会照顾所有人的情绪,独独委屈了自己,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深夜里面静静的舔舐着伤口,而现在,孙心艾就撞到了二姑舔舐自己伤口的场面。

    二姑匆忙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亲手为孙心艾把门开开,笑着说道:“心艾,你怎么来了呀,有什么事儿吗?”

    孙心艾看着二姑那通红的眼睛,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的走到二姑的屋子里面,说道:“二姑,芬儿也要开学了吧,之前我就答应过你,帮芬儿妹妹辅导功课,你看芬儿妹妹什么时候有时间,让她来家里面坐坐,我也好给她补习补习。”

    孙心艾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安慰二姑,也许孩子才是最好的良药吧,二姑在娘家待了这么久,一定想孩子了吧,孙心艾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努力把二姑的孩子芬儿带来,让二姑开心开心。

    二姑的眼睛亮了亮,但是很快又暗淡了下去,失望的说道:“芬儿她奶管的严,恐怕来不了。”

    孙心艾笑了,只要是她想做的事儿,难道还有做不成的吗?好吧,她承认她装逼了,但是带一个孩子过来,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妹,这个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儿好不好呀?

    说白了,二姑的婆家不过是嫌弃二姑没有本事,既不能挣钱又不能生男孩儿罢了,所以才被这样的嫌弃,如果二姑可以挣钱了,他们还会嫌弃吗?

    不,准确的说是芬儿妹妹可以来这里挣钱,二姑的婆家还会不让芬儿妹妹来吗?

    孙心艾把那一山的烂桃子变成桃子干儿卖出去,这在十里八村已经传开了,她就不信二姑婆家人不眼红?只要孙心艾放出话去,说自己答应二姑帮芬儿妹妹辅导功课,并且说二姑已经把桃子干儿的所有做法都学了去,孙心艾就不信二姑的婆家还不动心?本来就是一群以种地为生的农村人,谁家还没有一点儿果园子呀?

    把桃子变成桃子干儿的秘方,她就不信二姑的婆家不动心?

    “二姑,放心吧,我会帮你把芬儿妹妹叫来的,而且还是你婆家心甘情愿的把芬儿妹妹送来。”孙心艾自信满满的说道,那一点儿晒桃子干儿的手艺,真的没有什么,不要说是直系亲属了,就是乡里乡亲的来问孙心艾,孙心艾都会告诉他们具体的步骤的,孙心艾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反正她家的桃子干儿已经全部卖完了,根本就不会造成任何生意上的纠纷。

    二姑惊喜的看着孙心艾,死死地拉着孙心艾的手,激动的说道:“心艾,二姑知道你有本事,二姑信,二姑信,心艾,谢谢你,谢谢你。”

    看到二姑终于开心起来,孙心艾无声的笑了,说道:“这个忙可不是白帮的,二姑也要帮我一个忙!”

    孙心艾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二姑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很是贴心的从自己的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张袋儿装的烧饼,递到孙心艾的手里面,说道:“一定饿了吧,快吃几口,然后我们才有体力找你三姑。”

    孙心艾没有想到能够在二姑屋子里面发现这种包装的零食,愣了愣,说道:“二姑,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你要是不说的话,我还真不敢吃。”

    二姑有一点儿扭捏的说道:“芬儿这个孩子在家里面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我就会隔三差五偷偷的买一点儿小零嘴儿给芬儿留着,等到哪次有机会见到芬儿的时候,我就会把东西带上,让芬儿一口气吃个痛快,二姑没有什么钱,不能让你吃饱,只能够让你吃一张烧饼了。”

    二姑有一点儿尴尬的看着孙心艾,言语中小心翼翼的,似乎很害怕孙心艾生气一样。

    孙心艾是生气了,但是气的是二姑的婆家人,血脉至亲,想要见一面怎么就这么难呢,那些人看到芬儿妹妹没有妈妈心里面难道很开心吗?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呀?

    心艾只吃了一半儿的烧饼,然后硬逼着二姑把另一半儿烧饼吃了,二姑本来是舍不得吃的,但是听到孙心艾说要是不吃的话,就不去接芬儿,二姑这才妥协的把烧饼吃了,吃完二姑还忍不住的说了一句‘真好吃’。

    孙心艾看的一阵心酸,与二姑蹑手蹑脚的出了门,之前孙心艾已经与心柔说好了在哪里会合,现在两姐妹都冲着会合的地点出发呢。

    四个人一碰面,就瞬间分配好了任务,四个人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地毯式搜索,四个人真的是见人就问,然后四个人心照不宣的编了一个美丽的谎言,说奶的脾气不好,三姑刚刚回娘家就被奶训了,三姑心里面委屈,一个生气就带着两个孩子出来了,这村里面也没有车,三姑铁定是回不了婆家的,所以一定还在村里面哪个角落呢,一个个真的是求爷爷告奶奶的让村里面的人看到三姑之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她们,但是一定不要惊动孙家的其他人,因为奶的气还没有消呢。

    村里面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理解的微笑,奶的脾气不好,这个都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村里面有谁不知道呀,一个个也没怀疑什么,都有意无意的帮着孙心艾她们找人。

    即使吃了体力柠檬与耐力苦瓜的孙心艾都觉得自己有一点儿累了,但是还是没有找到三姑的与天强天志的影子,孙心艾一度怀疑,三姑是不是借了老方叔的微型车直接开回家去了。

    但是再仔细一想,孙心艾又无奈的笑了,三姑也要会开车才行呀,之前老方叔舍得把微型车给自己开的时候,那是因为自己手里面有车票,而三姑与天强天志两个高中生可没有车票,他们也没有那个钱考车票。

    罢了罢了,反正都走到老方叔的小卖部了,倒不如进去问一问,三姑带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就是三姑自己撑得住,天强和天志不吃东西也是受不了的呀,村里面就老方叔这么一家小卖部,没准儿老方叔真的见到过三姑也说不定呢。

    孙心艾来到小卖部里面就看到老方叔背对着自己在那里擦货架,孙心艾甜甜的说道:“老方叔,跟你打听一个事儿呗。”

    老方叔似乎被孙心艾吓了一跳,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转身无奈的说道:“你这孩子,走道儿怎么没有声儿呀?吓我一跳!”

    孙心艾急忙赔笑的说道:“老方叔,我是不好,跟你打听一个事儿呗,你见到我三姑了吗?我三姑和我奶吵了起来,一个生气就带着天强天志出去了,这半天没回来,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真是急死人了。”

    孙心艾是真的着急了,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担忧,老方叔眼神闪烁了几下,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你家的人我哪知道在哪儿呀,没看见,你买东西吗?要是不买的话就赶紧走吧,我还要干活呢,没空和你唠嗑。”

    孙心艾看着老方叔心虚的样子,眼睛微微的亮了亮,看来,老方叔是知道三姑在哪儿呀,笑嘻嘻的绕到柜台里面,对老方叔说道;“老方叔,我帮你收拾吧,全当歇息了,我别的没有,就是有一膀子的力气。”

    老方叔没想到孙心艾能够把自己手里面的抹布抢过去,但是也没有反对,他的腰本来就不是很好,干一会儿活就会疼,现在孙心艾来帮忙他开心都来不及呢,只是,只是这个孩子不是来找她三姑的吗,这样留在自己这儿这叫怎么一回事儿呀,难道自己刚刚露出什么马脚来了,让孙心艾这个丫头看出来自己知道她三姑在哪儿了不成?

    孙心艾在那里儿认认真真的干活,老方叔在哪儿目不转睛的看着孙心艾,两个人各怀心思,孙心艾一点儿也不着急,看老方叔这个样子,他一定知道一点儿什么的,农村人实在,都是那种有恩必报型的,孙心艾在这儿帮忙,老方叔不表示表示是不可能的,老方叔好歹是一个大老爷们,占她一个小姑娘的便宜,这说出去丢的也是老方叔的人,老方叔的名声要是臭了,谁还来他的小卖部买东西呀?

    孙心艾帮着收拾了足足两小时才收拾好,老方叔一直一脸纠结的看着孙心艾,直到孙心艾把抹布洗好,放到窗台边儿的晾衣绳上,老方叔才挪了挪步子,一脸别扭的说道:“你三姑在你刘婶儿家呢,心艾丫头,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呀,我可是答应你三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