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找到人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9本章字数:3120字

    孙心艾笑了,她赌对了,老方叔虽然很多时候很小气,但是那都是涉及到他个人的利益,这样别人家的事儿,一般情况老方叔还是挺地道的,最起码这一次不是就说了吗?虽然孙心艾付出了半个小时的劳作,但是也值得了,这十里八村儿可是地广人稀,这找起一个人来,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呢,如果没有老方叔的指点,孙心艾还不知道自己要找到什么时候了,所以,孙心里面很是感激的。

    “知道啦,老方叔,谢谢你,我这就去了。”孙心艾一路小跑的离开了,终于找到人了,真的是急死人了。

    刘婶儿,怎么跑到她家去了呀?孙心艾现在想到刘婶儿这个人心里面还有一点儿发堵呢,当初的王一凯那个矮冬瓜不就是刘婶儿介绍的吗,刘婶儿可是媒人,自己和王一凯没成,刘婶儿心里面指不定怎么不舒服呢,现在自己眼巴巴的去刘婶家,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太多的好脸色吧。

    三姑,我真的是欠你的。

    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敲了敲大门,刘婶家的条件不错,最起码这样的大铁门在这十里八村儿里面一共也没有几家有。

    “来啦,谁啊!”孙心艾敲了一会儿,才听到刘婶儿的声音,孙心艾没敢说是自己,怕刘婶儿不开门,故意捏着嗓子含含糊糊的说道:“是我!”

    刘婶儿果然没有听清楚,又疑惑的问了一句:“谁呀这是。”与其同时,大铁门也被刘婶儿打开了,刘婶儿一看到是孙心艾来了,条件反射的就要关门。

    孙心艾眼疾手快,飞快的窜了进去,笑嘻嘻的说道:“刘婶儿,这么不待见我呀,之前我还送你两大瓶罐头呢,咱不能吃了罐头就不认人了吧。”

    刘婶儿的老脸一黑,之前是看在孙父孙母的面子上,王一凯可是刘婶儿的远房侄子,多好的一门亲事呀,但是孙心艾硬生生把他侄子气跑了,王一凯后来还跑到他这儿好一通的埋怨呢,她招谁惹谁了呀,孙父孙母的人缘好,她给一个面子,但是你孙心艾是谁呀,仗着孙父孙母的面子就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真是岂有此理!

    刘婶儿叉着腰瞪着孙心艾,说道:“孙心艾,你来这儿做什么呀?”

    刘婶儿的语气不好,可以说是用吼的,一是提醒屋子里面的人,二是心里面生气,她做了大半辈子的媒了,难得给自己的亲戚做一个媒,结果还吹了,这让刘婶儿在自己家那边儿很是没面子。

    孙心艾讨好的看着刘婶儿,说道:“刘婶儿,我是来接人的,我三姑在你这儿,这不,都要吃饭了,我喊我三姑回家吃饭。”

    刘婶儿狠狠地眯起了眼睛,愤怒的说道:“喊她回去吃饭,你家现在还有三儿待的地方?”

    孙心艾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老方叔果然没有骗自己,三姑果然在刘婶儿家里面呢,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

    孙心艾陪着笑脸:“怎么没有了呀,三姑是我奶的亲闺女,我这个抱养的在家里面都有地方,三姑怎么可能没有在地方呀,之前,奶的脾气不好,在这十里八村是出了名了,三姑做小辈的,如果挑奶这样的理就不好了,刘婶儿,如果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冲着你儿子发火了,结果你儿子直接来了一个离家出走,你说这到底是谁的错?”

    孙心艾笑看着刘婶儿,她就不信这样的话还不能够说动刘婶儿,三姑本来就有错,现在找到人了是皆大欢喜,但是敢不敢往家里面领,这个就另说了。

    把三姑领回去,先不说三姑答不答应,就是奶,现在铁定是不能答应的,所以三姑现在需要一个安身的地方,三姑能够来到刘婶儿家里面,就说明三姑很是信任刘婶儿,孙心艾决定尊重三姑的这一份信任,让三姑暂时待在刘婶家里面,稳住三姑,不要让三姑乱跑,至于奶那边儿,等到她稳住了三姑,然后再和孙父孙母他们商量着来吧,这毕竟是长辈的事儿,她一个小辈,能够不参合就不参合吧。

    “哼,不管怎么样,你家老太太就是不应该那样说三儿,你看把三儿委屈的,两个孩子跟着三儿哭了一道儿了,这才刚刚睡下,看着真让人心疼。”刘婶儿年轻的时候与三姑的关系很好,当初三姑与三姑父的婚事就是刘婶儿歪打正着撮合上的,现在三儿受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撮合她和她男人在一起的刘婶儿。

    孙心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刘婶儿,你说这居家过日子的,哪能没有一个磕磕碰碰的呀,刘婶儿,我给你说一点儿实在话,你知道奶为什么那么生气,那么不待见三姑吗?”

    这事儿,刘婶儿还真得不知道,她只知道,三儿一来到她这儿,就一个劲儿的哭,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肝肠寸断,三姑只挑奶如何如何对她不好,如何如何说她,根本支字不提自己如何说奶的,所以刘婶儿看到孙心艾来了,才会这样的生气。

    刘婶儿哼哼了两声,没有说话,那个态度,显然是等着孙心艾继续往下说呢。

    孙心艾故作神秘的对刘婶儿勾了勾手指,指了指屋子的方向,这事儿要避讳一点儿三姑,所以要小声的说,而且,两个人小声说悄悄话,可以在无形之中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刘婶儿犹豫了一下,低估的说了一句:“没大没小的。”

    但是还是凑到孙心艾的身边儿,打算认认真真的听一听孙心艾想说什么。孙心艾一五一十的把三姑没有去看二大爷的事儿说了出来,并且把三姑想要那三万块钱的事儿说出来,所以奶才会发火的。

    而且,三姑听到奶没有给她钱的意思,还对奶出言不敬,在从村里面,尤其在乎孝道,大大爷就是因为不孝,这么多年了,连给祖坟上坟的机会都没有,多少次大大爷都想回来上坟,但是每一次都被爷奶拿着棍子把他轰出去了,就连村子里面的人对大大爷也是一脸的鄙视,指指点点的,在农村人的心里面,有钱无孝,这是猪狗都干不出来的事儿,可是这事儿,大大爷竟然干出来了。

    刘婶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孙心艾,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会是你在这儿胡说八道吧。”

    “我哪敢呀,家里面的人都知道,三姑可是在主屋里面把奶硬生生的骂晕过去了,三姑这是跑出来逃难来了,其实,刚刚我撒了谎,我是背着家里面的人来找三姑的,奶发火了,根本就不让我们出来找三姑,但是这会儿也没有公交车了,三姑铁定还在这个村子里面,闺女回娘家竟然进不了家门儿,这不好看也不好听呀,老太太是气糊涂了,忘了面子的事儿了,但是我们这些小的不能也跟着糊涂呀,都是乡里乡亲的,谁家不想给自己家的门楣上贴金呀,这样的事儿,自然是要兜着捂着的,刘婶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而且,我也是真心为了三姑好,只要等到奶的火气下去了,三姑也冷静冷静,去奶面前服一个软儿,这事儿不就过去了,其实三姑的性子与奶的性子是真像,脾气上来了,除了刘婶儿,真的是谁劝都不行。”孙心艾意有所指的看着刘婶儿,刘婶儿愣了愣,说道:“我?你可拉倒吧,这一次,三儿也是真的生气了,即使在这儿,也不让我提老太太,我一提,她就生气。”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我奶也是这样的,根本就不让提,刘婶儿,我知道,你是真心为了三姑好的,三姑也信任你,要不然三姑为什么谁家都不去就来你家呀,三姑是姑娘家,嫁出去的姑娘被娘家赶出家门,这以后让三姑在婆家怎么混呀,刘婶儿,三姑在气头上,糊涂,您可不能也跟着糊涂呀,这事儿,除了你,还真的是谁都做不来呢。”孙心艾语重心长的说道,真的不是孙心艾多善良,孙心艾只是单纯的想要稳住三姑罢了。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孙心艾不想让鸣溪难过,奶当时在气头上,可是指名道姓的让二大爷休了二大妈,并且把三姑敢出了家门,孙心艾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孩子,她清楚的知道,单亲家庭的孩子心里面多苦,即使孙心艾有疼她爱他的孙父孙母,但是孙心艾的心里面依然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鸣溪这个孩子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儿,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二大爷休了二大妈,无疑是在鸣溪那千疮百孔的心上撒盐,鸣溪的年纪是最叛逆的时候,这个年纪正常人家没有好好的引导,孩子都会长成心理扭曲变态,更何况是刚刚经历了大事儿的鸣溪?

    二大妈与自己不和,鸣海又是一个心思大的这会儿心里面指不定在哪儿盘算什么呢,二大爷的病还没有好利索,不好过分的殚精竭虑,孙心艾想要护着自己的妹妹鸣溪,只能够把心思放到三姑身上,主要三姑和奶和好了,让奶收回曾经的话,那么奶放在二大妈身上的话自然也是不作数的,这样鸣溪的危机就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