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怎么是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9本章字数:3238字

    王延伟一脸警惕的看着孙心艾,似乎孙心艾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孙心艾的眼睛狠狠的眯了眯,原来,当初二大妈能够那么快的拿到黑卡,是王延伟有意为之的呀,王延伟本来就让大大妈来送钱,正好赶上二大妈去找大大妈要钱,两个人正好就碰上了,所以二大妈当时才会回来的这么快,其实,二大妈一直就在医院附近,也可以说,是大大妈一直在医院附近徘徊,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上来,正好遇到出门的二大妈,一切就顺利成长了。

    孙心艾讥讽的看着王延伟手里面的黑卡,冷冷的说道:“当初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我都不敢要,现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更不敢要了,王延伟,你知道爷奶还有大姑对你们的态度,你觉得孙家能够收你们王家的一分钱吗?”

    “呵呵,反正当时二大妈已经收了,这个你总不能够抵赖吧。”王延伟同样讥讽的看着孙心艾,话说的倒是漂亮,但是做起来似乎和你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呀。

    孙心艾一时语塞,她可代表不了二大妈,微微皱了皱眉,看了看小刘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想知道,现在这样算是证据确凿了吗?王延伟做了这样事儿,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这个才是孙心艾真正想要关心的事儿。

    钱塘海妈妈笑了笑,说道:“这事儿我就能够告诉你,王延伟,我更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只要我儿子一天还在医院里面,你就一天别想离开派出所。”

    王延伟狠狠地皱起了眉头,说道:“钱伯母,我们钱王两家的关系素来不错,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呢?钱塘海出事儿了,我也很难过,可是,这事儿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呀,我们自己开自己的车,我又没有抢他的车道,我本来就在他的前面,他出车祸了,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呀,孙心艾,你说是不是呀。”

    王延伟很是郁闷,二大爷的事情他认了,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事儿,二大爷现在不是还能活蹦乱跳的吗?可是钱塘海的事儿,他是真的憋屈,孙心艾一言不发的看着王延伟,心里面清楚钱塘海为什么会突然撞到树上,还不是因为倒霉葡萄,不过没有吃倒霉葡萄的王延伟似乎被无辜的殃及了,是有一点儿可怜!

    但是他可不可怜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她会可怜大大爷一家子吗?呵呵,真是可笑!

    明明这里是小刘警察的主场,但是钱塘海妈妈坐在这儿,小刘警察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只能够可怜巴巴的等待着钱塘海妈妈的吩咐,钱塘海妈妈大手一挥,解恨的说道:“小刘,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做,只要儿子一天还在医院里面,他就不可以放出来,知道了吗?”

    小刘警察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是是,小何,还不赶紧送一送钱夫人!”

    小何警察皱了皱眉头,心里面有一点儿不愿意,但是还是去了。

    王延伟知道这里是钱夫人的势力范围之内,钱夫人在的时候不敢太横,现在钱夫人走了,他的眼珠子就转了起来,转身就要走,他可不想待在这儿呢,这有什么好玩儿的呀,一旦让他爸他妈知道他惹祸进了局子,他一定会被关禁闭的,她才不要呢。

    “站住,王延伟哥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孙心艾看到王延伟要走,阴森森的拦在王延伟面前,王延伟撞了二大爷,这已经是板上钉丁的事实,她怎么可能把这个凶手放走呀?

    王延伟翻了一个白眼:“我怎么和你说不通呀,我们之间不是已经私了过了吗?孙心艾,没有这么办事儿的,已经私了过的事儿,怎么可以拿到警察局里面再说一遍呀!”

    “谁和你私了了呀,谁和你私了的你去找谁去,我二大妈要是知道是你撞的我二大爷,一定不会收你的钱的,在当事人什么都不清楚的条件之下,你的私了是不成立的,小刘警察,是不是这样的?”

    孙心艾虽然不是很懂法律,但是道理她还是懂的,小刘警察重重的点了点头,从自己腰上取下来一个手铐,来到王延伟面前,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儿的,这事儿,你真的做的不对,你把人家二大爷撞到进了医院,这事儿就是上哪儿去都是我们派出所有理,得罪了。”

    “唉唉唉,你们怎么还来真的呀,你们就不怕我爸我妈知道你们虐待我?”王延伟大吼大叫的冲着小刘警察说道。

    小刘警察干笑了两声,他们更加害怕钱家人的施压,你们王家也是,闲着没事和钱家走的那么近干什么呀,这下子好了,吃亏了吧?唉,我的王大少爷,你就任命吧,在别的地方,你们王家厉害,但是在派出所里面,还是钱家最有话语权!

    凶手就这样被关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征求孙心艾意见,从始至终,孙心艾几乎就是一个看客,一个证明人罢了,孙心艾有一点儿无语的耸了耸肩,似乎,她才是主角吧?

    算了算了,凶手找到了总比没有找到好,只是她现在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这件事儿到底怎么和家里面说,说二大爷的脑震荡是大大爷家的王延伟撞的,这还不把爷奶气死呀?

    郁闷的走出了派出所,孙心艾有一点儿怀疑人生,她着急忙慌的来到这里为的到底是什么,就是为了当一个看客……

    轻轻的翻了一个白眼儿,做上了公交车,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她该回镇上了,那个去镇上必经之路的陡坡真的挺陡的,孙母一个人推太不安全了,她还是陪着一起吧。

    电话打到孙母的手机上,很快就接通了,孙心艾不由的感概,还是有网好呀!

    “妈,菜卖的怎么样呢,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我和心柔去镇上找你怎么样?”孙心艾有一点儿心事重重的说道,她想和孙母商量一下王延伟的事情怎么和家里人说。

    孙母惊喜的说道:“你们来找我,好啊好啊,你们两个丫头,终于想通了,我就说嘛,哪有姑娘家不喜欢耳环的呀,疼都是一阵子的事儿,疼过去了之后,那就是一辈子的漂亮了。”

    孙心艾愣了愣,她,她什么时候说自己要去打耳眼了呀,妈,你这样我有一点儿慌你知道吗?

    “妈妈妈妈,打住打住,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有别的事儿和你说。”

    “什么事儿?难不成你和心柔在省里面已经自己解决了,这感情好,省里面的条件是比镇上好,而且小杜还在省里面,你可以找他消毒什么的。”

    孙母还在那儿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但是孙心艾已经听不到了,她的耳朵里面只有那一句‘小杜还在省里面,你可以找小杜消毒’。

    对呀,这不是有杜临渊吗?自己不仅可以找小肚肚消毒,小肚肚还可以给自己打一点儿麻药呀,在小地方打耳眼可是没有麻药这个待遇的,但是杜临渊可以给自己这个待遇了,用了麻药就不疼了。

    孙心艾有一点儿羡慕的看了看公交车上几个妹子耳朵上明晃晃的耳环,真的挺漂亮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妈,我还有事儿,我先挂了,不要自己回家,我和心柔去省里面接你,拜拜!”

    孙心艾心情愉悦的在公交上给心柔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两个丫头简直就是一拍即合,都痛痛快快的答应找杜临渊扎耳眼儿。

    堂堂的医院第一把刀竟然沦落到给姑娘打耳眼的地步,这个也是够可以的,杜临渊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孙心艾,很是纠结的说道:“心艾,你真的要我这样做?我,我下不去手。”

    “杜临渊,你还是不是我男朋友呀?让你办一点儿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呀?”孙心艾瞪眼,你下不去手?我除了让你下手之外,我不敢让任何人下手。

    杜临渊很是郁闷的拿起了麻药针,说道:“我还真的从来没有干过这么大的活,心艾,你稍稍的等一会儿,我先给你弄到的这个扎耳眼儿的小东西消一下毒。”

    孙心柔站在一边儿静静的看着,一脸怕怕的表情,看的孙心艾心里面直打鼓,心柔,你能够不露出这样的眼神儿吗,你姐姐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一点儿怕打耳眼……

    “心艾,麻药已经打好了,你耳朵开始麻了吗?麻了的话我可就要开始了。”孙心艾真正做起来的时候还是很郑重的,孙心艾重重的点了点头,麻了,已经没有知觉了。

    然后,孙心艾就觉得自己耳垂儿的地方一凉,然后杜临渊就来到了自己的另一面儿,比划了一下,然后孙心艾又觉得自己的另一边儿耳垂一凉,不疼,真的不疼!

    孙心艾的眼睛亮了,开心的说道:“杜临渊,这是好了吗?”

    孙心柔站在孙心艾的面前,一脸的古怪,一言不发,杜临渊同样站在孙心艾的前面,眉头整个打成了死结,有一点儿郁闷的说道,还没有,我再弄一下!

    然后,孙心柔就眼睁睁的看着杜临渊把刚刚扎到孙心艾耳朵里面的一个耳钉取了下来,然后,左右好一通瞄准,重新打了一个新的耳眼儿,杜临渊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刚刚打耳眼时没有注意左右对称这一说,然后就华丽丽的歪了。

    孙心艾心里面直犯嘀咕,这是什么情况呀,看杜临渊这个样子,似乎是在那里返工呀,这个,这个在耳朵上扎洞的事情还可以返工?她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