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是谁下的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6:52本章字数:2154字

    “顾云深……疼……”

    陌生的大床上,秦夏末紧紧的皱着眉头。

    她早已累极的昏睡了过去,可是睡梦中仍不安稳,断断续续的呓语着昨夜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回忆。

    昨夜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宛如梦境一般,让她有点迷糊的揉了揉眼睛,小脸晕红的怀疑自己是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

    Kingsize的床下四下散落着的衣物,空气中还残留着没有散去的情欲气息。

    整个儿一副火辣奔放无须遮掩的一夜情现场!

    秦夏末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慢了半拍才察觉到身侧凝视已久的深沉视线。

    那视线不知道已经凝视了她多久,却让秦夏末在意识到的一瞬间心如擂鼓,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怎么?有胆子下药爬我的床,现在却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男人餍足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不喜不怒的语气令秦夏末更加紧张的如坐针毡。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学着鸵鸟一样恨不得将小脑袋扎进沙子里,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

    这样子十分的可怜可爱,可男人却坏心眼的不许她逃避。

    一只修长完美的手不容抗拒的伸到了她的面前,稍显粗糙的掌心重重的蹭过了她的脸颊,又强硬的抬起了她的下巴。

    秦夏末无计可施,只好被动的抬起眼来,在男人英俊的面孔落入眼底的同时,又狼狈的别开视线。

    昨晚的事情她已经不能记得太清,却还记得男人突如其来的热情和强势霸道的亲吻。

    对了,他刚才说,是她给他下了药……

    秦夏末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顾云深,我不是故意要……”

    “不是故意?”

    顾云深唇角不易察觉的笑容顿了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秦夏末惊慌失措的望了他一眼,悄悄攥住了被子的一角。

    她沉默的样子令顾云深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突然话锋一转的淡淡开口:“秦夏末,你煞费苦心的跟我上床,究竟有什么目的?”

    顾云深说这句话的时候,俊美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

    唯独眼中的冷芒像是要将秦夏末生吞活剥了一般,桎梏着她的手指力道也不自觉的加大,叫秦夏末连求饶都忘记,只是弱弱的哼了一声。

    大有秦夏末不给他一个答复,就要等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夏末的小脸因为过了分的紧张而逐渐苍白,菱形的红唇紧闭着,许久都没有说出任何与交易和条件有关的字眼。

    顾云深的视线幽深冰冷,自始至终没有从秦夏末的脸上移开。

    渐渐地,他仿佛被冰封了的眸子透出了一星半点的暖色,像是极满意秦夏末长久的沉默,而情不自禁的微微勾了勾唇角。

    与此同时,秦夏末心跳的极快,闭着眼睛在心里快速思索。

    目的?

    是了……

    秦夏末心中惨然一笑,顷刻间明白了顾云深的用意。

    他是故意要这么说,故意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限定为一场见不得光的交易。

    毕竟他的未婚妻是陆瑾月,是京城人人艳羡,她可能永远也无法相提并论的天之骄女。

    秦夏末藏在被子里的手悄悄的握成了拳头,拼命抑制住了夺眶而出的泪水,睁开眼时努力的勾出了一抹好整以暇的笑意。

    “顾云深,我想要……”

    秦夏末话未说完,顾云深漆黑的瞳孔刹那间重重收缩,一星半点的暖意在惊涛骇浪下消失无踪。

    就连他桎梏着秦夏末的手指也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随后嫌弃的丢开了手去。

    也就在这同一瞬间,卧室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温柔恬静的声音不请自来:“云深哥哥,你昨天说要给我的生日惊喜……”

    伴随着手包落地的声音,秦夏末脸色惨白的僵在了床上,又迅速扯开被子将自己包成了蛹状。

    被人捉奸在床本来就已经是令人极其羞耻的事情,更别提来的人还是她的亲表姐,顾云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陆家大小姐陆瑾月。

    “谁准你进来的?”

    顾云深面无表情的望向了来人,丝毫没有为眼下的一切解释的意思。

    陆瑾月妆容精致的小脸上一片愕然,仿佛接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打击一般,纤细如柳絮一般的身子晃了晃。

    或许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以至于她竟大胆的忽略了顾云深的质问,泫然欲泣的抿着唇看向了秦夏末的方向。

    “为什么?夏末……我是待你哪里不好了,你一个人无依无靠的住在陆家这么多年,衣食住行没有一样是比我差的,你明明知道云深哥哥是我最爱的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呢?”

    说完这番话,陆瑾月像是生怕秦夏末反应过来一样,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现场。

    而顾云深早在陆瑾月指责她的时候就已经穿戴整齐,三分钟内恢复成了那个令京城一半少女魂牵梦绕的男人。

    黑眸森冷的在秦夏末单薄的身影上划过,席卷了滔天的怒意扬长而去。

    秦夏末觉得自己不过一个愣神的时间,下面就传来了前后两声跑车的轰鸣,之后所有的声音都销声匿迹了。

    他一定是去追陆瑾月了。

    刚刚还抵死缠绵过的大床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而另一边,顾云深面无表情的驾驶着一辆黑色卡宴,与陆瑾月背道而驰。

    他的侧颜英俊冷凝,掌握方向盘的力道大的似乎要将其扯断,是不容错认的高贵阴沉。

    街道上人来车往川流不息,这已经是极其危险的车速。

    扑面而来的狂风吹散了他额前细碎的发丝,遮住了他眼中深不见底的冷凝。

    秦夏末那脆弱的仿佛一触即碎的身影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顾云深凉薄的唇嘲弄的勾起,急促的轻笑了一声。

    呵……

    好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秦夏末!

    还以为许多年前的教训已经足够她学乖,却没想到她对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利用而已!

    昨夜的疯狂和缠绵现在想来何等可笑,他还记得他如何反复怜爱了紧张兮兮又强装坚强的秦夏末,食髓知味般无法自控。

    她身上的每一个痕迹,都是他亲手给与。

    这样说来,她为了她的目的,的确付出了不小的努力。

    那么他也不在乎回去听一听,听完做完之后,他与她——再无关联。

    于是车水马龙中,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