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醉生梦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1:12本章字数:1166字

    景容看见两人暗里的交流,不由心生几分不悦,倒不是对景华的,他这弟弟他自小疼爱,他自然不甚在意,可这孟云想,却是花样尽出,居然开始勾搭他的皇弟。

    景容眉眼柔顺了几分,上前与景华轻声质疑:“六皇弟,你怎么突然想起与她出宫?你不知道这孟云想的性子古怪,莫叫她哄了。”

    景华目露微嗔,一时讶异:“皇兄怎么这么说嫂嫂?倒是皇弟不好,想着刚从南阳回来,非缠着嫂嫂,邀她带路游玩,没想惹了皇兄醋意。”

    吃醋?景容一时无语,他这向来聪颖的皇弟怎么突然就理解不了他话里的意思,反而误会起来。

    孟云想忽然搭腔,朝景华“嘤嘤”笑道:“哎,你皇兄什么都好,就是看我看得紧,生怕我会被人拐跑一般。”

    她说罢娇嗔了景容一眼:“也都怪我长得肤白貌美模样俏,难免他小心眼。”

    站在一旁侍奉的青萝忽然叫口水呛了一口,憋得脸红脖子粗。

    景华却莞尔一笑,颇为赞同的点头,转而朝一脸郁色的景容信誓旦旦地保证:“皇兄,你放心,皇弟一定帮你看牢嫂嫂。”

    景容脸上的表情终于裂开一丝缝隙,颇为尴尬地点了下头,复又匆匆拂袖而去,颇有些避之不及的感觉。

    待他走得没影,孟云想眯起眼来向景华,肚里思忖:看着倒像是位翩翩佳人子。不知道刚才,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三言两语,便叫不可一世的太子爷仓皇而逃。

    若是装傻充愣,这着实是只深不可测的狐狸。

    孟云想探究未果,这会景华又是一脸懵懂地望着她,讶异出声:“嫂嫂就穿成这样出宫?”

    孟云想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你去屋外侯我。”

    景华答应了一声,带着小厮扶桑出了外头。

    孟云想换了一身衣裳,一蹦一跳出了门去,景华一瞧,眸光微闪,不由眯眼笑道,学着初见时,她轻佻的口吻:“呦,哪来的俊小哥。”

    孟云想含笑一嗔:“少贫。”

    见孟云想没有带丫鬟随行,景华索性遣了扶桑回去,两人一道大摇大摆地上了街。

    孟云想一路表现得出奇亢奋,景华侧头与她问道:“嫂嫂,可想好去的地方?”

    “别叫嫂嫂,这么见外。你叫我阿想,我唤你阿华。”也不等他答应,孟云想便眸光一闪,与他狡黠一笑,“阿华,你可知道这京中最有意思的去处,可是哪里?”

    她笑得意味深长,景华自然会意:“这最有意思的莫过青楼,京中青楼之最,当属醉生梦死。”

    青楼,此乃穿越者不可不逛之地,被幽禁之时,孟云想便了解了七七八八,这醉生梦死最得她心,光听名字,就四肢发麻。

    此番见着景华,更是觉着同道中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景华如是淡定,见她神情向往,只是一双桃花眼笑意微深:“诚如皇兄所说,阿想的性子果然……独特。”

    孟云想不在意地朝他挥手,大咧咧开口:“废话少说,前头带路。”

    景华说是从南阳刚回京中,这穿街走巷的,倒是轻车熟路。

    孟云想盯着前头那道风姿绰约的身影,微微摇首,心中鄙夷:想她还是问白芍了解个大概,他此番已经连路都摸熟了。

    果然,面相风流,是个宿花眠柳的主。

    随着景华一道去了一座张灯结彩,笙歌笑语的楼前,门口的老鸨挥着帕子,热情地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