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自称本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1:12本章字数:1173字

    孟云想被咯了下骨头,摆脸有些不悦起来:“不过替主子舒缓舒缓乏力,你倒是告诉我,哪里与礼不合?”

    玉嬷嬷谦逊地拱拱手,应道:“恕老奴之言,宫中繁文缛节众多,坐有坐像,站有站像,奴才得恭敬守礼,主子得端庄得体。太子妃方才这般,实在有伤大雅。”

    孟云想面上不悦,睨着眸子扫她,嘴上嘟囔一句:“我可不在皇宫。”

    “太子妃又错了,您得自称为本宫。”

    孟云想无奈,古代的等级制度分明,连个自谓,都要分个高低贫贱来,真真麻烦。

    可不想更麻烦的还在后头。

    “太子妃可是太子后宫之主,一言一行皆是皇家典范,以后又要随太子一道入宫,这宫廷礼数不得不学。”

    她满口大道理,言辞深切,叫孟云想辩驳不了。

    于是便跟着她学了一日的礼仪,且,光光只是学了坐姿。

    玉嬷嬷命人搬来一把太师椅,指着,邀孟云想上座。

    孟云想面上狐疑,不敢像平日挑着两条二郎腿那般肆无忌惮,故意莲步轻盈走过去,缓缓将身子坐下,还抬颌冲玉嬷嬷微微一笑。

    玉嬷嬷应笑,面上无碍,突然从后头抽出一根竹藤,一下抽在孟云想腚上。

    孟云想疼得龇牙咧嘴,一下弹跳而起,正要发作,玉嬷嬷已先行俯首:“太子妃恕罪,老奴自入掌事房后,一直教导宫中女眷学习礼仪,除了入宫秀女外,不乏一些公主妃嫔,皆一视同仁。”

    “好,好!”孟云想应承下来,压着性子询问,“玉嬷嬷,不知道本宫,哪里做的不对?”她将“本宫”咬之又咬,面上起了薄怒。

    玉嬷嬷不以为然,指着那把太师椅道:“一般参宴,造访,才会坐这种木椅,太子妃方才举止有欠稳妥,今日我们学的是坐姿,老奴便不多做计较。”

    她缓了一缓,继续开口,“这坐也十分讲究,腚只能坐三分,身微侧,背挺拔,头垂三分,微收下颌。断不可像太子妃方才那般随意抬首含笑,只要有人问话,才可微微侧头。”

    她一番长篇大论下来,又亲自演示了一遍,让孟云想照做一遍。

    孟云想学着她的样子,只敢坐在椅沿,背僵直,脑袋微垂,不敢东张西望。

    不消片刻,后颈便开始发酸,她忍不住左右歪了歪脑袋,朝身侧已然面色发怔的的人问道:“玉嬷嬷,你确定这样不会得颈椎病?”

    难怪古时那么多木头美人,这坐都得那么矫情,生生是荼害人。

    玉嬷嬷不愿与她多说,提了竹藤欲要抽来。

    让白芍送玉嬷嬷出去时,孟云想已经是四肢僵硬,头脑发昏了,一下趴倒在软榻上。

    青萝站在一旁,不免朝她打趣:“若玉嬷嬷看见太子妃这般,不知作何感想?”

    “什么作何感想!”孟云想不满地嗔口一句,“你没发现她后头都不爱讲话,直接上手了吗,那竹藤抽得“啪啪”直响,我的屁股现在还肿着呢!”

    青萝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小心措辞着:“太子妃受相爷疼爱,在相王府就是不受拘束。

    到了东宫,太子更是不敢拿你怎样,在奴婢心中,您就是呼风呼雨,无所不能的啊,怎么偏偏在玉嬷嬷手上吃了亏?”

    身上还隐隐作痛,孟云想不敢乱动,睨过眸子不满地瞪她:“我看你是想说我目中无人,气焰嚣张吧!”

    青萝装作一脸无知,低着头认真地看起自己的鞋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