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1:12本章字数:1233字

    景容把眸子半眯而起,面上冷嗤:“孤便知道,你为人善妒,死性不改,原来你去青馆游玩,是在计较孤迎娶了月儿!”

    “呸!”孟云想想都不想,就朝他啐了一口,“你也太自恋了,鬼才吃你醋!”

    青萝浑身开始打颤,双腿抖得跟糠筛一般,她就站在景容身后,隐约感觉他身上冒出一团黑气,瞬间弥漫了周身。

    果然他一声怒斥而下:“滚出去!”

    孟云想不乐意道:“我的人,凭什么你说滚就滚!要出去你自己出去!”

    青萝心惊肉跳,跌了一下,差点腿脚不稳,被白芍一把揪着带了出去。

    孟云想没好气地在后头叫唤:“你们两个也太没义气了吧?”

    看到白芍和青萝出去,想着大不了三对一的孟云想顿时失去强大的后盾。

    此番不免干咽了一口口水,可输人不输阵,她两手叉腰,挺直腰板,此时站在床上,颇有气势,便扬着下巴,趾高气扬地看着景容。

    景容这厮估计迫于她的威严之下,半敛下眸子,低声开口:“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孟云想气焰嚣张,朝他冷嗤:“别以为动听地念两句诗,本太子妃便能宽恕你。”

    景容凝起眸子,言语尽是鄙夷之意,“孟云想,你别装疯卖傻,这两句诗可是你送给孤的。你可知道后半句诗是什么?”

    孟云想不知道的是,景容怎么会那么好兴致突然和她讨论起吟诗作对,听他语露不屑,孟云想很想告诉他,这《清平调》是大文豪李白写的,你有意见,有种跟他提去,和她发什么牢骚?

    孟云想正肚里腹诽,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云想衣裳花想容,孟云想和景容,怎会这般凑巧?

    景容见她有些反应过来,言语更是讥诮:“你幼时随夫子学教,不过新学了两句诗,便可笑地将自己更名为云想,以示对孤的爱慕。却未学到这《清平调》的后半句,孤现在便告诉你……”

    嘚瑟个什么劲,孟云想朝上翻着白眼,张口打断他:“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景容和姜如月,便是这般凑巧。

    景容缄口默声,微眯的眸子流光溢彩,堪堪将她一望,分不出神情。

    孟云想不以为意,开口冷嗤:“太子是想告诉我,不管我如何更名都是自以为是,你和姜如月才是天生一对。”

    景容不露声色地笑道:“孤倒小看你,原来你也是有脑子的。”

    他居然这般坦然,便承认了?这些事虽不是自己做的,可孟云想此时胸口闷闷,难免生气。

    原来景容不是兴致好,他此时与她提起这诗,是想讥讽于她生性善妒罢了!

    诚想,无论原先这孟云想性子如何,但光从愿意为他更名来看,便知对这景容痴心一片,他却如此将人真心践踏。

    原来无情,竟是这般凉薄。她本以为他不过性子恶劣,惹得她几分讨厌,没想是这般绝情这人,真真是厌恶起来。

    孟云想敛了眸子,一副不愿多看的模样,讥笑一声:“太子爷你放心,我也觉着这名字矫情得很,以前是我年纪轻不懂事,以后你愿意和谁交好便交好,我皆可大方帮你把她迎进门!”

    景容未料她作这般反应,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你当真这般想的?”

    “是啊,玉嬷嬷说,身为太子妃要端庄得体,知书懂礼,宽宏大度!”孟云想尾音上扬,皮笑肉不笑地看他。

    景容冷嗤一声,突然拂袖而去。

    孟云想冲他吐吐舌头,扮扮鬼脸,景容忽然侧眸回来,将她抓个现行,孟云想眼疾手快,一下趴倒在床,装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