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他为什么来找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1:16本章字数:1098字

    听完青萝的话后,孟云想又一头倒在杯子上,把头蒙在杯子里面,闷声闷气道,“我要睡回笼觉,你们谁都别打扰我,要是天王老子来了,都别叫我。”

    说完,又翻了个身,而过了好一阵,都没听到外头有人回应,更没有听到任何关门的声音,正觉得奇怪,就听见头顶上传来一道极其阴沉的声音,“孟云想,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孟云想闻言,眉头皱了皱,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笑嘻嘻的看向跟前的人,“太子,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你这么安静的进来,让我还不习惯了呢!”虽然之前每次进来的时候她的房门都会遭殃,现在看来还是让门遭殃的好。

    景容盯着眼前的女人,面上阴郁之色,更沉了几分,“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你会不知道孤找你?”

    孟云想闻言,求救看向身后的青萝,只见青萝也无言的摇摇头,难道我昨天发酒疯,去太子祖坟拔他家祖坟草了,孟云想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

    孟云想咧牙宠爱他一笑,又继而无辜的看着他道,“还请太子明说,我真的不知道。”

    景容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你昨日可是跟我六弟喝酒了?”

    孟云想皱眉,这不是东宫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嘛,还非得过来问她,景容这厮还是太闲了。

    景容见她没有否认,又继而冷眼道,“你可知昨日六弟是以什么借口过来的?”

    孟云想还是摇头,虽然景华总跟她说以他的身份,不便出入东宫,之前过来看望自己,都是以朝政为理由,昨日那么突然的出现,她还未来得及问,自己就已经醉成了一潭烂泥。

    景容见状,更是气恼,“昨日我同六弟一起上朝,回来之后,六弟便跟着过来了,原本说是去看望生病的月儿,可他连月儿的寝殿都没有进,便来了你这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件事情,姜如月同他哭诉了好久,说是自己身份低贱,配不上别人的看望,也得不到别人的重视。

    孟云想闻言,心中觉得好气又好笑,好气的是因为景容因为别人不去看望而怪罪于自己,好笑的是景华这厮做事实在不给人面子,至少也要踏进房门一步,可他倒好,连路线都是直奔自己这里,难怪姜如月这朵极其好重面子的白莲花会生气。

    无奈,只能没好气的说道,“太子,你会不会搞错重点了,他来我这,我还能阻止了不成,第一先别说他是弟弟,第二,他的腿长在他身上,我还能将他帮过来不成?”

    孟云想淡淡瞥了一眼景容,眼中明显透露出你是白痴的信号,景容气结,眸子半眯起来,透出层层冷光,“你...你给孤说清楚,为何景华要找你?”

    “我怎知道,我都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要想知道,为何不去问他?”孟云想实在头疼的很,只想赶紧把这只讨人厌的苍蝇给轰走。

    景容见孟云想这番不在意的态度,但又一想到孟云想整日同景华厮混在一起,心下一恼,幽暗的眸光缓缓透出层层寒意,唇角勾起一抹狡诈的寒意,“你别以为这样孤就治不了你。”

    说完,冷哼一声之后,突然拂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