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卖什么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36本章字数:3062字

    “王爷有令,郡主既然身子不适,便多在府内休憩,将身子养好。”

    一两日也便罢了,这都第五日了,德怀王这是要囚禁她?

    华云蓁的目光缓缓在门口两名壮汉身上转了一圈。“本郡主不过在园子中走动走动罢了,也不可?”

    两人置若罔闻,只是口中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

    两名男子身形高大,结结实实的堵在门口,华云蓁根本就出不去,心中难免染上几分火气,眸色一沉。

    就在两方正僵持之间。

    环儿端着个红木托盘过来,好说歹说之下,才将华云蓁劝进房间。

    “郡主。”环儿将手中托盘搁在桌上,方才絮絮叨叨的劝慰道。

    “王爷乃是担忧郡主你的身体罢了,郡主何须动气,郡主你现下的身子骨也确实需要调养。”

    言罢,她将药碗一点点推到华云蓁面前道。

    “李大夫开了些贴补的药剂,郡主还是趁热喝下才是。”

    华云蓁垂眸瞧着,面前那碗墨黑色的药汁,浓密的药味灌进她的鼻尖,她眉头一动,长袖微拂,那云底蓝纹的药碗便碎了一地。

    “拿走!”

    “呦。”来人才刚跨进房门,被这突来的变故吓到,不由惊呼一声。

    不同于静侧妃的温柔似水,来人的声线微高,一袭火色衣裳,衣袂纷飞间犹如一朵盛放的芙蓉万分艳丽。

    发觉华云蓁将目光投掷了过来,女子抚了抚波涛汹涌的胸脯,笑道。“郡主这是怎么了?怎么发如此大的火?”

    “跟姨娘讲讲。”

    瞧着这个明显将自己当作了孩童来哄的女子,华云蓁眉梢眼角染上淡淡兴味。

    她瞧了瞧一旁站着的环儿,环儿立马上前,凑近华云蓁耳边低声道。“郡主,这乃是叶姨娘。”

    华云蓁这才仔细打量了叶姨娘半晌,因及会装扮,叶姨娘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能被德怀王带在身边,领入京都,想来是十分得宠的。

    发觉华云蓁并不搭话。叶姨娘笑了笑,也不觉尴尬,快走几步,面上挂着亲和的笑意。

    “郡主倒是长的极好,肌肤赛雪,唇红齿白。”叶姨娘绕着华云蓁走了几步,口中啧啧有声。“瞧瞧这精致的五官,与出挑的气质,就算是那称为泠国第一美人的赵沁绣,怕也不过如此。”

    听到叶姨娘忽然提到赵沁绣,华云蓁心中微微一沉。

    赵府那方的消息,她曾拜托云修去打探一番,只是这都第五日了,云修也未曾回个消息,让她越发焦心了。

    只是都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华云蓁勾出个浅浅笑意,赞道。“叶姨娘倒是生的一张巧嘴。”

    叶姨娘笑着应下了。“多谢郡主夸赞。”

    她的脚步微微一顿,在华云蓁的身前停下道。“都道是,人靠衣装,郡主本就生的一副好颜色,若是略略装扮,不知要迷倒多少俊秀男子。”

    华云蓁唇边笑意又深了几分,只是挑眉瞧着她。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叶姨娘铺垫了这么许多,到底卖的什么药。

    叶姨娘要的也不是她的回复,轻轻拍了拍手道。“进来吧。”

    话音才落,门外便迎进几名妙龄女子,手中各端着几个托盘,华云蓁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圈,发现都是些,金银首饰华美云裳。

    “叶姨娘,此乃何意?”华云蓁面色陡然一沉。

    “大皇姐不过病逝半月,正值丧期,这穿金戴银,怕是不妥吧?”

    叶姨娘似乎并未料想到华云蓁来这么一句,任由她长袖善舞此刻也不由有些怔住,片刻之后,她面上继续挂上笑,开口道。

    “郡主说的极是,倒是妾身思虑不周。”

    叶姨娘回头瞧了一眼,便从几名女子中拉出个女子来,推到华云蓁近前,笑着开口。

    “郡主身份尊贵,身侧只有一个丫鬟怎么顾及的来,这个丫鬟生的一双巧手,又在梳妆打扮上略有心得,便由这个丫鬟在郡主身侧伺候,王爷也放心的多。”

    话头被叶姨娘四两拨千斤的轻飘带过,甚至把德怀王给端了出来,若是她还紧紧揪着不放,便是她不识好歹了。

    华云蓁心中冷笑,面上神色却未改,目光挪动到面前站着的女子身上。

    这仔细一瞧,华云蓁便觉得这个妙龄少女甚是眼熟的很,瞳孔微微一缩。

    叶姨娘一直观察着她面上神色,察觉出什么顿时关切笑问。“郡主怎么了?”

    瞧见了张熟悉面孔,华云蓁心中难免有所触动,免得叶姨娘看出来,她垂头,避开叶姨娘的视线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丫头有些眼熟罢了。”

    “郡主觉得眼熟也不奇怪。”叶姨娘笑着应答。“这丫鬟先前在宫里当值,到了年纪才被放了出来,郡主前些年常去宫中,想来是见过这丫头罢。”

    她岂止是见过这丫头,这分明是以前跟在瑾姑姑身侧跟着的末名,既然未名无事,那么瑾姑姑是不是也无事?

    只是她清楚,现下绝不能贸贸然问询这个,她只有将满腹疑问尽数藏进心底了。

    先前华云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此刻回过神来,却发觉叶姨娘好似已经絮絮叨叨的跟她说了许多,此刻正说到尾声。

    “郡主不是觉得这两日闷在房中甚是无趣么?不如就让未名给郡主好生装扮一番,出去散散心如何?”

    叶姨娘的话音才落,便只见华云蓁抬起头来。

    两人视线相撞,华云蓁那双沉寂无波的眸子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瞧,只是那笑未达眼底,瞧来很是渗人。

    叶姨娘面上笑容一僵,很快她便收拾好笑容,转眼给未名使了一个眼色。

    “未名,还不快去。”

    未名一直低着头任由华云蓁打量,此刻小心翼翼的抬头对上华云蓁的目光后,眸底浮现一抹浓浓的复杂之色。

    “未名……见过郡主,”

    华云蓁自然是察觉了未名的异样神色,她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身子只是微微前倾,合上双眼道。

    “素净一些。”

    此话一出,华云蓁能够明显察觉到,未名落在她发间的手指微微一僵,旋即低声应道。

    “是。”

    叶姨娘瞧了瞧任由未名伺候的华云蓁,眉梢一扬,估摸着所需时辰后,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出了房门,叶姨娘的脚步未停,绕过几层亭亭楼阁,终在廊桥尾端停下。

    瞧着廊桥尾端静静立着的德怀王,低声请安。“王爷。”

    德怀王轻轻嗯了一声,目光追逐着廊桥底下相互夺食的锦鱼,淡淡开口问道。“如何?”

    叶姨娘笑了笑,“正如王爷预料,郡主这些日子闷在房内,火气较浓。”

    德怀王冷哼一声,算做回应。“她就不曾问过为何?”

    “这倒是未曾,郡主只是生怕仪容艳丽了去后,顶撞了逝者。”

    “嗯?”德怀王来了兴致,偏头瞧了她一眼。“她当真如此说?”

    按照华云蓁以往的性子,哪里会顾及这些?莫不是真如她自己所言,走了一趟鬼门关,开了窍。

    叶姨娘点点头,迟疑了片刻。“只是……”

    听出叶姨娘的犹豫,德怀王淡淡扫视了她一眼道。“有话便直说。”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妾身曾得幸瞧过华桑公主的画像,郡主现下的气度隐隐与公主有几分的相似……”

    “哦?”德怀王唇角一勾。“兴许正如她先前所言,她仰慕华桑,便下意识的模仿她了。”

    用作梳妆打扮的时间总是极快,待到未央轻柔的手从华云蓁的鬓角挪开,已过了将近一个时辰。

    未名恭敬的退下,呈了一面铜镜,送至华云蓁面前。

    华云蓁瞧着镜中女子的装扮后,唇角不自觉抿紧成一线。

    镜中女子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鬓角微垂着一直素白碎花步摇,颤动间发出细碎的悦耳低鸣。

    华云蓁乃是她的堂妹,容貌上本就与她有几分的相似之处。

    再加上未名特意点上的装扮,活脱脱便像是年轻了十几岁的华桑公主。

    华云蓁不由抬头瞧了一旁侯着的未名一眼,眉头紧蹙。

    未名一直小心观察着华云蓁的神色,此番瞧见华云蓁的正脸后,很是震惊,容貌可以依靠妆容去修葺,可是姿态神韵却是需要诸多时日去刻意模仿。

    若不是下了十足的苦功夫,最后只能落得个不伦不类的下场。

    她曾近身侍候过华桑公主,若非是清楚华桑公主早已下葬,眼前这个乃是德怀王府的嫡长女,轻凰郡主。

    她便以为,此番乃是华桑公主再世了。

    瞧出未名面上惊愕复杂交错的神色,华云蓁突然浮现出个荒诞莫名的想法。

    “郡主,王爷有请。”房外,有一人适时跨进房门,恭敬的开口道。

    华云蓁唇线紧抿,这才发觉叶姨娘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她面上溢出抹不易擦觉的冷笑。

    她倒是要瞧瞧,德怀王此番如此折腾,到底是要干什么。

    领路的丫鬟将华云蓁引到了王府花园便退下了。

    正值花期,德怀王府的腊梅开得极好。

    华云蓁在其中一棵腊梅傲放的树下滞留,微微仰头,透过树枝怔怔出神。

    环儿立马上前,将手中雪白狐裘披在华云蓁的肩头。“郡主,莫要贪凉受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