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一番收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36本章字数:3150字

    等不到环儿的回复,紫杉竟是突然拔高了声音,期期艾艾的叫唤了一声。“郡主!你可是忘....”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便有另外一个女音直接盖过了他,从人群之中飞速挤出一人来,竟是直接扑向了紫杉,嘶声叫喊。“你个负心郎,你不是说只要多积攒几年银钱,便不再做这行当?带着我远走高飞,过寻常日子?”

    “现下你这是想攀上高枝,将我弃之不顾?”

    女子嗓音尖利,也不待紫杉反应过来,便径直扑上前,对着紫杉又抓又挠。“若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会卖了身子,跟你一般攒钱。”

    “前段时日,我们相见之际,你还曾许诺,只要待你攒够了钱,便给我买个院子?”

    “若不是我今日上街,你还想要瞒我多久?”

    女子语速极快噼里啪啦如同倒豆子一般,期间根本不让紫杉插话。

    莫要看这名女子比紫杉要矮上大半个脑袋,但这女子一看就是个泼辣性子,上来就揪紫杉头发。

    紫杉被她扯着走,身上衣衫松松垮垮,若不是他极力反抗,怕就被这名女子现场扒光。

    紫杉好不容易寻到个空档,登时大声道。“你莫要胡说八道,我前段时间日日与郡主待在一处,何时见过你?”

    女子哪会让他把话说完?她眉头倒竖,手中一个使劲,便将紫杉拉的一个踉跄,紫杉头皮被拉的死紧,他吃痛的止住脚,险些扑倒在地,哪里还有先前一副清俊模样?

    “好啊,你竟是死都不承认了?”女子冷笑着扬手就给了紫杉一个巴掌。

    “我苦苦等了你那么些年,你竟就如此薄幸?”话毕,女子竟是捂住脸,开始呜咽起来。

    紫杉目瞪口呆的捂住脸,脑中嗡嗡作响,一时哑口无言,被打的人是他,怎么这女人倒是先哭起来了?

    紫杉略略抬头,无意间扫视了人群一眼,他能站在这里,自然不是个蠢人。

    先前他只是被女子打了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想到这出,此刻反应过来,登时做出一副如同被雷劈中,恍然大悟般的神情。

    只是他戏未做全,便又有一声凄婉男音插了进来。

    “好啊!我寻了你这么久,你竟是在这?”

    男音声音虽不大,但声线极为清亮悦耳,一时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尽数吸引了过去,紫杉面上神色有片刻崩塌,还不待他调整好心态转头,面上又猛地受了一巴掌。

    尽管女子泼辣,但手劲怎的都比不上一个男子,先前那名女子的巴掌只是扇的紫杉有些懵,面上略略有些红肿罢了。

    但此刻,紫杉却是一个踉跄,足足退了三步才堪堪回身站住。

    他愕然回身站定,瞧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脑子有些懵。

    这,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我苦苦寻了你这么些年,你竟是在这种地方,勾搭如此多的女人!”突然冒出的男子比紫杉还要矮上一些,身形单薄,眼角含泪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你以往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骗我的?”

    一个也便罢了,现在怎么一下冒出两个。

    紫杉是彻底被眼前状况弄得摸不着头脑,捂着肿大如同猪头的面庞,半晌才支吾着出声道。“我,我也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男子怔愣了片刻,眼中泪水便似要流下。“我知龙阳之癖不是什么值当说出来的好事,但你我都....你竟说不识得我?”

    紫杉还未反应,一旁的女子如同被点着的炮仗,立马跳起来揪紫杉。“原来你不仅只勾搭了老娘一个,就你这副德行,居然还敢当街拦车攀龙附凤?”

    听到此话,紫杉哪里能不明白,眼前这名女子乃是同自己一般,不过是拿人钱财罢了。

    他登时退了一步,“你说,你到底是收了....”

    只是尽管他身形比眼前男女都要高大,但他到底不过是一人,如何架的住两人,话还未说完,眼前两人便已经扑上前来,三人登时扭打在一起。

    这当街拦车的男子不曾逼得轻凰郡主下车,反倒是引来了以往的情人,这扑朔迷离的发展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许子明手中全当装饰用的百折扇被他一点点收拢,瞧着那扭打起来的三人,面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不知到底是在思索些什么。

    “许公子!救我!”紫杉狼狈之中,不得已向着许子明求救。

    许子明这才好似回过神来一般,晃了晃手中折扇,一旁的仆从才快步上前,将纠缠于一起的三人分开。

    两人下手阴狠,紫杉面颊肿大身上衣衫被扯得松松垮垮,头顶墨发也乱成一团,狼狈万分,此刻他捂住肿大的面颊,指着面前两个男女,咬牙切齿。

    “你们说,到底是谁让你们前来诬陷我的?”

    “我根本见都不曾见过你们!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要如此诬陷于我?”

    女子整了整身上的衣物,眉头倒竖,瞪大一双眼道。“你在说什么?你不想对老娘负责也便罢了,非要说出这般令人心寒的话,你对的起老娘么?”

    另外一名男子身上衣物也颇有些凌乱,但比起紫杉却是好了许多,他嘴角紧抿,直勾勾的瞧着紫杉,也不开口说话。

    有女子的对比,男子这般凄婉的表情,反倒是越发引人遐想。

    “你一无身份,二无权势,你说,我图你什么?”男子缓缓长叹一口气,方才开口道。“我心知断袖之癖乃是违背伦常,但我一片真心,你也不可如此践踏....”

    紫杉气得险些背过气去,咬了咬牙。

    “你,你们!”

    他呼吸一乱,双眸通红,便好似已经被两人激怒了一般。“你们胡说八道!”

    “你们说,乃是紫杉负了你们,你们可有证据?”许子明向前踱了几步,站到了紫杉身边开口道。

    “你们是何处相识?何地承诺忠守?”

    “这自然..”男子开口之前下意识瞧了一旁的女子一眼,被女子暗暗瞪了一眼,方才收回目光。

    许子明在花街柳巷鬼混久了,练出一副好眼力,瞧见男子如此模样,眉头一动。“你们两相识?”

    “不不不。”两人一惊,竟是同时开口道。

    许子明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身子微微前倾,用手中折扇勾起面前男子的下巴,“我怎的觉得,你们有些眼熟。”

    只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便只觉一股清风从身后拂过,他脊背处竟是一阵发凉。

    “那么?”站于车辕上的男子青衣墨发身形修长,眉目清俊,此刻正冷冷的瞧过来,待到许子明转过头来,他方才开口继续道。

    “你又是如何证明,我王姐与此人有关联?”

    许子明怔愣愣的瞧向华云修,瞧着华云修那张与华云蓁相差无几的眉眼带着独特的韵味,不禁有些微微怔神。

    “你...”

    他不自觉的上前几步,站到了华云修的身前。

    “你,你是?”

    华云修居高临下的瞧着许子明,眉头紧锁,继而从另一旁下了马车,无视过亦步亦趋跟上来的许子明,径直走到紫杉身前,上下打量着紫杉,许久才开口。

    “我王姐又非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会轻易与你结诺。”虽说是疑问句,华云修平稳的声线仿若不过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听得这羞辱性的话语,紫杉面色登时难看下来,捂着脸颊的双手也不自觉放了下来。“你什么意思!我知晓自己身份低微,但郡主与我结盟,此刻却翻脸不认便也罢了,现下却对我一阵羞辱。你德怀王府莫不是要以权压人?”

    只是他话音才落,便被华云修身后不知何时跟上来的陈诚一脚掀翻于地。

    “我家世子,也是你可冒犯的?”

    陈诚武功不错,脚下也未留情,这一脚下去,紫杉便直直趴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主子,这人要如何处置?”

    华云修低头冷冷瞧了紫杉一眼。“敢轻易在这官道上拦下我德怀王府的马车,开口污蔑郡主,若是不好生处置一番,旁人还以为我德怀王府是软柿子,任由拿捏!”

    他冷笑道。“若非是王姐心善,说你也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做事,不予理会,莫想你竟还不知死活?”

    若是没有先前两人打岔指责紫杉负心弃义,华云修现下如此态度,闹不好轻凰郡主的名声又得狼藉几分。

    现下一有两人对比在旁,紫杉弄得如此狼狈下场,倒是无人同情,反是纷纷指责起紫杉来。

    紫杉捂着腹部,额角冷汗直冒,意识在逐渐模糊,他张嘴声音万分虚弱。“你偌大个德怀王府竟是仗势欺人……”

    华云修低眸瞧了紫杉一眼,唇角微勾。“仗势欺人?你也配?”

    一句话将紫杉生生气晕过去,华云修这才将目光流转到被自己刻意无视的许子明身上。

    “许家小公子?”

    许子明瞧着华云修唇角的那抹笑容不禁有些出神竟是不自觉喃喃道。“世子?”

    尽管华云修回京时间不久,但这许家小公子到底是什么人物,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此番瞧着许子明怔愣愣站在原地的模样,华云修不由眉头一皱,退了一步。

    “许家小公子倒是心肠热的很。”

    许子明何尝听不出华云修这话中的嘲讽之意,但他极快便反应了过来,正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便只听华云修顿了半晌,又继续道。

    “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