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自编自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37本章字数:3035字

    荣故竟是回来了,想到此番,云蓁便觉得甚是讽刺。

    一去便是六年,此番在她薨世后,又忽然回来?

    若是他当年不走....

    思及此,云蓁勉力笑了笑,其实,哪来的那么多若是?

    六年已然能改变诸多东西,一切,都晚了。

    她现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云蓁现下浑身狼狈,自然是不敢从正门进的,唯有偷偷摸摸的摸到自己庭院。

    好在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将府内守备摸得一清二楚,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开那些守备。

    还未行至她的院落前,云蓁便只瞧见院子门外站着不少丫鬟,吵吵嚷嚷的,也不知是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隐隐约约间,云蓁似乎听到了姨娘两字。

    她心中一跳,脚步微微一顿,登时转了一个弯。

    ......

    环儿正在厢房内急的团团转,时不时抬头瞧一眼嘈杂的院门方向,生怕下一秒外头的人便强行闯了进来。

    瞧着端着身子坐于绣踏边上,一针一线绣的安详自在的华云修,环儿张了张嘴,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想了想华云修那个性子,还是将所有话尽数咽了回去。

    外头的吵嚷之声好似并未打扰到这位爷的清净,华云修墨发散在肩头,裹了一件毛裘,素净着一张脸,仔仔细细一针一线的刺着绣。

    若是忽略他偶尔上下滑动的喉结,还真不会有人将他瞧做男子。

    虽说那绣工着实是不堪入目,但这姿态摆的十足十的优雅。

    “莫要在我眼前转来转去。”华云修被针头刺中剑眉一动,捏着自己绣的那个东西,仔细观摩了片刻,也并未瞧出自己绣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图样。

    “可是,叶姨娘乃是奉王爷之命前来与郡主叙话的,现下被挡在外头了,若是惊动了王爷....”

    想到王爷发觉郡主换上世子衣裳出去的后果,环儿便觉得心头甚是焦虑。“郡主怎么去了如此久,不是说去许府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么?”

    华云修上下扭动了脖子,方才瞧了外头一眼。

    “你出去打发了便是,在我面前转悠个什么劲。”

    “可是万一引了王爷来了,发现了什么,世子你该如何解释?”环儿忧心忡忡的担忧道。

    “哪来的那么多万一?”华云修摆了摆手。“静侧妃王姐都不曾放进眼里,还惧怕个叶姨娘?”

    “可是?”环儿张了张嘴心中暗叫一声祖宗,便要劝。

    兴许是出于逆反心理,环儿越劝华云修便越觉得有趣,他冷清的面容上难得露出一抹孩子气的兴味。“请她进来。”

    “可是,世子虽说与郡主相似,但是一开口便露陷了呀。”环儿冷汗都快要出来了。

    “不说话便是了。”华云修眉头微微一蹙,“你这小丫鬟怎的如此多话?”

    被华云修斜睨了一眼,环儿哪里还敢多劝,只得暗暗叫苦,期盼着云蓁快些回来才好。

    “乃是王爷命我前来教导郡主女红。”叶姨娘今日上了一层浅浅的妆,依旧穿着件艳丽的衣裳。

    那两人听了华云修指示,唯有云蓁之话可以说的动,若是旁人直接无视过去便是。

    瞧见这两个高头大汉杵在门口死活不让自己进去,便是再好的性子,叶姨娘也难免动了怒火。

    “姨娘,郡主向来如此不知好歹,我们便先行离去,支会王爷一声,便说是郡主死活不让姨娘进去就是了。”跟着叶姨娘身侧的丫鬟低声道。“姨娘有了身子后,本就孕吐的厉害,本就不该四处走动,还是回到自己院子里安稳一些。”

    听闻此话,叶姨娘不自觉的捂了捂自己的腹部,浅浅抿了抿唇。“不。”

    云蓁与静侧妃这些日子的争斗她尽收眼中。

    以往在封地之时,处处被静侧妃压着一头,仰她鼻息活的小心翼翼,此番好不容易有个嚣张跋扈的郡主,可以压制压制她,若是错过此番机会,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这两日本就因为孕吐的厉害故而未曾过来,现下越发要抓紧时日,与云蓁交好才是。

    如此想着,叶姨娘便浅浅笑了笑。“你们尽职的很,但我觉着还是进去问问郡主的意见,再瞧瞧让不让我进去罢。”

    便在此刻,房门被人从里头打开,探出个丫鬟脑袋。“外头到底出了什么事?怎的如此吵闹?”

    “郡主可在温习女红,正是关键时候呢。”

    叶姨娘一眼便认出这是跟在云蓁身侧的环儿,登时扬了扬唇笑道。“环儿。”

    环儿似乎这才注意到叶姨娘一般,惊讶道。“怎么是叶姨娘?”

    她忙推开打开房门道。“不是说今日不过来了么?今日风雪大的很,若是着了凉可不好,快些进来。”

    说罢,环儿瞪了瞪门口站着的两名大汉。“怎么也不分人,这叶姨娘可是奉王爷之命前来,指点郡主女红的,怎么把叶姨娘也给拦在外头了。”

    她这话自编自演圆的欢愉,叶姨娘倒不曾说些什么。

    只是一旁的丫鬟不由腹诽道,现下知晓外头风雪大了?“我家姨娘都在外头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了,若是受了寒....”

    小丫鬟未曾说完的话,被叶姨娘瞥了一眼后,登时咽了回去,不由瞥了瞥嘴,嘟囔道。“奴婢说的都是实话。”

    环儿面带歉意。“这两日风雪越发大了,郡主一时贪凉便受了寒,一边绣着女红,一面咳嗽,一时便不曾听到外头的吵闹之声。”

    “真是奴婢过错。”

    那小丫鬟抬眼瞧了环儿一眼,心道咳嗽声能有多大,外头吵闹成那样还不曾听见?莫不是聋了?

    只是她被叶姨娘警告后,一时也不敢妄自插话,只得默默在心中腹诽。

    “无妨,我许久不曾走动了,权当是走动走动罢。”说话间,三人已经绕过屏风,走至内间。

    叶姨娘打眼便瞧见华云修此刻端坐于绣踏前,仔细低头绣着,倒是有模有样,似乎是听见脚步声,略略抬头。

    对着叶姨娘微微点头,却并未开口。

    正在叶姨娘愣神之间,便只听一旁的环儿连忙接口道。“这两夜风雪大,郡主一时不慎下,便受了寒,连连咳嗽不断,此刻却是完全说不来话了。”

    便好似应承着环儿之话般,话音才落。

    便只听绣踏边,华云修掩唇咳了几声,咳的猛烈,好似要将肺给咳出来一般。

    环儿眉角不自觉抽了一抽,好在她十分机灵,伸手便斟了一杯茶,塞到叶姨娘手中。“姨娘,喝点茶,暖暖身。”

    叶姨娘推拒了片刻,倒是被此间吸引了注意力,倒是未曾注意到那方华云修略显做作的病态。

    她象征性的点了几口,便将茶水放下,向着绣踏边上走了两步。“本该在前两日便过来的,只是这些日子实在是孕吐的厉害,故而便没有及时前来,此番便瞧瞧郡主的绣工到底如何。”

    环儿心中暗中叫苦,华云修那绣的东西哪里能看?

    怕是连他自己不甚清楚自己到底绣了个什么物件,若是此番被叶姨娘瞧见,还不知要留在这里手把手教导华云修多久。

    这世子身高虽说与郡主相差无几,但女子的手与男子的手是很是不同的。

    远些瞧还瞧不出来,凑近点仔细看,可不就什么都曝光了?

    “听闻姨娘这些日子孕吐的厉害,郡主特地吩咐奴婢去寻了几样小吃点,本来准备明日送去的,不想姨娘今日来了,那待会便让姨娘带去罢。”

    没想云蓁竟是如此有心,叶姨娘微微一愣,唇角溢出一抹笑容。“郡主真是有心。”

    她心中暗暗琢磨,想来云蓁准备这些小物件,某不是也如同她所想一般?早有结盟之意?

    “待会便让我身侧跟着的丫鬟去取便是。”

    环儿眼见着叶姨娘说完此话,竟是毫不停留,眼角余光瞥见华云修还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心中不禁叫苦不迭。

    不管了,顶多这些事情待会儿等郡主回来,一切怕是都会处置好的。

    她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眼珠子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叶姨娘身上。

    眼见叶姨娘仔细弯腰瞧着那绣踏上的物件,面露疑惑之色,似乎很难辨认一般,环儿心中登时一乱。

    她说罢?先前就不该听世子所言,让叶姨娘进来。

    应当能拖一会是一会,指不定,待会郡主便回来了。

    便在环儿如此担忧之际,便只听叶姨娘疑惑的开口道。“郡主,你这是?绣的....”

    完蛋了,郡主回来,她要如何交代啊???

    便在环儿心中忐忑之际,叶姨娘游移了片刻,细长指节在绣布上摩挲了一阵。“郡主这绣的,莫不是凤凰?”

    啥?环儿目瞪口呆,就华云修那个鬼图样,叶姨娘竟是能看出,那是凤凰?

    莫不是叶姨娘这些日子里孕吐吐坏了脑子?

    在环儿吃惊的目光之中,华云修淡然自若的点了点头,捂住唇角。

    环儿在心中如此腹诽着,终究抵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上前一步,便只瞧见那绣布上,绣着的乃是一只七尾,绣工细密精巧,分明是郡主先前还未绣完,仅仅勾勒出的一副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