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真不清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37本章字数:3221字

    环儿心中大石方才落下,不由好奇的瞧了华云修一眼。

    这幅凤凰图,郡主只是将大概的模子给勾勒出来,绣了一条翎尾后便收了起来,她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了。

    世子这是打哪里找出来换上的?

    叶姨娘手指在绣布上摩挲了片刻功夫,方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从那支翎羽上收了回来。

    “郡主这一等的绣工,便是宫中御用绣娘也比之不过,我这搬不上台面的绣工,便不在郡主这方出丑了。”叶姨娘唇角勾了勾,颇显意味深长的瞧了华云修一眼。

    “这九翎凤凰可是绣于嫁衣上的,郡主现下倒是准备的甚是妥当。”

    叶姨娘话中的揶揄意味十足,但华云修面上表情,只是浅浅勾了勾唇角。

    叶姨娘自讨了个没趣,也不甚在意,只是开口道。“郡主,容姨娘跟你商量个事情,郡主这一等一的绣工,姨娘日后怕是还要前来讨教一番。”

    听闻此话,华云修方才抬头瞧了叶姨娘一眼,缄默的与之对视。

    也并未盲目的应下。

    环儿不知晓其中的弯弯绕绕,只觉得此番气氛甚是不对劲,但有不敢晾着叶姨娘,忙笑道。“姨娘说的那里话,姨娘出自水乡,绣工便是在京都内也是一等一的,京都内不少绣娘都及不上。”

    “姨娘何须如此过谦。”

    被环儿如此一打岔,叶姨娘也无刨根问底之心,有些事情也是急不来的,她支起身子,笑道。

    “这绣工姨娘是指导不了郡主的,不过若是旁的事,郡主若是忧心,可来寻姨娘说道说道,姨娘那院子长期为郡主开着。”

    叶姨娘这话中深意已经表露的很是明显,便是一旁的环儿也听了出来。

    但这种话环儿是没法接的,下意识便瞧向华云修,却不料她打眼只望见华云修一个垂头侧影。

    叶姨娘脚步略缓,心中不住揣度。

    自己已经将话挑的如此明显,云蓁若是当真有意与她结盟,应当是早早将她拦住才是?郡主还在等什么?

    便在叶姨娘迟疑着到底是不是就此出的门去,在自己院子内多呆两日,等云蓁考虑清楚时。

    叶姨娘只觉得腹中猛地一阵绞痛,竟是站立不稳。

    好在一旁的丫鬟眼疾手快的将她搀扶住,这才避免她兜头栽倒。

    她只觉得耳朵嗡鸣作响,眼前一片发黑,脚下虚脱无力间,身下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流逝一般。

    她不自觉便伸手抓住了一旁的丫鬟,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救,救,孩子!”

    因为她胸膛处发闷,故而说话断断续续,外加面色惨白如纸,瞧来很是吓人。

    低头趴在绣踏上的华云修猛地抬起头,瞧见叶姨娘瘫软下去,心中猛地一沉。

    “来人啊!救命啊!叶姨娘出事了!”那小丫鬟瞧着叶姨娘如此模样心中猛地一惊,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尖叫出声道。“救命啊!叶姨娘出事了。”

    华云修眉头微微一皱,被这丫鬟的高音刺激的很是头疼,不由斜了她一眼。

    那丫鬟本就惊慌失措,被华云修如此一瞧,登时叫唤的更加起劲了,华云修不满的摸了摸额角,眉头一皱,伸手便利落的直接将那丫鬟打晕过去。

    那丫鬟白眼一翻,便晕厥过去,声音戛然而止,好似被人扼住了喉咙口一般,动弹不得。

    只是尽管这丫鬟晕厥过去了,但声音已经传了出去,外头若非有那两人守着,那些跟着叶姨娘进来的丫鬟怕是已经冲进来了。

    华云修将叶姨娘打横抱起,抱到床边放下,替她搭了搭脉。

    只是他只会些浅显医术,只能瞧出叶姨娘此刻气浮血虚,怕是动了胎气。

    华云修当机立断的转头瞧向惊慌失措,傻傻站着不知如何是好的环儿,嘱咐道。“去,快去寻个医者来。”

    叶姨娘绝不能在王姐这里出事。

    眼见环儿还怔愣在原地,华云修眉头越锁越紧,催促道。“还不快去?”

    “啊,哦。”环儿忙回过神,越过那小丫鬟,便向着外头走去。

    “慢着。”她的手才触及到房门,便被华云修喝住了,华云修眉头忽然一松,瞧向窗台方向。

    环儿被吓了一跳,不由退了几步,回身疑惑的顺着华云修的目光望去,侧耳便听见了敲动窗台的声音。

    她面上一喜,仿若是等到了什么救星般,踉跄着脚步,一时未曾察觉下,竟是踩到地上的小丫鬟。

    那小丫鬟惊呼一声,捂了捂额头,便好似将要清醒。

    眼见那丫鬟快要睁开眸子,环儿惊惶之下,竟是学着华云修先前的姿势,重重的击打丫鬟的颈部,生生将那丫鬟打晕了过去。

    眼瞧着那丫鬟不动了,环儿方才松了一口气,快步上前推开窗台。

    “郡主.....”环儿凝神一瞧,眼见云蓁鬓发散乱,浑身血污的模样,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郡主,你这是怎么了?”

    云蓁撑着身子从窗台外钻进来,她失血过多,面上神色本就难看的很,打眼又瞧见房内狼藉的一片,面色登时沉了下来。

    “快去将我的药箱取过来。”云蓁按压着肩膀上的伤口,低低喘息了几声,一句不长的话,被她说的断断续续。

    “恩。”环儿慌慌张张的取出药箱端到云蓁近前。“郡主,你这是怎么了?”

    华云修眉头紧蹙,眼见云蓁脚步踉跄,肩头的伤口还在不断冒血,他忙上前搀扶住云蓁。

    “怎么弄成如此?”

    云蓁摆了摆手,从箱中取出一点药沫,抖抖索索的,咬牙替自己敷药。

    华云修眼见她如此模样,忙搭了把手,替云蓁把药敷上了。

    空出手来,听着外头吵嚷之声,云蓁蹙了蹙眉头,对着环儿嘱咐道。“先将外头那些丫鬟安抚好。”

    环儿忧心云蓁的伤口,但瞧着房内有华云修的存在,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去。

    云蓁缓了一口气,指着床榻前痛苦翻滚着的叶姨娘,开口问道。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华云修避嫌般偏过头,仔细斟酌了片刻。“我先前给叶姨娘搭了脉,琢磨着应当是动了胎气。”

    “动了胎气?”云蓁倒吸一口凉气,坐至床榻边,闭目替叶姨娘搭脉,片刻功夫,她又起身给叶姨娘好生的检查了一番。

    许久,云蓁方才莫名叹出一口气,她从腰际摸出一根细长银针,顿了片刻,沉稳的刺入叶姨娘的几处大穴。

    华云修瞧着云蓁那干净利落的手法,眸色渐深,待到云蓁替叶姨娘施完针,他方才开口道。

    “王姐,可是许府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出去一趟,怎的弄得如此狼狈?”

    云蓁摇了摇头,眸底露出一抹惋惜之色,手下动作不停。“一时半刻尚且解释不清,你且去换身衣物,记住,若是有人来问你是否去过福凤楼,你便说,你去过许府后不久便回了府,便进了我院子里。”

    便在华云修怔然之间。

    云蓁又开口道。“顺带去支会环儿,让未名过来替我梳洗。”

    听出云蓁声音中的倦怠,华云修本想再问些什么,只是打眼瞥见云蓁额角沁出细密的汗水,现下又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最终还是将所有问话尽数咽了回去。

    未名进来时,云蓁已经收了针无力的斜倚于床沿边,细细喘息着,额角鼻尖冒出的大滴大滴的汗水将她发际染透。

    未名忙上前一步,将云蓁扶起坐好。

    云蓁精神倦怠,勉力睁开双眼瞧见是未名后,低声道。“快,替我换身衣物,将房内收拾干净。”

    未名不敢多问,就着云蓁的吩咐,开始给她换衣裳。

    只是她箭头的伤口也不知是染上了什么,先前上好的药,已经被血水冲洗掉大半,再加上她手肘处的伤口,因长时间未处置,血口已经与衣物黏着一起,未名着实不知如何下手。

    “撕。”便在此刻,云蓁缓缓从齿痕之间吐出几个字眼。

    “快!”

    未名眼见云蓁如此模样,咬牙将云蓁身上衣物扒拉了下来,她手肘处的伤口登时崩裂开来。

    云蓁咬牙忍下,任由未名手脚迅速的替她换好衣裳,简单梳洗。

    待到未名手脚利索的替她换好衣衫,云蓁斜靠在床榻前,休养了片刻,倏然开口。“去让云修进来,记着,若是我未曾去寻你,你莫要出来。”

    听闻这话之时,未名已经收拾好房内的一片狼藉,她眸色一闪,点点头,抱着云蓁褪下的血衣便退了出去。

    未名离去前,已将窗台推开,以此来冲散房内飘荡的血腥味道。

    云蓁正对窗台方向,被寒风一灌,登时清醒不少。

    因为惧怕自己肩头的伤口被崩裂开来渗出血色,穿浅色衣裳及其容易被人发觉,云蓁特意让未名寻了一件墨色衣裳穿上。

    现下,她需要一个人证。

    床榻上的叶姨娘悠悠转醒时,脑中尚且有些迷蒙。

    云蓁将银针收好,瞧着叶姨娘目光浑浑噩噩,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表情,柔声开口道。

    “姨娘现下觉得如何?”

    叶姨娘缓缓转过脸,瞧着云蓁,半晌方才反应过来道,“郡主?”

    未名给云蓁添上了一层淡淡的妆,在胭脂的掩盖下,云蓁的面色好看了些许,她静静站在床沿边,仔细凝视着叶姨娘。

    被云蓁盯得心中发慌,叶姨娘不自觉的低低喃道。

    “我先前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

    “姨娘当真记不清楚,自己为何在这了?”云蓁一手搭在床头,低头淡淡开口问道。

    似乎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叶姨娘猛地撑着身子想要坐起,只是,她身体虚浮,根本无力支撑,尝试了几次后,她最终还是只得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