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形同厉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40本章字数:3196字

    这是个十分简洁的房间,房间内仅有一桌一床,除去角落内摆放上的供案,并无旁的物件,故而她在房间转悠了一圈后,寻到角落摆放着供案,掀开垂下的桌布,云蓁躬身藏了进去。

    云蓁靠墙坐着,闭目静静思忖着什么,等着先前出去的荣故回来。

    却不料,先前紧闭的房门此刻被人从外头悄声推开。

    云蓁眉头微微一蹙,侧耳仔细倾听了一阵,发觉进来的那人脚步轻盈,却毫无章法,她心中登觉疑惑,小心的掀起面前的桌布,只瞧见了一双翠绿色的绣花鞋落在了她的眼前,衣角微微晃动,想来那人也不知在作甚。

    等云蓁放下桌布,便又听房门一声吱呀,伴随着一声重重的撞击。

    桌布晃荡了片刻,登时响起女子低柔婉转的娇笑声音。

    “哎呀,你这么猴急做什么?”

    “这些日子不见,可是想我了?”

    “王爷不是出去了,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方才回得来。”

    伴随着暧昧的啧啧声响,那交缠在一起的两人身形扭动间,已经转移了地方,落在了床榻上,云蓁略略掀起桌布向着那个方向瞧了一眼,发觉那两人纠缠在一处,身上的衣物已经落了一地,他们彼此眼中竟有彼此的存在,竟是丝毫不知这房间内竟是多了一个人。

    云蓁眉头微微一蹙,心中只道若是荣故回来撞上这么一幕,怕不是是何感想。

    这个念头在她脑中过了一圈,旋即被她抛诸脑后,她本想将桌布放下,却不料打眼扫过了那女子的侧脸。

    她心头巨震,目光之中竟是不可置信之色,便连抓着桌布的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

    那张脸,若是她不曾记错,竟是与秋兰有几分的相似。

    尤其是那名女子因为欢愉眉宇之间染上了几抹艳色,便是与之越发相像了。

    云蓁唇线微微抖动。

    兴许是因为秋兰乃是死于她手下的第一个人,云蓁便难免觉得有些失神,一时之间竟是忘记放下桌布。

    那名女子的娇声轻呼与男子重重的喘息声交错之时,那名男子的目光竟是无意之间扫了过来。

    云蓁心神震动,下意识便松了手。

    随即,男子粗重的喘息逐渐缓和下来,在女子不满嘟囔声中,竟是忽然翻身下了地。

    “你去哪?”

    男子双眼微微一眯,回眸瞧了那名女子一眼,冷冷低骂一声,竟是自顾自的奔向云蓁那个方向而去了。

    “贱人!”

    那女子被男子瞧得甚是摸不着头脑,伸手扒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上,面上有难掩的不满之色。

    她委屈的低声道。“这好好的,你骂我作甚?”

    只是男子将她的话当做耳旁风,小心翼翼的抬步走向桌案,路过方桌时,随手拎了一把椅子,拖拽着便向着墙角的供案而去了。

    “出来!”

    那女子眼瞅着男子拖拽着椅子便向着那供案而去,面上登时浮出诧异之色,不知晓男子到底发的什么疯,裹着被褥跳下床去,伸手便要拉住他。

    “你想要干什么?”

    “我先前明明瞧见这底下藏着个人。”男子一把将女子推开,怒声道。“你还敢拦着我,我就说你今日怎的如此自觉。”

    “原来是想早早打发了我!”

    那女子被男子一把推倒在地,被褥登时散开,愕然的坐在被褥上,吃惊的抬头瞧着男子。

    男子举着手中的椅子,重重的向着那桌案下甩去。

    云蓁在男子接近之时,便知晓了他的打算,此刻哪里顾忌的了这么许多,在男子下手之前,她猛地抬起供案,一股脑的装在了男子身上。

    女子先前在香炉之中供了三炷香,男子身上又未着片缕,被烫个正着,不由吃痛的退了几步。

    正好踩中了女子的手腕。

    女子只听一声骨碎之声,痛的惊呼一声,冷汗登时便下来了。

    云蓁借着桌案的掩护,她目光微微一凝,从腰间摸出一柄细长银针,刹那之间,便插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显然是有几分功夫的,此刻吃了一惊,反应却是极快的退了几步。

    云蓁那一针便落了空。

    那男子打眼扫见云蓁的脸,不由吃了一惊,目光之中竟是愕然之色。

    片刻之后,他方才回过神惊呼一声,开口道。“轻凰郡主?”

    云蓁在瞧见男子整张脸后,心中略略一阵激荡,发觉竟是跟在李景瑞身侧许多年的弘毅,当年她腹中的那个孩子,便是由他一手鞭打零落。

    因为强烈的恨意席卷下来,云蓁身体比脑子反应要快的多,趁着弘毅吃惊的那个刹那,抬脚便踹向了他的子孙根。

    弘毅身上本就未穿衣物,反应慢了一拍,被云蓁甩了个正着,竟是痛的弯下了腰。

    好在他先前躲了躲,若是正面受了云蓁这一脚,怕是不死也残。

    云蓁瞧着弘毅痛的站不起来的模样,抬起腿便又是一脚下去。

    却不料原先还痛的站不直的弘毅,却是突然伸手抓住了云蓁的腿,一把将云蓁给甩了出去。

    云蓁猝不及防下,被弘毅用力甩开,直直向着床榻上磕去,若是这一下磕了个正着,她怕是会头破血流。

    云蓁眸色微微一狠,在空中身形略略晃动,双手抱头,准备用背脊受下这一击。

    只是好在她的身形在半空便被揽入了怀中。

    荣故打眼扫见弘毅不着片缕的模样,眸底一沉,伸手便点住了弘毅的穴道。

    先前的阵痛缓和了一些,弘毅便略略直起了腰,正眯着眼等着瞧云蓁撞上那床角,弄出个血花四溅,却不料不知哪里冒出了个男子一把将她拢入怀中。

    受了些伤下,弘毅竟是发觉自己在那人出现之前并未发觉那人的行踪。

    他打眼一扫,眼见那突然冒出来的男子身上穿着的,竟是他摄政王府的衣裳,心中登觉不好,张嘴便要开口叫喊。

    便被人伸手制止了。

    弘毅身形微微晃动,目眦欲裂。

    他的武功算不得很好,只是在轻功上略有心得,但此刻被人先行出手制住了,他不由咬碎了牙。

    打眼扫见痛的瘫软在地下的女子此刻好似迷迷蒙蒙还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他真是恨不得扇这女子一个巴掌。

    只是可惜那女子显然在反应过来之时,便已经步了他的后尘,被直接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待到制住了房间内的其余两人,荣故方才低头瞧了瞧云蓁,眼瞅着她站稳从他怀中离开。

    荣故目光微微一闪,抬脚一把将那长长的桌布卷起,摔在了弘毅的身上。

    弘毅整个人都拢在了其中,唯露出了一双狭长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云蓁。

    云蓁走到他面前,略略眯了眯眼,瞧着他的长相,她便想起了自己腹中那个不过只有一个月大的孩子,她抬手便甩了弘毅一个巴掌。

    “你乃是跟在李景瑞身侧的心腹,想必是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吧?”

    弘毅被封了哑穴,自然是开不了口,唯有一双眼睛可动,不断的在云蓁的身上上下扫视着,恍然明白了什么。

    他瞪了瞪眼。

    云蓁冷笑一声,蹲下身子,瞧着那惊恐瞧着自己的女子。

    弘毅仅仅是制住了她的哑穴罢了,她尚且还能移动,此刻浑身发抖的用被褥裹了自己的身子,努力的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只是可惜,她的右手手骨先前被弘毅不小心踩断了,故而她现下只要一动,右手便钻心的疼。

    云蓁伸手一把将她揪到近前,伸手勾住她的下巴,上下仔细瞧了瞧,目光微微一眯。

    这就近了瞧,她便能明显分辨出面前这名女子与秋兰眉目之间虽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气质却是不尽相同。

    “你叫什么名字?”

    云蓁开口问了这么一句,方才想起女子被封了穴道,抬眸瞧了荣故一眼后,凑到女子的耳边,低声道。

    “记住,若解了你的穴道,你敢叫唤。”

    云蓁眸色微微一厉,飞速从怀中摸出先前没来得及摸出的匕首,横过几刀,弘毅的大腿上便涔涔冒出血色。

    “这便是你的下场,可明白?”

    女子抖索着身子抬头飞快瞧了弘毅一眼,而后被弘毅瞪了一眼,缩了缩身子,惊恐的摇头。

    “不?”云蓁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忽的轻笑道,将手中染了血的冰凉匕首贴在了女子面上。

    感觉到女子身子颤抖的越发剧烈后,方才满意的开口道。“你猜我的刀工如何?”

    “若是你不识相,信不信,我将你切成三千六百片?”说罢,云蓁手起刀落的,便从弘毅的大腿上削出一块肉来。

    云蓁轻轻叹息了一声,好似并不满意。“好似厚了点。”

    那女子被云蓁此等举动给吓破了胆,顾不得手骨上的伤了,一心只想退远一些,远离云蓁。

    只是她的喉咙被云蓁紧紧抓在手中,她便是想要退走,也做不到,挣扎了片刻。

    女子呜咽了几声,面颊两旁惊恐的留下泪来,便在云蓁阴狠的目光之中,颤抖着点了点头。

    云蓁此刻方才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将女子放开,瞧了一旁的荣故一眼。

    荣故此刻在一旁低垂着头,也不知到底在思忖着些什么。

    注意到云蓁的视线后,反应极快的便给女子解了穴道。

    云蓁此刻的注意力皆在女子的身上,倒是并未注意到自己现下的模样,有多么狼狈。

    因为云蓁距离钱谦及近,她面上不可抑制的沾上了几滴血,眸底浮出狠厉将她原本精致的五官给生生压下,竟与厉鬼毫无两样。

    当年她到底是受了多少罪?

    想到此番,荣故的眸底不自觉浮起一阵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