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碎尸万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40本章字数:3034字

    有了冬娘指引,找寻到未名关押之地倒是不甚困难。

    冬娘偷偷摸摸带着云蓁潜入了李景瑞居住的院子,瞧着云蓁推开窗台,侧身让开,让荣故侧身进来,而后犹豫道。

    “我只能隐约知晓这人关在王爷的暗室里头,至于这暗室如何开启,我确是不知的。”

    云蓁淡淡的恩了一声,环视了房间内一圈。

    冬娘犹豫了片刻,瞧了瞧云蓁的面色,发觉她面上并无什么不满之色,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若是无事,那我便先走了。”

    云蓁方才扫了她一眼,冬娘便立即开口想要解释什么。

    云蓁摆了摆手。“去吧。”

    冬娘不由微微一怔,抬头深深的瞧了云蓁一眼,而后低声应道。“那奴婢便先走一步了。”

    在冬娘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掩上后,荣故正站在兽腿常木书桌前,伸手拉开书桌上的两个抽屉,听到房门阖上,不由淡淡开口道。“你如此便信了她?”

    李景瑞的房间内终年飘荡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云蓁鼻尖微微一动,目光微微一凝,落在了那檀香木床榻边上的那尊紫金香炉上头,香炉三足,紫金色流身,上头雕画着一只怒目而视的麒麟,此刻麒麟的头顶正冒着淡淡的白烟。

    云蓁鼻尖微微一动后,嗅出里头到底藏着什么后,不由面色一变,立即伸手以袖掩鼻。

    “不好,这檀香有异!”她低声说罢,打眼突然扫见自己用帕子捆绑住的掌心,她犹疑了一下,便三步并作两步,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伸手从怀中掏出自己的绢帕,盖住了荣故的面庞。

    荣故接过绢帕,触及到云蓁微凉的指尖后,不由抬头扫了她一眼。

    云蓁却在接触到荣故的手指后,犹如触电般收了回去,连退几步,避开了荣故的视线。

    “你不是还留了后手?”一边向后退,闷闷的声音便从云蓁的喉口之间冒了出来。

    听到云蓁如此说,荣故也不开口,眸底略略闪过一丝的笑意。

    云蓁淡淡垂眸,掩盖去眸底的神色,荣故身份至今都是个谜,但他既然能在回泠国这一个多月下来,便掌握这京都内不少局势,那便是说明,他手下权势众多。

    就算他现下孤身一人陪她进了这摄政王府,但谁人知晓,藏在暗处,悄然跟来的,到底有多少?

    荣故既然不开口,她自然也不会开口去问。

    云蓁退了几步,眼角余光却在不经意间瞄见了荣故先前打开的那个抽屉,打眼扫见里头竟是摆放着一块玉。

    她目光登时一沉,伸手便将那玉从抽屉之中拿了出来,瞧着那橙黄晶莹的玉在她目光之中渐渐印出一个浅浅的凰字后,目光不由一冷。

    这块龙眼玉,没想到竟是最后竟是一同到了李景瑞的手中?

    她唇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伸手便将那龙眼玉收入怀中。

    荣故在一旁看着,眉头不自觉的凝了凝,眸底的笑意淡了下去,目光落在云蓁的身上,终究是什么都未说。

    兽腿书桌后,摆放一个不大的书架,荣故手指一个个略过去。

    云蓁先前垂着头,自然未曾注意荣故到底是什么表情,此刻在房间内踱了几步,而后还是渐渐停留在了那三足香炉面前,伸手便提了提那香炉,发觉那香炉竟是纹丝不动。

    她目光微微一沉,缓缓伸手,正想转上一圈。

    却是被荣故伸手按住。

    云蓁不由吃惊的抬头瞧了荣故一眼,发觉他面容沉寂,露出的一双眸底尽是探究,便按捺下了性子站在了一旁,瞧着他伸手在一旁的座椅上敲敲打打的几次,方才伸手尝试着将香炉缓缓挪动了半圈。

    便在此刻,荣故先前摩挲着的书架便缓缓向里打开。

    荣故略略眯了眯眼,瞧了一眼一旁端方着的灯盏,沉思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

    缓缓踏了进去,只是那道门,只开出了一道缝隙,刚好足够荣故一人倾身而过,他此刻钻了进去,却将半个身子卡在了其中。

    云蓁不由抬头瞧了他一眼,略略踮起脚,方才瞧清楚里头悬着一根黑绳,上头挂着几颗小铃铛,若是按照她先前那个转动。这个门便会压上那细绳,将绳子完全遮盖住,必定会惊动府内其余人。

    云蓁冷笑着摇了摇头,这倒是确实像是李景瑞的做派。

    荣故略略倾下身子,躬身让过了那道黑绳,缓缓踏下阶梯。

    石梯及深,黑洞洞的,四周摆放着火把的位置,一路顺下,云蓁能隐隐约约听见清脆的水滴声。

    而后等那水滴声逐渐放大之后,云蓁便知快快到了。

    绕过一道石门后,里头的栅栏便显露了出来。

    柔和的光晕从夜明珠身上冒出来,云蓁眯了眯眼,接着光线,瞧清楚,铁栅栏里头被吊悬着的人影,面上神色登时大变。

    铁栅栏里头并不大,但是极为黑暗沉寂,未名被两根铁链吊在上头,也不知多久未曾进水了,嘴唇干裂,听到响动,缓缓抬头,眯了眯眼,似乎觉得那柔和的光线太过刺眼。

    她下意识闭上了双眸,唇角微微一抿,汗水登时顺着鬓脚滑落。

    因为许久不见日光的缘故,她一时无法适应,便未曾看清楚下来的那两人到底是谁。

    未名声音极轻,冷笑一声道。“李景瑞!你又想折腾什么?”

    因为觉得甚是疲惫,未名的声音十分无力,但意思却表露的十分的坚定。

    云蓁向着里头地上瞧了一眼,先前他们一路下来,听到的哪里是什么水滴声?

    未名的五指皆数被划伤,下手之人极为有分寸。

    先前云蓁他们听到的那水滴声音,便是从未名指尖一点点凝聚,继而滴落一地。

    那满地竟全是血色?

    云蓁脑中嗡嗡作响,一时好似是回到了那半年的暗室囚禁,想起那不见天日的石室,云蓁便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不自觉的便抖动了起来。

    她与荣故靠的及其近,故而她身子才略略晃动,荣故便发觉了她的不对之处,当即伸出手,一把将云蓁揽入了怀中。

    瞧着云蓁难得并未抗拒他的接近,眸底不由浮出一抹狠厉。

    抱在怀中,荣故隐约之间好似察觉到云蓁这异样是出在何处,他眸色一凝,一把将夜明珠塞入云蓁的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则是强迫她圈在自己的腰间。

    不由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浅浅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安抚的轻吻。

    云蓁身子还在不住的发抖,但眸色却因为荣故的安抚,故而逐渐沉淀下来,感觉到额头的温热,她唇角紧紧抿了抿,却终究并未表露的太过抗拒。

    荣故刚将门锁撬开,感觉到腰间的手已经松开,不由回眸瞧了云蓁一眼,发觉她的面色在夜明珠的映衬下头显得十分的苍白,但眸底神色却是平静了下来。

    他眸色淡淡,闪身便进去将禁锢住未名的铁链削断。

    兴许是李景瑞并不觉得会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将人救走,那铁链倒是并不坚固。

    云蓁脚步尚且有些虚软,走在荣故的身前,替他引着路。

    荣故脱了身上的一件衣物将未名包着,扛在了肩上,瞧着云蓁的脚步尚有些虚浮,不由伸手暗暗虚扶着她。

    闪身从暗室之中出来后。

    荣故这才瞧清楚,云蓁的精神着实算不得好,面色苍白如纸。

    唯独一双血红眸子格外的沉寂,像是被她强压下去,随时能爆发般。

    荣故淡淡扫了房间一圈,旋即将房间内所有东西回位,敲了敲天窗,不多时,便立即有一人钻了进来,伸手将他肩膀上的未名给抱走了。

    “走吧。”

    他伸手正想一把将云蓁揽入怀中。

    却不料想云蓁摆手了摆手,上前几步,停在香炉前头,从怀中摸出一个钱袋,用力撕开里头的夹层,将里头的碎屑给尽数倒进了那燃着香的香炉,用手中匕首搅动了片刻,待到瞧着被檀香遮盖住,方才将盖子盖上。

    云蓁仔细思忖了片刻,又从腰间摸出几根细小的牛毛细针,分别藏在了香炉的间隙之间,只露出一点细碎的痕迹。

    只要李景瑞察觉出了这香炉之中,有所不对,伸手去摸,或者是他想要进暗道。

    扭动了这个香炉,那便定然会着了道。

    她说过,既然他敢碰她的人,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将来他若是落到她手里,她定然将他碎尸万段!

    瞧着云蓁做完这一切,荣故方才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回眸扫视了这个房间一圈,冷笑一声。

    李景瑞。

    只是云蓁他们先走一步,旋即便立马有人,将一个沾了血色的黑布放在了李景瑞房间内那张书桌上。

    那黑包裹不大,大抵只有一个人头大小,底下还在不住冒着血,登时染红了书桌上的一片。

    上头摆上着的,许多的物件都沾染了血色,看起来极其瘆人。

    浓浓的血腥味道,登时在房间内散开,便是香炉之中淡淡燃烧着的檀香也是遮盖不住了。

    也不知等到李景瑞看到这房间内如此场景,会是什么心情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