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送君千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41本章字数:3178字

    连续半个月下来,京都内的天气都阴森森的,显得十分压抑。

    好不容易开了一次太阳,德怀王竟是不知哪处起的兴致,竟是想着带着一家老小,上云清山顶的寺庙里头烧香问佛。

    “郡主,你瞧瞧外头这杏花开的多美。”环儿的面上浮出一抹兴奋之色,靠在车窗边上,若非是那车窗太小,怕是她整个身子都倾了出去。

    环儿许久不曾出过院子了,也难免她表现的如此兴奋。

    “这半个月下来都是梅雨天气,都许久不曾开过阳了。”环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还能嗅到淡淡的杏花香般。

    云蓁只是淡淡抬头瞧了她一眼,轻轻应了一声,颇显的有些漫不经心。

    在环儿的注视下,云蓁缓缓挪了挪身子,探出身子瞧了窗外一眼。

    右相回京后不久便联名上书,说是国不可一日无君。

    华子敬自然欣然应允,但考虑到现下传国玉玺不知所踪,他不敢拖延下去,下个月初,他便要举行登基大典。

    想到此番,云蓁眸底冷芒乍现,手指在车窗上无意识的扣动着。

    待到她将赵老一家安置妥帖。

    再一步步将华子敬给直接拖下来,登基?

    他倒是想的美,她要让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她垂眸唇角缓缓勾出一个笑。

    在环儿的搀扶下,云蓁缓缓下了马车。

    “王姐。”有了半个月的休养,华云修的身形好似又拔高了不少,此刻竟是比云蓁要高上了半个头。

    眉目之间暗藏的厉芒也在逐渐浮出,明珠浮尘,总有一日会冒出万丈光芒的。

    华云修安静站着,任由云蓁打量。

    一旁刚从马车中下来的华云悠原本染着笑的眸底不由浮出一层异色,只是她的目光只在云蓁与华云修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便乖巧的上前来,给云蓁行了一礼。

    云蓁的目光仅在华云悠的身上过了一圈,便转了回去,淡淡的应了一声。

    “恩。”刚开始几日倒是老是瞧见荣故的身影,云蓁细数了一下,好似颇有几日不见荣故在她身边晃悠了。

    当然,若是开口问询,云蓁是绝不会承认的。

    因云蓁目光移开的太快,故而她并未瞧见华云悠面上浮出的一抹嫉恨。

    毕竟不管华云悠这些日子如何对华云修示好。

    华云修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但是一到云蓁身前,却好似是冰块消融,她总是在华云修的面上瞧见淡淡的笑意。

    她咬了咬牙,方才将心头的愤愤不平给压了下去。

    华云悠柔声开口解释道。“姐姐,听闻这云清山上的寺庙后栽种着一颗百年桃花树,甚是灵验。”

    华云悠说起这个,面上不由浮出一抹粉色,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一些。“不如我们去求个玉牌?”

    云蓁略略沉吟了片刻,抬眸瞧了一左一右站在德怀王身侧的静侧妃与叶姨娘,目光与叶姨娘有片刻的碰撞,而后她淡淡应了一声,挪开视线。

    “那便去瞧瞧罢。”毕竟相对于跟德怀王一同去坐禅讲道,她还是觉得与华云悠去求什么玉牌要容易脱身的多。

    顿了顿,云蓁开口补充道。“我在京都内待了这么许久,都不曾上过这云清山。”

    这说的倒是实话,以往的华云蓁可是提起这寺庙什么便十分厌恶,故而并未来过这云清山,不过她一直不甚明白,她那个荒唐堂妹为何那般厌恶这寺庙重地。

    跟德怀王打过招呼之后,云蓁便径直向着后院而去。

    既然是云蓁开了口,华云修自然是毫无异议的跟在了她的身侧。

    华云修过了年便十七,虽说与云蓁乃是双生子,面容也张开了一些,带着男子的俊逸,将以往的那股雌雄莫辨的秀气给替代了。

    身形又拔高了不少,再加上他清冷的气质,倒是吸引了不少的视线。

    正如华云悠所说,这云清山上的桃花古树十分出名,故而慕名前来的人十分多。

    而往这桃花古树来的大多数乃是云英未嫁的闺阁小姐,虽说其中也有不少男子,但华云修论容貌长相气质在其中都十分显目。

    那些女子不由齐齐的将目光挪动到了他的身上,时不时触及到华云修的视线,还会不自觉的羞红了脸。

    她们原本聚在一处低声讨论着华云修的身份,但将目光挪动至云蓁身上之后,便恍然间反应过来。

    双生子本就少见,京都内名门望族里头的双生子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云蓁以往的名声不太好。

    这张脸太过醒目,有不少人认识,不到片刻功夫,便立即有人将云蓁给认了出来。

    心中暗暗可惜之时,却又有不少人暗中动了心思,要知晓,华云修乃是德怀王府的世子。

    华云蓁的名声虽是难堪了些,但这德怀王世子,却一瞧便是个出色的。

    至于众人的心思,云蓁不知道,也不想知晓,她只是等华云悠去求玉牌之时,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与华云修并排站在一处。

    华云修低头瞧了瞧靠过来的云蓁,面上神色未显露出,声音之中却难免带了一股子疑惑。“王姐?”

    云蓁低低应了一声,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华云悠的身上,眸底不自觉染上淡淡的笑意,低声道。

    “听闻云悠这些时日对你甚好。”她若有所思的环视了华云修周身一圈。“将你都养胖了。”

    华云修唇角微抿,眸底溢出一抹哭笑不得。“王姐。”

    调侃了一句后,云蓁的面色恢复如常低声道。“你且带着她四处转转,我待会便回来。”

    华云修怔愣了片刻,在云蓁靠过来之时,心中已经清楚云蓁乃是有事,也不开口询问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云蓁便瞧了一旁的环儿一眼。

    环儿立马便跟在了她的身后,不多时,两人身影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郡主。”环儿瞧着云蓁这越走越偏,心中没底,不由开口问道。“这,是去哪?”

    云蓁并未答话,环儿快走几步,走在云蓁身侧不过差半个身子便,侧目望过去。

    只能瞧见云蓁半遮半掩的侧脸,唇线紧紧抿成一线。

    为防止旁人瞧见她的踪迹,先前云蓁便已经带上了披风的兜帽,兜帽宽大,将她大半张脸都盖住了,别说她还警惕的用绢帕遮住了大半张脸。

    环儿瞧了许久,也未曾从云蓁面上瞧出些什么来,心中不免嘀咕。

    只是她跟在云蓁身侧时间也不短了,虽说郡主自打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后,性情秉性便变了不少,但对她却比以前更好的,多多少少她也摸出了不少道,知晓若是云蓁想要开口。

    自然会告诉她。

    只是,这明明是下山的路?郡主若是要下山,不是应该去寻一辆马车?

    便在环儿在脑中胡思乱想之际,便只见快步行走着的云蓁脚步忽然停顿了下来。

    环儿一惊,也跟着缓下了脚步,只是不等她回过神,便听到云蓁匆匆抛下一句话,转身便走了。

    “你在此处守着。”

    环儿微微一怔,抬眼便瞧见不远处竟是停着一辆马车,因为背对着她这个方向,她只能隐隐约约的瞧见那马车车辕上坐着一人,那人半边身子露在外头,似乎注意到了有人接近。

    便回头瞧了一眼,露出了小半张脸。

    环儿仔细瞧了片刻,发觉那乃是个黑壮的胖子,一身马夫打扮,还带着一顶草帽,口中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一副乡野村夫的模样。

    “可是安置妥当了?”

    云蓁在马车车前停下,开口问道。

    马夫偏过头,眯起眼笑笑,明明是粗狂汉子的装扮,声音却是个清朗的少年音,仔细一听,便知乃是擅长变装易容的小九。

    “安置妥帖了,您放心吧。”

    云蓁略略点了点头,便瞧见小九似乎略有所感般挪动了下身子,里头探出一双粗糙的手掌来,揭开马车车帘,一名中年妇女打扮的女子钻出半个身子。

    瞧见云蓁的那刻便下意识的要给她行礼,但行到一半,便想起自己现下的装扮,停住了。

    “郡主。”赵沁绣张了张嘴,抿唇道。“大恩不言谢,罪女此生希冀日后还能有相见之机,能够报答郡主的大恩大德。”

    赵沁绣身上的鞭伤因为及时得到处置,再加上有大半个月休养,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此刻行动自如。

    因为易容,瞧不清原来的容貌,眸底的感激之色不似假装。

    云蓁缓缓摇了摇头,而后抬头瞧了瞧天色。“时日不早。”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云蓁唇角紧抿,一字一句的保证道。“日后,赵氏冤案会有昭雪一日。”

    “皆是自当十里鲜红,将赵老迎回京都。”

    赵沁绣却只是静静瞧了云蓁一眼,缓缓扯出一个笑容来。

    在她现下这张皮相下头,这笑容显得甚是憨厚。

    “郡主,安好。”说罢,她伸手从头顶发髻之中,抽出一支金簪,因为她头顶发髻尽数盘起来,这支金簪又细长的很,若是她无如此动作,云蓁先前还未注意到这支黯淡的金簪。

    她在云蓁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伸手将这支金簪插在了云蓁脑后。

    那只金簪乃是做旧的工艺,淡淡一抹金色,上头仅雕刻着一朵梅花当做装饰,并不鲜艳。

    云蓁微微一愣,下意识伸手摸上斜插在脑后的金簪,便听赵沁绣扬眉笑道。

    “告辞。”

    面容可以改变,但一个人周身的气质与修养是绝对无法完全遮盖住的。

    便是盯着一张年老色衰的脸,赵沁绣却也是十分从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