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并无证据?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41本章字数:3099字

    “云蓁!”因为静侧妃先前那两跪,这寺庙后的人竟是逐渐多了起来。

    德怀王扫了一眼,面色便阴郁的可怕,不由低声警告了一句。

    哪料云蓁却好似全然未曾听到他的声音般,转了转身子,直接背对了德怀王。

    德怀王气得手抖了抖,但是迫于在众人眼中,不好发作,唯有阴测测的瞧了云蓁一眼,而后挥了挥袖子,让陆南带人将后院直接围了起来,不许外人肆意进出。

    待到后院众人被驱散,德怀王方才摆了摆手。“云蓁,够了,你还要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听到德怀王如此质问,云蓁方才转了转身子,偏头瞧了德怀王一眼低声道。

    她面上浮出一些茫然道。“云蓁听闻,柳小姐伤心至极,父王此次派人去寻云蓁不就是为了这件事么?”

    “横竖不过是件小事,耽搁柳小姐一些时间,说清楚不就是了?”

    “柳小姐如此知书达理之人,定然也是如此想得。”

    云蓁撇了撇嘴,瞧来甚是委屈。“云蓁可不想平白被人按了个罪名。”

    德怀王被云蓁这话给堵住了嘴,一时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由忍了忍脾气,站在一旁。

    柳青青知晓自己现下仪容不整,先前被众人瞧着,便觉得甚是别扭,此刻眼见德怀王挥袖把旁人驱散开了,她方才觉得好了一些。

    柳青青强迫自己不去与云蓁那极有压迫感的眼神,强自凝了凝神,方才开口道。“小寻乃是从郡主你处回来之后,便有些不对劲了。”

    “等等。”云蓁眉梢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便是说,柳小姐并无准确证据说这猫乃是被本郡主所伤?”

    对上云蓁那含着笑,实则笑意未达眼底的一双眸子,柳青青脑中不禁有一段时间的空白,她先前带着这猫去寻德怀王,不过是为了将人引至后头,将这件事情弄得越大越好罢了。

    这猫倒是布了一个简单的后手,就瞧静侧妃可不可靠了。

    她脑中飞速思忖着,目光不自觉瞥向,此刻被华云悠与宝蓝一左一右相互搀扶起来的静侧妃,心思微微一动。

    给静侧妃使了一个眼色,柳青青的面上露出一抹犹疑,踌躇了一会,好似难以启齿一般。

    “这。”

    “怎么?”云蓁自然是注意到了柳青青撇向静侧妃的眼神,她故意忽略过去,只是步步紧逼道。“柳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

    柳青青面上浮出一抹激动,怒色浮上面颊。“郡主,你这说的什么话?”

    静侧妃的双膝一阵发麻,此刻被华云悠搀扶着还略感好了些,不敢抬头去瞧德怀王此刻的面色,暗暗拉了拉华云悠的衣袖,让她带着自己去往云蓁她们对峙的方向。

    她深吸了几口气,转换了几次神色,方才开口道。“此事本不该我插手。”

    云蓁却不给静侧妃开口的机会,便径直截断了她的话。“既然静侧妃这么有自知之明,不如回房去?”

    静侧妃被这话堵得险些没背过气去,她下意识便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德怀王,那目光之中带着隐隐的委屈之色。

    只是德怀王先前被她惹恼了,此刻也权当未曾听见,直接避开了她的视线。

    静侧妃心中一寒,面上竟是不知做出如何神色。

    兴许是有柳青青这个柳家人在这,多多少少给了她一些安慰,没过多久,静侧妃便平静了下来。

    添了几分底气,静侧妃故而也未曾直接与云蓁撕破脸皮,挥了挥手。

    一旁的宝蓝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只不过拇指大小的竹筒,犹豫了片刻,呈送在了德怀王的面前。

    德怀王眼皮微微一抬,低头瞧了瞧那竹筒,却是并未伸手来接,只是淡淡开口问道。“这乃是何物?”

    云蓁轻笑一声。“此物,便是静侧妃带人擅闯云蓁房间的理由了。”

    她眉梢微微一挑,“静侧妃妄图将这东西塞进云蓁行李之中,被云蓁当场捉住,惧怕云蓁将这事实禀告给父王,这才贸贸然前来,只为提前恶人告状!”

    静侧妃原本是想直接打断云蓁的话的,只是柳青青一个眼神横了过来,她方才惊觉。

    德怀王先前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对云蓁甚有偏袒,若是她先前贸贸然开口打断华云蓁,德怀王怕是不会理会自己。

    云蓁倒是没想一向是自己一点就着的静侧妃,今日却难得的聪明了一些。

    开口的却是柳青青,她此刻已经缓过了神,她唇角微微抿了抿,眸底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郡主何出如此揣度?静侧妃何须对我家小寻下手?”柳青青柔声道。“我听闻静侧妃今日上午陪同王爷与慈惠大师品茶论道,哪里来的时间与小寻接触?反倒是郡主,你今日上午不知去了何处?”

    德怀王听到此,目光倒是暗了暗。

    柳青青这话倒是不曾说错,静侧妃今日上午都与他在一处,她今日上山又仅带了宝蓝,宝蓝也在一旁侍候,哪里有时间?

    云蓁心中啧啧轻叹两声,静侧妃居然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看的通透,笑了笑,状若无意的感叹道。“柳小姐倒是消息灵通,竟是连本郡主的行踪都打探的一清二楚?”

    柳青青一凛,忙开口圆道。“云悠与我甚是投缘,先前撞见便随意说了几句,云悠便说郡主你不知去了何处。”

    说到此处,柳青青的目光下意识便移动到了云悠交叠在身前的双手上,她目光毒辣,一眼下去,好似瞧见了那隐约之间露出的一点抓痕。

    “先前郡主的丫鬟与我要了去伤疤的药。”

    环儿听到这话,不由争辩道。“这分明是柳小姐你硬要塞给我的。”

    柳小姐眉头一蹙,冷冷扫过来一眼。“这便是郡主管教的下人?主子间说话,一名小丫鬟插什么嘴?”

    柳小姐微微一笑,忽然好似想起什么般,似笑非笑的拨动了一下裙摆。“说来也是,郡主尚未出阁,性格又甚是随和,想来是体贴下人。”

    “只是这奴才,该管教,还是该好生管教一番。”

    云蓁也不与她争辩,只是下巴微微一抬,上下扫视了她一圈而后道。“这便不劳烦柳小姐费心了。”

    “毕竟这管教下人的活计,也不该是个小姐该插嘴的。”

    被云蓁上下扫视着,柳青青方才察觉到现下自己是何等狼狈,笑容不自觉僵在唇角,将话题给拉了回来。

    “你这丫鬟倒是颠倒黑白的厉害,我又不知你是不是受了伤,你又不曾跟我提及,我又怎会平白塞给你一瓶药?”

    环儿面上不由浮出一抹错愕之色,似乎不曾想到柳青青这睁着眼说瞎话之人,竟敢指责自己。

    只是碍于先前自己被训斥了一番,她面上神色虽有愤愤,但一时竟是不敢开口。

    说到这里,柳青青的目光便不由在云蓁的身上四处扫视了一圈,最后直接停留在云蓁的手背上。“郡主手上伤口,可是处理过了?”

    云蓁饶有兴致的瞧着柳青青做戏,明明一早便十分清楚那猫抓伤了自己,此刻却要装出一副并不知情的模样。

    也是颇为难为她了。

    云蓁也躲藏,大大方方的摊开手掌给柳小姐看,轻轻叹息了一声道。

    她手上的伤口因为泡了水,那原本不甚清晰的抓痕逐渐泛白,露出里头的嫩肉,瞧来甚是严重。

    “柳小姐的猫抓伤了本郡主,本郡主瞧着我这丫鬟十分喜爱那只猫,便觉得与一只畜生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只是没想到,这好人却是做不得?”

    柳青青全当未曾听出云蓁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郡主这话不是这么说的。”

    “若是小寻无缘故的抓伤了郡主,我自当是要给郡主赔罪的。”柳青青面色不由忧郁下来。“小寻虽是顽劣,但是好歹乃是一条性命,华桑公主在世之时,也曾说过小寻甚是有灵性。”

    “这好端端的,怎会变成如此?”

    居然听柳青青提起华桑的名头,云蓁的眸底不自觉的浮出一抹愕然之色,旋即甚是古怪的打量了柳青青一番。

    没想她都已经死了,这柳青青居然还借自己的名头,也不怕招来晦气。

    “华桑公主?”云蓁刻意重复了一遍。“柳小姐,是说,这猫甚的大皇姐喜爱?”

    柳青青被云蓁那眼神瞧着,觉得甚是古怪,但是仔细一想,现下华桑公主已死,身侧跟着的许多宫女四散,无处查证。

    便睁着眼瞎掰道。“不错,华桑公主生前甚是喜爱小寻还曾在我父亲耳边,询问过小寻几句。”

    没想到云蓁竟是好不给她面子的,忽然笑了出来。

    在场众人都不由齐齐将目光望向了突然笑出声的云蓁,便是连一旁站着,原本对此事不甚感兴趣,不知与叶姨娘低低交谈什么的德怀王的注意给吸引了过来。

    在柳青青觉得甚是不安之时、云蓁止住了笑。

    “原以为柳小姐乃是在开玩笑,不料想,瞧着柳小姐这态度一本正经的,竟是让本郡主险些信了。”

    柳青青明显不觉得其中有什么好笑的,蹙了蹙眉头道。“郡主什么意思?”

    云蓁偏头瞧了柳青青一眼,似笑非笑道。“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柳小姐与静侧妃果真乃是同气连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