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机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6:04本章字数:2583字

    林琬樱香汗淋漓地躺在湿漉漉地床榻上,想开口说话,可刚才她装的太过,喊的太响,嗓子现在干的难受。

    而这张刻着石榴花的黄花梨床榻上的另一个人,就是身心都得到满足的赵宣。

    他就这么趴在林琬樱的身上,活了二十六年,从十四岁有第一个女人开始,好像今天他才感觉到畅快一般,不等林琬樱喘口气,他又忙了起来。

    “爷”

    林琬樱没想到这个曾经看着一本正经的三皇子这么爱做这事,刚歇下不久这又蠢蠢欲动起来。

    她当然不会拒绝此时赵宣的热情,不仅不拒绝,更是娇媚一笑地配合着他。

    等赵宣精疲力尽后,似意犹未尽,可林琬樱也全身酸软没有力气,只能不搭理他。

    “来人,备水。”

    赵宣搂着林琬樱细软的腰肢,唤着婢女送水。

    透过纱帐看到两名婢女走进屋子,刚才还娇媚不已的林琬樱骤然脸红,将脸埋在赵宣胸口不愿抬起来。

    看着怀里小人的动作,赵宣满足地大声笑起来。

    玉夏和玉竹不知三皇子为何大笑,可被赵宣抱着的林琬樱却清楚。

    定是她刚才的表现和现在的反应差别太大,赵宣觉得有趣。

    待羞怯着被赵宣用被子包裹起来去隔壁耳房清洗干净重新回到房间,看着被换掉的床单被褥,林琬樱这才小声地道:“爷,渴了。”

    赵宣一听林琬樱的话,立刻低头看她,待看着她娇艳地红唇,想到刚才她在自己身下红唇轻启时发出的声音时,立刻哑着嗓子道:“可是刚才喊的声音太大,损了嗓子?”

    “不是,就是渴了。”

    林琬樱挑着狐狸眼看了一眼赵宣,刚觉得今天够了的赵宣又忍不住将手从林琬樱的衣摆伸了进来。

    丰满被赵宣揉捏着,林琬樱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赵宣却觉得林琬樱的动作格外碍眼,低头含住林琬樱的唇,这才陌生地研究起来。

    林琬樱终究是没喝到水,第二天一大早,送走心情舒畅的赵宣,她就等来了这个皇子府女主人送来的一碗汤药。

    这碗汤药可不是避.孕的,而是让她更容易怀孕的。

    玉夏和玉竹盯着她,林琬樱端起碗一口喝掉碗里的汤药,脸色不好地转身就走,进了屋,大力地把门一关,立刻走到一边花盆里将刚才喝下含在嘴里的药催吐出来。

    林琬菁不是想要借腹生子吗?她偏不生!

    催吐的感觉并不好,她进三皇子府之前,姨娘教了她很多事情,这催吐的法子就是一种,可她还是吐的胃疼。

    昨晚是她第一次伺候姐夫三皇子,按理说她现在应该去给三皇子妃敬茶才行,但是她不愿。

    “夫人,时辰不早了。”

    屋外响起玉夏的声音,林琬樱恼怒地瞥了一眼门口。

    这两个婢女都是她嫡姐林琬菁身边的婢女,她要尽快想办法换掉才行。

    “知道了。”

    应了一声,可林琬樱依旧没动。

    此时三皇子府的正院里,一夜没睡好的林琬菁正由着婢女往脸上扑粉。

    “皇妃娘娘,后院胡侧妃都来了,可七……,樱夫人还没来。”

    婢女玉春从外走来后说完这句话就低着头沉默不语。

    原本闭着眼的林琬菁在听到玉春的这话后这才猛地睁开眼,抬手挥开正在给她抹胭脂的玉秋,扭着身子看向玉春,不悦地道:“是没起还是不愿来?”

    “玉夏送了信来,说是已经起了。”

    林琬菁八年前嫁给赵宣的时候带了八个婢女来,正是身边的春夏秋冬和兰竹松梅。

    这八个婢女都熟知她,所以此时林琬菁也不愿意隐着性子,直接道:“真是不知好歹的玩意,她姨娘和弟妹还在府里,这就不听话了!玉春,你去,就是拖,也把她给我拖来!”

    府里知道她和林琬樱关系不好的只有八个玉,这次她说通三皇子从娘家把她弄进府里,大家都知道林琬樱是来帮她生孩子的。

    可是现在孩子还没生出来,她必须要让大家都觉得她们姐妹关系好才可以。

    孩子,而且必须是男孩子!

    一定要从她林家女的肚子里爬出来!

    玉春来到林琬樱住的院子时,玉夏和玉竹正拿着新衣服哄着林琬樱换衣服。

    “七姑娘,您想想还在府里的八公子和九姑娘,为了他们和莲姨娘,您也不能这么和皇妃娘娘反着来。”

    “是啊七姑娘,您都已经入了三皇子府,就应该日日去给皇妃娘娘请安才是。”

    玉春在门外听了一耳朵,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道悦耳娇媚地声音,“行了,你们什么底细我能不清楚。装什么装!她林琬菁要不是指望我给她生儿子,她怎能想到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庶妹。”

    林琬樱不顾面子的一番话,吓的门里的玉竹和玉夏直接变了脸色,就是门外的玉春,也抬头扫了一圈院子,发现并没有人偷听后,这才重重踩了几步,故意露出一点声音。

    要知道她们八个自幼为林琬菁培养的婢女处处都以大家闺秀教养,更别提她是八人之首,要不是故意,怎会发出这么重的脚步声。

    玉夏和玉竹对视一眼,玉竹立刻转身往外走了两步,待看到是玉春后,她不知怎的立刻松了一口气。

    “玉春姐姐。”

    “嗯。”

    玉春知道主子的心思,在七姑娘没有生下儿子前,自然是要好好捧着的。

    林琬樱看到玉春,就明白她那个嫡姐等不住要在这府里的女人面前展现一番她的大度和对她的姐妹情深了。

    “玉春见过樱夫人,皇妃娘娘那里已经准备好,就等着您去敬茶了。”

    玉春面不改色,好似没有看见林琬樱在为难玉夏和玉竹。

    而林琬樱,自然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更何况,她今天早上这么作,无非就是惹的林琬菁不痛快,暂时她有宠不怕,可一旦没宠,可就要招人暗算了。

    不过这个问题现在不会发生,林琬菁还指望她生孩子呢。

    “走吧。”

    林琬樱起身,不看玉夏和玉竹一眼,直接走到玉春面前示意她带路,玉春也没说什么,给玉夏两人一个眼色后,就领着林琬樱往正院走。

    此时的正院厅堂里,赵宣的后院女人都到了。

    不管是如今有了一儿一女的胡侧妃,还是年老色衰的万夫人,亦或是坐胎刚满三个月不久,在林琬樱入府前最受宠爱的尤夫人,以及几个不入流的通房。

    “姐姐的这个妹妹真真不愧是林家的女儿。”

    胡侧妃笑着刚把这句话说出口,林琬菁的脸色就黑了几分,咬咬牙,想到胡侧妃的后台和她的一儿一女就觉得心口疼的厉害,不过,她更是把不给她面子的林琬樱恨上了。

    要不是如今家中只有这么一个合适的,要不是林琬樱长得实在是出色,她怎么可能会同意这么一个不听话的进府。

    “要妹妹说,还是侧妃娘娘大气知礼、心直口快,不过樱妹妹到底是皇妃娘娘的亲妹妹,咱们多等一会也无妨。”

    “谁和你是咱们?”胡侧妃在尤夫人话音刚落就堵了她,“本侧妃也是阿猫阿狗可以攀扯的?真以为肚子里揣着个不知是男是女的肉团子就可以显摆了,哼!”

    胡侧妃的祖父是驸马,和赵宣也算得上是表兄妹,如今更是一儿一女傍身,更别提她那兵部尚书的亲爹了。

    所以她如今在三皇子府里的风头几乎盖过了丞相嫡长女三皇子妃,这次林琬菁把林琬樱弄进府,明显是想生个有林家女血脉的儿子。

    明知道这些,胡侧妃又怎么可能给林琬菁好脸色,更别提趁着她有孕生产,夺了她宠爱的尤夫人。

    林琬樱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踏入了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