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狭路相逢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1本章字数:3162字

    第二天是个周末,我要去自己的店子里安顿一下,年过完了,店子也要准备开工了。

    张婷还没有来,打了电话,她说已经在路上了;还有其他的几个女孩子,我也打过了电话,正在陆陆续续赶来的路上。

    我自己先把店门打开,透透气,又将店子里面的卫生大致收拾了一下。因为年前放假的时候已经整理过,所以,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收拾完,我坐在吧台里面充当临时的收银员兼接待员,

    天隐隐暗暗的,就像我沮丧郁闷的心一样!

    这种时间、这样的天气,大约也不会有客人来;而且这两天我们也没有预约的客人,年假之前我们给客人预约的时间都是再正月初十以后的。今天才初九,所以我也没有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可是,居然还是有客人上门了。

    我正在一边等着张婷和别的女孩子们回来,一边百无聊赖地拿出新买的手机打游戏打发时间,

    有客人进来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进来的人居然是米雪!

    她是散客,所以并没有预约,我因为一直刻意地避开她,不想让她知道这是我的店子,所以,没有在店子里面跟她见过面,这一次还真是狭路相逢!

    看见彼此的一瞬间,我们都楞住了!

    我首先反应过来,说:“今天不营业!”

    她愣了大约一秒钟,也反应过来了,挑衅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坐了下来,说“我来了那么多次,居然都没有看见过你,你不会是有意躲着我的吧?苏总?”

    “我为什么要躲着你?”我冷冷地反问她说。

    自从上一次在她住的,属于赵正阳跟我的房子里,跟她大吵一架之后,我们基本上就已经撕破了表面假装出来的客套了!

    再次见面,就是敌人!

    可是,这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小三,居然还敢找上我的门,虽然是误打误撞的,可是,她居然比我还气焰嚣张!

    我还没有去找你,你自己到是找上门来了!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啊!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

    这个女人,这个不要脸的小三,这会儿站在我的店子里,还理直气壮的!还敢来质问我为什么躲着她!

    我有必要见你吗?有必要跟你一般见识吗?

    我气的发抖,可是,这是在我自己的店子里,在这里跟她吵架大闹,不等于砸自己的招牌吗?上门都是客,我强忍着拿起桌子上的鸡毛掸子暴揍她一顿的冲动和怨气,尽量客客气气地说:“我的店今天还没有开业,不接待客人,请你改天再来吧!”

    她有恃无恐地说:“怎么?你这是要赶我走吗?苏小雅,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老板娘啊?”

    我怒视着她,没有说话,吵架不是我的强项,再说,跟一只疯狗对叫,人家会以为我跟疯狗是一个档次的!

    看见我不像以往一样,对她反唇相讥、咄咄逼人,她似乎也看出来了,我不敢或是不愿意在自己的店子里面大吵大闹,就愈见的气焰高涨、肆无忌惮了!

    说的话也更加的难听了!

    她说:“你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霸占住我的正阳不放手!正阳他早晚会知道我才是那个最爱他的人,只有我米雪,才有资格跟他过一辈子!老母鸡还会下蛋呢,你死皮赖脸地占着窝不下蛋,你凭什么霸占着我的男人!?正阳爱的人是我!不是你!你趁早离开他!我告诉你,你出去发骚发浪的时候,正阳他天天都陪着我,晚上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她还说你就像一条死鱼一样干瘪无味!”

    说完这一段,她自豪地将自己胸前的那两团肉,自豪地挺了挺!

    我如果还像以前一样,还是以前那样的冲动盲目,不加考虑,必然会气的浑身发抖,跟她对骂一顿,甚至还会甩给她两个大嘴巴子!可是,如今的我已经不在乎了,所以,她的污言秽语伤不到我!

    我说:“是吗?那你最好有那个本事天天看住你的赵正阳!外面,比你那两坨肉大的多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你可要小心不要下垂了,失去了勾引男人的资本!不然,赵正阳可就不会再要你了!还有,外面的女人也都很愿意给赵正阳生下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的!”我本无意戳她的伤疤的,可是,吵起架来不经大脑,话赶话的,顺嘴就脱口而出了!

    米雪的儿子,赵康,他先天性的病一定是她心口的痛!

    人们在吵架的时候,可不是对方哪里最痛,就往哪里捅刀子的吗!?

    语言是不见血的刀子,一旦开了个糟糕的头,后面就会管束不住,就会口不择言!

    果然,米雪被戳到里痛处,就像被踩住尾巴的狗一样,气的脸通红,跳了起来,她反过来骂我道:“我跟正阳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却连个豆芽都给他生不出来!是不是在外面找的野男人找多了,堕胎堕的生不了孩子了啊!”

    赵正阳在很久以前曾经跟我提起过,这个女人以前跟几个老男人的关系不清不楚的,曾经堕过好几次的胎!

    她大约以为我不知道,或者是说顺嘴了,没有留神就脱口而出了吧!

    我冷笑一声,顺口反击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吗?!”

    这一下又踩到了她的痛脚。她骂道:“你还不是拿着正阳的钱,养自己的小白脸!”

    我听她这句话说的蹊跷,一时有点晃神,没有还嘴,也没有留神到气急败坏的她拿起她旁边我们平时接待顾客的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烟灰缸,一下子朝我扔了过来,不偏不倚砸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一下子被砸的眼冒金星,头“嗡嗡嗡”地作响,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

    大约我满头满脸、鲜血淋漓的的样子看起来很骇人,她看见我头破血流的流血不止,一下子慌了神,看起来也有些害怕了,慌的不知所措,第一时间想到的大约就是逃跑!

    她慌不择路地就往外跑,却正好撞到了刚刚进门的张婷身上!张婷一眼就看见了血淋林的我和我面前被米雪砸过来的烟灰缸,还有砸的一片狼藉的吧台!

    张婷把手里的小皮箱一扔,一把就将米雪抓住,喊道:“站住!你还想跑?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你还敢跑到我们店里头来行凶杀人哦?!欺负人你还找上门来喽!你给我站到!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啦……”张婷一边捉住挣扎着想要跑掉的米雪,一边朝着外面大声地喊叫起来!

    虽然,我们店子的地理位置比较幽静,可是,中国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一只狗掉到下水道里都能引的一群人去围观,更何况,刚刚,我们争吵了半天,周围的人已经有好几个人伸头缩脑地凑过来看热闹了!

    哪里还禁得起张婷那个大嗓门这么一闹,我就是有心想要拦她都拦不住了!

    很快,就有许多人围了过来,将我的小小的店子围的水泄不通,有人在打110电话报警,说:“我们这里出了凶杀案了,赶快来人喽!地址嘛……”

    还有人给120打电话,说:“不得了啦,我们这里有人打架,打的头破血流的,赶快来人抢救!”

    局面一下子就失去了掌控,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坐着等110来了!

    有热心的邻居开始斥责起米雪了,说:“你这个女人,哪里那么蛇蝎心肠呢?未必人家还多收你钱了吗?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不能好好说呢!都是女同志,你为啥子要把人家打的头破血流地,还给人家破相了呢?”

    米雪不知道是吓住了,还是在做戏博取同情心,这会儿只是低着头嘤嘤哭泣,张婷看见人们将米雪团团围住了,料定她跑不了了,就赶紧拿出干净的面巾纸,给我按住额头上血流不止的伤口。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是同时呼啸而来的!

    120的救护车带走了我!

    110的警车带走了米雪!

    我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包扎了伤口,幸好玻璃烟灰缸的渣子没有嵌到肉里面去,只是清洗了伤口,缝了几针,头晕晕地,伤口处火辣辣地疼,痛的钻心!

    医生让我先住院观察几天,掉几瓶液体消消炎,还要检查看看有没有脑症荡。张婷把店门关上,也到医院里来照顾我,

    我没有给家里的任何人说,害怕父母亲担心。

    赵正阳来了,先看了看我的伤势,一副很自责的样子,我没有理他!他大约还去找过医生问了我的情况,又问了张婷几句什么话,交代张婷,这几天哪里都不要去,好好照顾我。

    我看见他尝试了几次,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开口说出的话,让我对他的心,在那一瞬间立刻死去了!

    他说:“小雅,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该替雪儿说话!可是,康儿在医院里住院!哭着喊着要妈妈!雪儿被关在派出所里,只要你说句话,就说是误伤,是失误,她就不会被拘留了!小雅,看在孩子的份上,就算,我求你了!”

    我看着他,就像是第一次才看见这个男人丑恶的嘴脸一样!

    冷冷地说:“滚出去!”

    他铁青的脸,沉默了很久,终于默默地出去了!

    赵正阳,对于我的伤、对于我的痛、你丝毫都不关心吗?

    你所关心的只是你的儿子!你跟那个女人的儿子!还有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