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教堂忏悔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3本章字数:2842字

    知道神父听不懂英语,我就放心了,我这一生还从来没有进过教堂。听说在教堂将自己的罪孽向神父忏悔了,就会得到谅解和救赎。

    而我,正需要在千万里之外将自己心里埋藏已久、深深的罪孽感,向一个永远不会泄露自己秘密的人忏悔。

    我做出忏悔的手势,神父正襟危坐,垂目和蔼地听着,嘴里时不时地咕哝两句什么,我从他的神情判断他说的是:“主会宽恕你的,我的孩子”!

    这样我就放心了。因为不想让叶浩听见,所以我用英语,细细述说我的纠结,我的困惑,夹在两个男人之间的无力自拔的苦恼……

    自从离开大学,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如此流利地用英语表达过我的思想了。

    记得《圣经》上有一个故事说:一个女子和别的男人通奸,被他的丈夫发现了,村子里的人们非常痛恨这样的事情,他们义愤填膺地要将这名女子用石头砸死,主出现了,他和蔼地说:“这个女子犯了通奸的罪,的确该死,你们当中谁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罪孽,就可以拿石头砸死她。”人们纷纷退缩了,在万能的主面前一切的罪孽是无所遁形的,人们一个一个地走掉了,只有那女子还站在主的面前,等待她的惩罚。

    主问那女子为什么还不走,女子说她在等候自己应该受到的惩罚!主说:“你的确是犯了罪,可是,我找不到能够惩罚你的人,你走吧!”

    是啊,如果说我的确有罪,我犯了罪,可是,谁才是那个无罪的能够惩罚我的人呢?

    西方的宗教和意识形态里面,往往有一份多女性的尊重和怜悯,而我们自己国家男权至上的社会里面,只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往往就是对女的喊打喊杀,不然就是野蛮的“浸猪笼”!

    即使我有罪,难道你们就没有罪吗?你凭什么神罚我?你有什么权利又又什么资格?我的罪孽,并不是因为我生来邪恶,而是我有我的不得已!

    神父也听不懂我的语言,没有给我任何的神谕和指引,可是,在这暮色夕阳下,世界一隅的破败的教堂里,我救赎了自己。

    叶浩看见我低头喃喃自语,神父像模像样的一唱一和,模样古怪地想笑又不敢笑,等我低语完了才问我说:“你嘀嘀咕咕地都在说什么呀?”

    我神秘地一笑说:“不告诉你!”

    他得意自豪地说:“你不说我也知道!”

    我好奇地反问他:“你知道什么?”

    他调皮地眨眨眼:“你的脸上映着教堂窗户里照进来的光,好像圣母一样!你准是想让它给你送个漂亮的小孩子,就像妈妈们拜送子观音一样,对不对?”

    我拍拍他的背,无奈地苦笑:“不要乱讲!”

    向神父行礼告别之后,我就拉着他离开了教堂。

    我们回到了万家灯火的小镇上,街道上从各家的窗户里面传来柔和的灯光。

    这个时候,回旅馆似乎又太早,我们漫无目的地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居然发现这个破旧的小镇竟然还有一家电影院。

    票价很便宜,我们买了两张票,又在小小的售票窗口外面买了两只冰激凌,就进了影院。

    电影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排排板栗色的铁凳子空空的。我们随意找来个地方,刚做下电影就开场了,买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竟然是一部很老的片子,我很久以前就看过,片名叫做《毕业生》。

    没有中文的字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障碍,但是叶浩就看的有点吃力了。不过好在这部电影的插曲和音乐都是脍炙人口的经典名曲,叶浩很喜欢。

    随着剧情的深入,我愈看愈伤心,影片中男女主人公的境况和我的境况莫名地相似。都是已婚女子和未婚男子之间不伦的故事,结局必然是以悲剧。

    我看着身边这个看电影看得似懂非懂,沉浸在忧伤舒缓音乐中的大男孩,深深地自责!

    假如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有资格惩罚我,这个人不是赵正阳,而是叶浩!

    刚进社会的叶浩单纯如一张白纸,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他在对的时间里却遇到了不该遇见的我。

    即使不是我,以他那时候的一张白纸般的处境,他会遇到任何一个和他一样的单纯如白纸女子。他会爱上她,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已为人妇的我诱惑了他,他不会陪我走上这条注定是悲剧的路!

    我们之间的故事,犹如他此时看到的这场没有字幕的电影,似懂非懂,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和领悟它的凄美和忧伤。

    在那首经典的舒缓的乐曲《斯卡布罗集市》响起来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叶浩一边用他细心地给我擦掉眼泪,一边逗我开心。

    他说:“还真是个感性的小女人,真是不该带你来看这老掉牙的电影!弄得你想家了,对不对?”

    听见他说出这么幼稚的哄小孩子的话,我忍不住又破涕为笑了。

    回到旅馆,四周一片寂静、安宁,他轻轻地吻遍我的全身,我颤栗地接受他的温存和爱恋,苦涩而温柔,痛苦而迷醉的感觉,让我无地自容。

    因为不想再自己操心行程和吃住问题,我不管不顾地和他腻在一起,我们慢慢跟上了先前他跟随的那个旅游团。

    车上的导游是个晒成健康的小麦肤色的华裔小伙子,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戴一顶时尚的黑色棒球帽,说着流利的当地语言、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还有地道的中国话。

    有了他麻利熟练的照应,省去了我们很多的麻烦,当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我们要尽量克制自己,不表现出过分的亲密。

    毕竟这个团里,从国内来的游客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秘密就会被这些人发现并且传到网上。

    我们尽量避开和大家一起合影,中午的时候我们选择在一个繁华的小城市里用餐,这里居然开着一家中国餐馆。

    明明知道走过万水千山再去吃中国菜,不仅吃不到地道的味道,而且显得很傻气。但是吃久了面包、烤肉和血淋淋的牛排,中国人的肠胃还是钟情于日久情深的白米饭和炒菜的。

    我们进了餐馆,点了几样家常菜。虽然不抱希望了,但是味道离谱的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店主夫妇是扬州人,已经到这里来好多年了。很快,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女子,大约是他们家的女儿,抱出来一个粉嫩的混血儿小孩子。

    这个孩子高鼻子大眼睛,黑色卷曲的头发温柔滴覆盖在前额上,睁着亮晶晶的一对大眼睛。

    他蓝色的眼眸水晶一样莹润,熠熠生辉,可爱的像一个跌落人间的天使。

    孩子有不怕生,见谁都让抱抱,叶浩忍不住拿出照相机和他拍了一张合照,开玩笑说以后拿出去哄别人,就说这是他自己的儿子。

    店主乐得哈哈大笑,趁我不注意,叶浩还将孩子抱在怀里,拉着我拍了照片,调皮地问我:“你看看像不像一家三口啊?”

    我让他把照片删除了,他大笑着跑开了,还说要放在手机上做桌面。

    明明只是开玩笑的话,可我心里却隐隐划过一丝不安。

    接下来的行程,我们沿着灰蓝色的海岸线一路走下去。

    走了这么远,我的手机已经打不了电话了,怕正阳会担心,我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用当地的座机给他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近期的行程。

    他嘱咐我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安全,跟着团不要走丢就好,要玩得开心,不用操心他。

    他还在医院照顾米雪,他说我们在国内看病普遍使用很多的抗生素,这里对抗生素的使用控制管理的很严格,所以米雪的病恢复得比较慢,不过比前几天已经好很多了!

    我猜测米雪的病即使没有那么严重他也会装的那么严重的,多好的借口,借此机会将正阳留在他的身边的。

    有叶浩在身边陪伴,这一次我对于米雪的行为也懒得去仔细剖析,逐个揭穿了。

    可是,好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叶浩他们摄制组已经就位了,打来电话催他回去。

    尽管风景依旧优美,我们却不得不打道回府了。我又不得不回到米雪和正阳相互追逐的游戏里,去充当那个不受欢迎的“多余人”。另一边,叶浩也要回到他的工作伙伴中间去忙他的事业。

    一想到又一次要陷入孤独,我就难过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