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新生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3本章字数:2997字

    正阳的确说过等将来有了大房子让米雪搬过去住的话,但那是在大会上当着公司的几十号员工说的,原本是个搬迁的动员令,原话说的是:大家先暂时委屈一下,等到将来新的公寓楼修建好了,大家就可以搬到大房子里去住了!

    这个狐狸精,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我尊重任何一份真实的感情,如同我希望我和叶浩之间的故事,假如有一天不得已暴露在世人的眼中,我不指望能够得到别人的谅解和善待,但是至少我希望我们的感情能够得到世人的尊重!

    但我不能容忍米雪的这种不择手段地破坏别人家庭的恶劣行为。

    我打定主意要找到机会,以牙还牙,给她点颜色看看。

    旅行不仅能够让我们去不通的地方,看到美丽的风景,更加可以让我们放松心情,在不通的季节里去风格各异的地方旅行,让我感觉的生活充满了丰富的层次感,立体感和多元化。

    而更为重要的是,旅行能够增加彼此间的感情。

    在一个遥远而全然陌生的地方,世界似乎就剩下了身边的这个人,双方忽然间就变成了彼此最重要的人,相互依赖、相互信任。正阳和我出去旅游的初衷也许也是这个意思,然而,塞壬的歌声却迷惑了他,让他改变了最初的方向。

    这次旅行,我相信无疑地让米雪和正阳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在旅行的时候,我忙于自己的事情,欢乐或是忧伤,没有闲暇去顾及他们俩那些小动作。

    但是,回到自己的家里,那种强烈的领地意识又回来了,正阳是我的男人,凭什么要被别的女人呼来喝去地使唤,为什么要侍候在别的女人的病床前?而留下我一个人寂寞孤单?!

    摔一跤不痛,爬起来愈想愈痛。

    赵正阳,是你让我的生活里充满了阴影,又怎么能够责怪我自己寻找阳光?

    每一次都是这样,你的错误总是要殃及祸害到我,似乎最后犯错的总是我

    可是,凡是都有一个可是,换个角度想,米雪这些行为里面,难道就没有赵正阳的因素吗?

    他明知道米雪对她的心思,还纵容她的行为!

    有她的精心设计,也需要他的愿意配合,才会产生作用啊!

    作为一个饱读诗书的人,赵正阳,我们的老祖先老早就教会我们要懂得明哲保身、避开瓜田李下之嫌疑,他又为什么一次一次地纵容米雪的行为呢?

    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什么私信欲念吗?

    我相信赵正阳不会爱上米雪,可是,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说句良心话,那个狐狸精还是很有资本和底货的,又打扮的性感风骚,毕竟还是很能惹火的。

    虽然我和赵正阳之间最初的误会已经消除了,可是,伤心的事情就像扎在篱笆上的刀子,即使将刀子拔走了,可是,那疤痕又怎么会完全抹去!

    命运是一条单行道,在你对我关上那扇门的时候,我已经走向了另外一扇门;你现在打开了你的门,怎么能够要求我从未走进过另外一扇门!

    面对这个游移左右摇摆不定的丈夫,我失去了对她的耐心和他的猜谜游戏,在平凡、紧张而繁忙的工作中,我们逐渐又回到了从前的那种相处模式。

    何况,自从回来以后,他似乎也是非常的忙碌,整天几乎见不到人。

    我虽然也很忙,但是,对于女人来讲,工作是业余的,而爱情是专业的。

    在枯燥繁忙、空虚寂寞和迷茫的日子了,对叶浩的思念,成了我唯一的快乐。

    我掰着指头算他回来的日子,逐渐地将叶浩放到了我的爱情中最重要的位置。

    工作之余,站在公司高高的写字楼的窗前,叶浩的脸时常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小旅馆阁楼上,清晨醒来,他的一只白皙的肩膀,裸露在洁白的被子外面,那呆萌性感的样子,仿佛就在昨天。可是,我翻开桌面上的日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离开那一天已经愈来愈远了。

    人都是健忘的,许多的记忆在逐渐模糊,而唯有和他走过的地方却依然清晰如昨。

    正阳忙着他的工作、事业,也许也在忙着和米雪周旋,我的日子枯燥的像一滩死水,起不了半点波澜。

    叶琳目前已经不再是我的助理了。

    随着公司新业务的扩张,更多的用人岗位需要熟练的员工,叶琳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被提升到另外的部门,担任更重要、薪水更高的职务。取代她的是那个已经正式和公司签约的,以前我曾经带了一段时间的实习助理杨紫宸。

    叶琳还是会经常来找我聊天,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散步,打球、聊天。

    我惊讶地问她说:“你小小年纪,又正是谈恋爱的时节,妙龄年华应该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游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小雅姐,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能够放心地和你聊聊叶浩。自己给自己宽宽心。”

    我略顿了顿:其实我之所以愿意和她一起聊天,难道不就是因为能够聊聊和叶浩有关的事情吗?

    同样的缓解思念之情啊。

    只是我能够洞悉她,她却不曾有过片刻明白我的心思。虽然这对他是不公平的,可是我也没有办法。

    叶琳说:她已经好久不曾接到叶浩打给他的电话了。

    我问道:“为什么呢?”

    据我所知,叶浩外出拍片历时一个多月,已经回来了,虽然我们也没有见面,但是,他微信给我,已经告诉过我他回来的时间了。

    叶琳伤心地说:“小雅姐,今天的叶浩已经不是昔日的叶浩了,他回来的那天,我到机场去接了,可是,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他就被带走了。”

    “哦?有这样的事?为什么呢?”

    “你不知道,叶浩以前拍过一部不起眼的电影,在国内几乎无人知道,可是他们公司将这部片子拿到国外去参选,尽然入围中了大奖,叶浩一夕之间身价暴涨,回国时,到机场去迎接的人,挤得水泄不通,好多女的,有的人甚至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叶浩,我爱你!叶浩,我要嫁给你!小雅姐,我好像要失去他了。”

    叶琳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趴在咖啡馆小小的吧台上“嘤嘤”地哭泣。

    “不会吧”?我没有多大把握地劝她道。

    毕竟那个圈子里的明星变化太快,何况,他们之间几乎不存在爱情,看起来是前途一片黯淡渺茫啊。

    再一次和叶琳聊到叶浩时,她显得更悲观了,她说叶浩回来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可是,他不仅从没有来看过她,甚至她去找他,也没有见到。她到叶浩他们摄制组探望,被人当成女粉丝挡在大门外面。

    这段时间,我也没有看见他,有限的关于他的消息,还是通过他们公司发布的他的微博的动态里面,得知的。

    叶琳的这种担心逐渐地影响到我,我开始担心会失去叶浩。

    回到家后,我试图拨打他的电话,接电话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燕妮!

    她说是他的经纪人,委婉地问我是哪位?找叶浩先生有什么事情?她可以转告,叶浩先生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

    我说了一句没什么事,就挂断了电话。

    是啊,我是哪位呢?我是他的谁呢?

    电视上经常能够看见叶浩的新闻,青春、朝气、时尚,包裹在各种光环里面,出门前呼后拥,有狗仔队经常会曝光他的街怕,帽檐拉的低低的棒球帽,大大的口罩遮面,穿黑衣服的保安围在身边,后面跟着造型师、经纪人等庞大的团队,我会在偶然的镜头里面看到他的疲惫,这让我心疼却又无奈。

    又一次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里面,我在尖叫狂欢的人群里看见了落寞的叶琳,心里戚戚然的,连他的正牌女友都是这样的待遇,他的身边又哪里还有我的位置呢?

    我把我们旅游时拍的他的照片,拿出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还是舍不得删掉。网上能够搜到叶浩的许多照片,我挑出一张,放在我的桌面上,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助理杨紫宸看见了说:“苏总,想不到你也追星啊?这个叶浩是现在年轻人最喜欢的,人气最旺,风头正劲呢。”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理有点堵,难道我和叶浩之间的年龄差距大到都有代沟了吗?

    我说:“怎么,我有那么老吗?”她慌忙摆摆手说:“苏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苏总的眼光真好,思想真前卫。”

    我摆摆手,她悄悄地退出去了,还真是愈描愈黑!

    难道我和他的差距,大到我连作为一个粉丝喜欢他,都会让人感觉到奇怪吗?

    无论是年龄还是生活我们都已经离的很遥远了。

    我响起了他说过的那句话:每天只是看见你,却摸不着不能碰,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