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怀孕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3本章字数:3048字

    没想到,这么快就倒过来了。思念让我的情绪变得烦躁不安,却又无计可施。

    正阳又出差去了,天阴冷阴冷的,我下班回到家。

    还没到供暖的时候,家里还是很冷,我先给自己冲了杯奶茶暖暖身子。打开电视机,电视的声音,多少能冲淡一些我孤独和冷清。

    我将电视调到本市频道,最近这个台时常都有叶浩的新闻。我从冰箱里拿出鸡蛋和挂面,想随便弄点儿吃的。

    以往只要正阳在家都是他做饭。一个人的时候,我不喜欢去外面吃饭,只好自己动手,为了犒劳自己,我特意学会了做自己做爱吃的炝锅面。

    做好了以后,我还没开始吃,就听见敲门声。

    我打开门,来的是一个我最不想见的,也最不该来的人,米雪!

    我还没有去找她,她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我抱起双臂,摆好了战斗的架势。

    米雪从背后变戏法似地拿出两个装着水果的小箱子,笑意盈盈地说:“小雅姐姐好,这是公司发的福利。赵总不在公司,我特意帮你送过来的!”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见她如此笑容可掬的,这么冷的天,“美丽冻人”地踩着高跟鞋,拎着那么沉的东西,“好心”地帮忙送过来,我也冷不下脸说出难听的话将人家赶走。

    无奈,我只好将她让了进来。她一进门,就看见我放在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面条,眼睛一亮:“哇,看起来好香啊,想不到小雅姐的手艺这么好!”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假模假式地招呼她一起吃。

    没想到,她倒还不客气。

    “真的吗?小雅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我这一下班就着急忙慌地往这儿赶,还没来得及吃饭呢,这会儿又冷又饿的正需要呢!谢谢你啦,小雅姐!”说完,她把碗搂到她面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她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不过转念一想,她巴不得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何曾将自己当过外人看待。

    我只好到厨房另外给自己煮了一碗。等我做好,她已经吃的精光了。

    我一边吃饭,一边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电视。

    电视上是匆匆闪过的叶浩的脸,我装作不经意地换台。

    米雪急了:“哎……哎……别换台啊,看看这个新晋的小鲜肉吧!多鲜嫩啊,那脸都能掐出水了,比女孩子还好看呢!听说和那个什么女富婆有一腿呢!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不动声色地把台调了回去,可是刚刚的镜头已经过了。

    吃完饭,我收拾完厨房,见米雪丝豪没有要走的意思,又不好赶她走,只好烧了开水,泡了两杯清茶。

    米雪看起来很严肃,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又想做什么,便时时警惕着,最后她终于吞吞吐吐地开口了。

    “小雅姐,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商量!”

    “哦?”我就知道夜猫子进宅没事不来,就静观其变看她说什么。

    她犹犹豫豫地说:“小雅姐,我知道,其实,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人,正……哦不……是赵总,经常说你善良……人又好!”

    哼,是好欺负吧?!正阳怎么会跟她说这些呢?

    我泯了一口茶,不吭气,默默地看着她,不说话。

    “所以……所以我今天来找你说,是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米雪语速极慢,好像生怕我听不懂似的。

    “到底什么事,你痛痛快快地说吧!至于帮不帮,要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了!”我可不吃她欲擒故纵的那一套,颇不耐烦地说道。

    “我……怀孕了!”她薄唇微启,淡淡地说。

    “那又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呢?”

    我一时没有明白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表情的微妙变化,我突然明白,她找我,郑重其事地说这件事是什么意思了。

    她从桌了上抽了一张纸巾,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是的,是正阳的!”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原子弹一样,在我的心里彻底炸裂开来。我仿佛听见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断裂了。

    我痴痴地想,如果我把手里握着的这杯茶泼上去,会不会让她的妆全都花掉。

    大约是我惨白的脸吓住了她,她赶忙抓住我的手。

    “小雅姐,你别生气,你干万别激动,我知道我和正阳对不住你!可我不是来跟你抢正阳的,我只是希望能求得你的谅解,让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知道正阳的心里只有你,我怀了孩子的事情正阳不知道。我不能让他知道,他知道了一定会让我把孩子打掉的!”

    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仿佛连灵魂都飘出体外。

    我感觉到一把锋利的刀划过皮肤,最初只觉得凉嗖嗖的,接着,看到鲜红的血渗了出来,才感觉到切肤的痛楚。

    米雪在哭!

    伏在我的膝盖上,泪水打湿了我质地良好的毛呢裙!

    我看见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她的妆居然没有花,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睫毛膏?

    可是,她为什么伏在我的膝盖上呢?

    哦,对了,她说她肚子里怀了我的老公的骨肉!

    一个孩子!正阳要有一个孩子了!一个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这想法让我的心又刺痛了一下!

    孩子,始终是我们之间不能触及的痛!我不能给他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女人却可以!

    正阳虽然说他不在乎,可我知道他很喜欢孩子,只是为了安慰我,才一直装做不在乎。赵正阳身为家中的独子,我们没有孩子的事情几乎成了他父母的心病!

    想到这个女人将会是正阳的孩子的母亲,他或她,会管她叫妈妈,管正阳叫爸爸,我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心中的刺痛慢慢褪去,头很晕,我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米雪的脸在我的眼里变得扭曲,变成了叶浩清秀的容颜,我的泪流了下来,身子缓缓向后倒去,手里的茶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冷透了,洒到腿上,冰凉冰凉的……

    我听见米雪焦急的声音:“小雅姐,小雅姐,你醒醒,你别这样,你别吓唬我……”

    我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我听见旁边的屋子里有人说话。

    细细听来,好像是我妈妈的声音,她在和什么人说着话呢?我一时间有些迷惑,我这里在哪里?回娘家了吗?

    倏然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晰。

    爸爸见我醒了,欣喜不已地叫我妈妈赶紧过来。

    一起过来的还有好几个人,医生的声音带着职业性的冷漠。

    “醒了就好,没什么大碍,再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一脸懵:“爸、妈你们怎么都来了?对了,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妈妈哽咽了,声音颤得不像话。

    “你这孩子平时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怎么就贫血得这么严重呢?一个人居然晕倒在家里了,要不是正阳的助理叫了救护车,都不知道会有多危险!”

    爸爸接了话茬:“幸好现在没事了。对了,雅儿啊,你想吃点什么,我去而给你做!正阳出差不在家,你可千万不能不做饭,将就着对付。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可不能再学人家减肥了啊?”

    我咧开干裂的嘴唇,乖乖地点了点头。

    “爸、妈,我没有减肥,你们别担心!我很饿,想喝我爸熬的银耳莲子汤!”

    不想让他们担心,我什么也不想多说,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我不想让他们以为我嫌他们多事,做了他们三十年的女儿,我太了解他们俩了。只要听到我说想吃什么,他们就高兴。很快,我妈倒了点儿水给喝,然后就催着我爸赶紧走。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世界如此的清静,我什么也不愿意想。

    我的表妹乐乐来看我了,惊奇地问我为什么赵正阳没有来,我说他出差去了。

    话说完乐乐就要给赵正阳打电话,我赶紧伸手阻止了她。

    “我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休息两天就好了。正阳出差在外,就不要给他添麻烦了!”

    乐乐直说我贤惠、体贴,还说我太惯着自己的老公了。

    我实在是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和她应付周旋,就让她帮我去家里拿几件换洗的衣服,顺便把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拿来。

    手机拿来了,上面有十几个赵正阳的未接来电和问我在做什么的短信,我想都没想,立刻就删掉了。

    我现在不想听见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承受打击和欺瞒,也没有力气去分析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为了保护自己,我像鸵鸟一样,将自己的头藏了起来。

    孩子的事情摧毁了我对赵正阳最后的信任。

    我打电话找到叶琳,让她帮忙给公司请假,说我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几天。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住院来探望我、打搅我。

    可是叶琳却是瞒不过去的。她去了我们家碰见了帮我回家拿东西的乐乐,知道我住院的事情,就和她一起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