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拉锯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2575字

    我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叶浩还没有回来。

    我住的这个地方很偏僻,很隐蔽。是一个新开发的小区,小区的绿化很好,假山泉水,茂林修竹。

    房子里面也装修的很温馨,暖气也修好了。最重要的是,小区保安的效果超级棒,叶浩住在这里的安全有保障,这也是当初我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

    叶浩回国以后,一炮而红造成的混乱局面已经大有改观。

    最开始两个多月配合获奖影展宣传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新的合约还没有开始。原来获奖之前签的合约的时间都签到了年底,签约的公司费尽心思地在低价合约的前提下,拼命地压榨他的才华,占用他的时间很多时候,他都是忙到半夜了,才能回到我这里来。

    赵正阳打了很多电话给我,我不想再把事态扩大,累及到我的父母为我耽忧,决定向他摊牌。

    赵正阳是个极孝顺而正直善良的人,我吃准了他不会把我们绝裂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的父母亲,所以才敢配合他在我父母面前演那么一出戏。我想要等到自己的心绪平静到能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再和他商量离婚,将原配正室的位子让位给急于上位的米雪。

    没想到他如此迫不及待地找我,大约是因为米雪的肚子一天天的鼓起来,怕等不及披上婚纱就会遮掩不住,因此才会这样对我穷追猛打吧!

    我转念一想,如果我们一直这样僵持下去,我怕他会再去找我爸妈,弄不好他们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不能为赵正阳生下一男半女的事情,一直是他们两人的心结。我妈不仅不厌其烦地找了许多大夫,开了中医、西医的药方为我调理,甚至还拉上我去拜了很多的送子观音。

    我接了赵正阳的电话,电话那头,他极力压抑着满腔的怒火说:“苏小雅,你到底要怎样!?你现在又玩的是哪一出?捉迷藏还是猫捉老鼠啊!我才出一趟差回来,你就跟我玩失踪!你还有完没完?闹够了赶紧回家,不要再这么幼稚!”

    听见他这么说,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家?我哪里还有家?我有什么可闹的,难道我还呆在那里等着人家来赶我走,将我扫地出门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什么人家要赶你走?!”我听见电话那头他低低的咆哮声,料想他此时应该是在办公室里!

    我见他如此装糊涂,以为我还不知道那孩子的事情,还准备瞒天过海,我也不由地怒火中烧。

    “赵正阳你还准备瞒我多久?孩子都有了,你让我给你说清楚!?你倒是给老娘我说清楚,你和你那个好助理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什么孩子?你怎么知道的?!”

    听见他这么说,都这个时候了,还想对我隐瞒孩子的事情,我心灰意冷,不想再多说什么。

    “离婚协议你拿给我,我会签字,不会耽误你当爹的!”

    说完,我挂断,把手机扔在一边。

    他没有再打电话来,我爸和我妈倒是一天三、四个电话找我,也不说有什么事,就是让我回家,要么就问我在哪里。

    我猜想应该是赵正阳变着法地找我,我也不告诉他们我住的地方,只说我住在朋友家,挺好的,让他们不要担心,忙完手上的案子,我就会回家。

    赵正阳几次去我公司找我,我都提前避开了。不想再看见他,不想听见关于孩子的事情。

    一天下午,我刚下班,我的表妹乐乐就打来电话问我:“姐呀,你到底在哪里呢?姨夫和姨妈听说你还没有回家,都急坏了……”

    乐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妈妈在旁边就将电话抢了过去她说:“雅儿呀,你才刚出院没多久,身子又弱,一个人住在外面怎么能行呢!?外面这天寒地冻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和你爸爸可怎么活呀!听妈的话,快回来住,啊?”

    听见她的语气里甚至带了哽咽的声音,我又是担心又是心酸。

    我实在是怕了妈妈的苦情攻赂,只好故作轻松地叹了口气。

    “妈,你放心!我朋友家里可好了,豪华大别墅,哎,对了,还带室内游泳池的那种。她家很有钱了,大土豪。他本来和父母住,可是最近她父母出国旅游了,她不想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所以就让我过来陪她了。”

    我一通天马行空地瞎诌,也不知她信了多少,不过听见我这么神气活现地和她瞎掰话,足以证明她的宝贝独生女儿我的精力旺盛,心态良好,她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可为了稳妥起见,她老人家还是英明神武地说:“我还不知道你吗?打小就逞强,遇上什么难事儿都自个儿扛。你少跟我打马虎眼儿,我也知道我要是说我明儿要去你那朋友家看看,你准会有一大堆理由在那儿堵着我!打中学起你就跟我斗智斗勇,唉!”

    真是知女莫若母啊!

    不等我开口为自己辩解,她老人家就断然下了最后通谍:“行了,你啥也甭说了!明天,还是这个时候、这个点儿,还是这个电话,乐乐给你打!她代替我去你那什么豪宅瞄一眼,回来向我汇报!”

    她老人家结束了总结性的发言,之后,乐乐终于接过了电话。

    “姐姐,你可听清楚啦!明儿这个点,我电你,陪你一道去你的新窝点瞅瞅,让你妹妹我也见识见识你那豪华别墅!”

    “好咧!”知道她俩指定开着免提,我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乐乐那个小丫头,懂什么,分分钟摆平她。

    乐乐这人我最了解了,我保证,一个冰淇淋都能诱惑她投敌变节,弃暗投明!

    第二天下午,乐乐早早就在我们公司门口守株待兔了。没想到这小丫头是本事渐长了,还晓得围追堵截,蹲守窝点了。

    上车后,我带她先下个馆子,让她美美地饱餐了一顿,而且特意点了一瓶拉菲庄国2009的红酒。

    乐乐瞪着好奇的大眼睛问我:“姐,你开车还喝酒呀?”

    “不是,红酒通筋活血,美容养颜,你为了姐姐的家事劳心劳力,实在是辛苦了。瞧瞧,这小脸冻的青紫青紫的,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是特意搞劳你的!来,喝杯酒,驱驱寒气!”

    我挑了挑眉毛,小样儿,半瓶酒就能摆平你!

    酒足饭饱后,小丫头一边擦着啃了大骨头的油爪子,一边醉眼迷离地说:“劳您老人家破费,你的母亲大人咱姨妈早防着你这一招了,不好使!她让我在你那窝里,发个视频过去。这一回,我可真是没招了!帮不上你了!”

    “我的亲妹妹,你说什么呢!咱姐俩谁跟谁呀,姐姐不过是念着咱们姐妹情深,请咱老妹儿吃顿好的,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能让妹妹你的侦探工作为难呢?我是那种人么?”

    我搂着乐乐的肩膀往饭店外走,不停地给她灌迷魂汤。

    “姐姐,你太是那种人了!要我把你从小到大坑我的冤案苦情再哭诉一遍吗?”乐乐扁扁嘴说。

    “打住,耳朵早起茧子了!”

    真是的,干嘛抄人老底呀,打人还不打脸呢!不就是剪了我妈的真丝围巾缝沙包赖到你头上……等等,诸如此类多不胜数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么至于吗?

    “姐呀,妹妹我读书少,你别蒙我!”

    “好了,上车了!”我把她塞进了车后座。

    到了我住的小区,小丫头早已睡得迷迷糊糊的。

    我喊她下车,她睁开眼看了一眼幽暗的夜色:“成!还真有点富人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