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谜底揭晓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3196字

    赵正阳说:“我不知道雪米对你说了些什么,但是有一点,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事到如今,你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你的心从来没有背叛过我!难道男人身体的出轨就不算背叛了吗?”

    我看见他用手轻轻压了压太阳穴,这是他隐忍怒气,极力压抑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他说:“你知道,米雪这个人经常会有很多人追求,这些人良莠不齐,有的甚至会死缠烂打地纠结她。她有时会拉我出来当挡箭牌!”

    正阳说得很谨慎,甚至有点儿艰难。

    对我解释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似乎令他觉很难堪。

    可是,很快我就知道是我理解错了。他下面说的故事让我明白了。在一个女人面前暴露另外一个女人的隐私或者说不检点的私生活,这样的事情违背了他做人的原则。

    他接着说:“做为同一个单位的同事,这种事情举手之劳,所以我帮肋她解决过几次燃眉之急!”

    我就说嘛,米雪对赵正阳那样的死缠烂打,必是有他的默许纵容,甚至是推波助澜的,却原来是个老调牙的英雄救美的故事。

    也难怪美人会主动上门自荐枕席投怀送报,最后你必定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再来个什么极巧的机缘,便云里雾里、瞒天过海地暗渡了陈仓,共赴了云雨。

    以赵正阳的风格,事后必是心怀对家庭的愧疚,也会处处放纵对方。

    而那极有心机的女子知道正面突破不了传统而保守的男人婚姻的堡垒,于是便采用了迂回曲折的战术,传统的百发百种的招术:暗结了珠胎,用孩子做武器达到自己的目的。

    套路!全是套路!

    满满的套路,每天上演,却总是常演不衰,常胜不败!

    正阳沉默了好久,继续着他的独角戏:“我不知道她怀孕的事,也不清楚她腹中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那个孩子绝对不是我的!”

    他说的那样肯定,我竟然有几分相信了。

    毕竟米雪外面烂桃花满天飞,谁知道什么时候和谁有了,却阴差阳错被赵正阳顶缸了。

    我冷冷地说:“没关系的,这种弄不清是不是自己的孩子的事情现如今已经很容易了!等孩子出生后,你们做个DNA的比对,百分百准确!你们老赵家就你一个独子,一脉单传,这种事可不能含糊了!”

    我知道我说话的语气很伤人,但我还是这么说了。

    “苏小雅,你还真是淡定到冷血呀!我告诉你,我没有什么孩子!我从来就没有碰过米雪一个手指头!”

    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这怎么可能?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拿这种事给他泼脏水!

    我迷惑地看着赵正阳,一脸地不可置信。

    他说:“我们去欧州旅游时,米雪生病了,那时医生确诊米雪有孕的事情。事关女人的清白,所以我没有告诉你,也没跟任何人讲!”

    这一点我倒是相信的,赴正阳绝对不是一个多嘴八卦的人!

    因此,他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我说嘛,在我们旅游结束回来时,一向爱挑起争端、不甘寂寞的米雪怎么蔫蔫的不怎么开口了,也不挑衅了呢!

    正阳给我的杯子里添上热茶,接着说:“她想把孩子打掉,这种事,在国内对于未婚有孕的人也许很平常,可是在外国,却是不允许的!”

    等回国以后,她去医院,胎儿已经大了。医生说她以前曾堕过胎,如果这次再打掉,不仅有生命危险,而且这辈子也许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于是,他找到了赵正阳,因为他是唯一知道她隐私的人。

    正阳答应帮她的忙,在孩子出生后,我们领养。因为,我不育,我们不可能再有孩子。

    聪明的米雪猜到了这种可能,于是,专门挑了正阳出远门的时候,上门来试探我。

    不育是我心里的隐痛,他怕我知道他想要个孩子的事情会难过,更怕我知道是米雪的孩子会坚决不领养,正在为难之际,还没有想好怎么样委婉地跟我说,公司便派他出差了。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跟我说这件事情,米雪倒是打算好了。与其让我和正阳领养,不如由她和正阳来亲自抚养!不知道该说她的爱情自私而疯狂呢,还是说母爱使她变得盲目而疯狂!

    正阳,虽然事情你解释请楚了,可是,我却回不去了!

    我的狭小的蜗居里,有一个人正在等着我!

    他是世人眼中的偶像,被层层的光环和花环包围,可是,却甘心情愿地和我共同守着我们小小的窝,褪去他的光环,安守一隅,为我洗手做羹汤。慰我心伤,解我烦忧。

    这样的人,我怎能辜负!又怎么忍心离开!

    正阳的解释不能让我轻松,反倒更添沉重。

    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愿不能也不敢让他知道,叶浩如今和我住在一起的事。

    如今,我是一个罪人了!

    他卸下了他自己道德的十字架,却套在了我的脖子上!墨悲丝染,诗赞羔羊。人,谁不爱惜自己的清清白白的名誉,如今我己沦为一个不道德的女人。一切并非我本意,一切不是我愿意,可是,我,也是不得已。

    我蜷缩在自己的小窝里,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

    我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炸得我脑子“嗡嗡”做响的消息。

    可是,命运似乎总是不由我自己做主,我不知道它对我的一再捉弄何时才会给束。

    就在我被自己的苦恼困扰的时候,正阳的母亲生病住院了。

    婆婆自从上次住院后,身体并没有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回到乡下以后,乡下清新的空气和悠闲的时光,使她的身体一度恢复得很好。

    可是,人毕竟年纪大了,身体的扺抗力也下降了。平时还好,在寒冷的冬天,怕冷的老人日子尤其难过,再加上农村的很多地方在冬季有很多的方便。

    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几个老太太,她们经常在一起聊天,相互陪伴渡过了老人家许多寂寞的时光。在一年中最冷的那几天,她们相继生病,或者突然的离开了人世。

    婆婆很伤心,大有同病相怜、忧凄相关之意,时常长吁短叹,不久就生病了。公公带她在附近小镇看了几次,病情非但没有缓解,反倒更加沉重了。于是,他赶紧打电话给正阳。

    很快,正阳将婆婆送进了市里的医院。

    因为我不在家,正阳又是公司的大忙人,临近年底公司里面忙得不可开交,公公一个人照顾不了。因为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照顾,正阳的姨妈便让自已的女儿张婷来帮忙照顾。

    做为正阳的妻子,我有责任和义务伺候在病床前。何况,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能扔下家中的老人不管的人。

    即使最终会和正阳走向陌路,喊了她这么多年的妈,心里早已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世界上哪里会有人不管自己的父母的呢!

    我放下自己的小心思和手头的工作,急匆匆赶到医院。

    婆婆紧紧闭着眼晴,脸色蜡黄地躺在床上,手上插着针管。病房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却静悄悄地没有人,张婷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坐在病床前的凳子上,看着这个孤单寂寞的老人,不敢相信她就是不久前看到的那个红光满面的人。

    我想起上次和正阳去看她时,她还在院子里种的向日葵旁边剥玉米,说是邻居刚收的送给她的,让她煮老玉米吃,她特意留着等正阳回来煮给他吃。她说,人要多吃一些刚从地里收的东西,精气神儿才会旺。

    那时,秋天金黄的太阳洒满整个小小的农家院落,阳光甚至抚平了她脸上的皱纹,她气色红润,精神焕发。

    难道那仅仅是回光反照吗?

    我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婷端着饭盒进来了,她怯生生地和我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坐在一旁不说话了。

    我问了她一些日常起居的问题,又交代了她几句好好照看老人之类的话,站起身准备走了。

    她将我送到门口,嗫嗫嚅嚅地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我猜测她大约是因为上一次的多嘴害得婆婆大病至此,想说什么道歉悔恨的话。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也没有心思听,于是,就走掉了。

    叶浩还没有回来,不过却每天都会打电话和我聊一会儿,说说他当天的工作和见到的人,遇到的事情。

    有一天他说他们摄制组里来了一个大腕,那人是他的偶像,要跟他搭戏,他兴奋地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地问他,是不是个很漂亮的女明星啊。

    他说是个男的,他告诉了我那个男明星的名字,我奇怪地说:“你自己就是个明星啊,怎么还崇拜别人呢?!何况那个人如今还没有你知名度高!”

    他愣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亲爱的,这你就不懂了吧?所谓的知名度高只是因为运气好,碰巧遇上了一个好的剧本适合的角色,好的导演才成就了一个人,并不能由此证明那个人就是最好的!在这个圈子里,有太多的人比我好比我优秀得太多了,只是他们的运气没有我好罢了,或者说是他们的好运气还没有到来!”

    他说的话很正能量,我听得有些痴了。突然觉得,叶浩真的长大了成熟了,心头不自觉地滑过一丝失落,从此以后,他会不会渐渐不再爱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