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引狼入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3012字

    我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打趣他道:“那,照你这么说,一个演员同时遇到好剧本、好导演和适合自己的角色的机率有多大呢?”

    他想了想说:“和买彩票中头等奖的机率差不多吧!”

    “那你还真是傻人有傻福,一下子就中了头等奖了啊!”

    “是啊,而你,就是我的奖品啊!”

    虽然早就过了听完甜言蜜语立刻雀跃起来的年龄,但是听他这么说,还是觉得心里暖暖,连心情都变得明媚起来。

    我们刚刚住到这里的时候,我只是告诉了叶浩,我和赵正阳之间出了一些不可挽回的问题。那时候,我并没有详细对他说事情的始末,最初是不愿意提及那些刺心的往事,后来又觉得说不清楚也没必要说。

    所以,对于我的家务事,他也不大知道,也几乎不怎么过问。

    我不敢对他说起赵正阳来找过我的事情,怕他担心我要回去。

    尽答这件事似乎势在必行,我这样的人一向奉行的原则是“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要我向赵正阳说我因为喜欢上别的男人要离开他,要和他离婚。

    这样的话,我说不出来。

    我已经没有立场在外面再游荡,做为一个已婚妇女,我没有理由不住在自己丈夫的家里,晚上不睡在他的床上。

    我依然住在自已的小窝里,只是因为舍不得叶浩留在这里的味道。

    知道自己再没有什么理由这样下去,可我还是犹疑着,不知道是否该告诉赵正阳,即使他和米雪之间是清白的,我也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回了一趟家,正阳不在家,公公住在他们上一次来的时候住过的房间里。

    张婷有时在医院陪床照顾,有时晚上公公在医院陪床,她就住在家里。正阳的姨妈有时候来了,公公就搬一床被子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将他们两老住宿的房间让出来给客人住。

    我和赵正阳的卧室,即使我们都不在家,也没人住。

    公公是个讲究的人,他认为小夫妻的卧房不应该让给别人住,更何况上一次他看见了因为别人住我们的房间而引发的不愉快。

    我将正阳和我用过的床上用品尽数撤换下来,洗干净收起来,换上一套新的。

    我跟公公说:“爸,家里人多的时候,你别再睡客厅沙发上了,那样对身体不好。你住我们的房间吧,我和正阳去外面住。我正好有个朋出国学习去了,他的房子空着,托我帮他照看照看,我们可以住在他那边!”

    公公犹豫片刻,最终答应了下来。

    对老人有了个合理的解释以后,我便可以有时住在家里,有时呆在自己在小窝里。

    反正赵正阳知道我是为什么搬出去住的,也不用跟他解释。就让他认为是我气还没消或者偷懒不想熬夜轮流陪护病人,不肯搬回前去住好了。

    叶浩年底的工作很繁忙,他有时会忙里偷闲回来看我,相聚的时光短暂而欢愉,紧张又刺激。

    赵正阳几次催我搬回去住,我借口说家里人多住不下,等这阵子忙乱过了,公公婆婆和张婷他们都搬走了,我再回去。

    见我说的处处在理,一副完全替家里着想的架势,赵正阳也不再坚持。

    他只是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这样也好,那我也去你那里躲个清静,咱们再重温一下二人世界?”

    我不知他是否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或者是知道了些什么,也半开玩笑地说:“好啊,只是这里是我借的别人的房子,怕人家会突然回来不太方便。你知道的,当时借住的时候我可是一个人,也是这么给人家说的。”

    他呵呵一笑:“逗你呢,你还当真啊。”

    生怕赵正阳会找来我的小窝,会碰见叶浩。

    我们一起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便向他提议我们何不再置一处地方,我们自己住,无论买也好租也行,省得家里那么拥挤。

    “我们公司那边的房子,目前还没有修建好,等修好了我们就可以搬过去住了。现在的这处房子将来就可以给爸和妈留着,等在老家住腻了的时候,可以过来住的!”

    赵正阳轻笑一下说:“好啊。”

    我发现这个男人的笑依旧是那么的和煦、温馨,又充满了宠溺。

    令人心动,却会给我带来灾难。

    上一次婆婆住院一事,回为张婷而起,虽然最后公公息事宁人地说是因为婆婆耳根子软,误听信人言。可是,张婷现在天天都住在家里,即便上一次浑水摸鱼地糊弄了过去。

    可是,以赵正阳的高智商,又怎么不会三言两语、旁敲侧击地查探到事实的原委呢。

    联想到张婷那天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几乎能推测到她一定知道了些什么。

    我打电话给叶浩说,快过年了,正阳的母亲又病了,我可能要搬回去住了。

    电话里,他伤心而失望地说:“小雅,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我以为你会等我,你知道吗?我一直在为了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而努力,目前,我才刚刚起步,不敢对你有你任何的承诺和表示,我以为你明白我的!”

    电话这头,我正坐在沙发上,既无奈又伤感。

    做为刚起步的偶像艺人,即使是叶浩和叶琳的关系,也作为高级机密被深深隐藏,他所说的“明白”大约就是他永远不能对外界公开承认我,不能给我一个明正言顺的身份这层意思。他以为我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选择回到赵正阳的身旁。

    我还在一面纠结,一面拖延,命运却又一次利用它的魔法之手,代我做出了选择。

    那天下午下班以后,我照例去医院看望婆婆。我一般隔两天就到医院去一次,她有时候醒着,有时候睡着了,我坐一会看看她和张婷需要什么,隔天好带过去。

    那天我去的时候,看见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似乎很好,可是,看我的神情却有些颇不自在。我以为是自己背着家人住在外面的事情被她老人家知道了,也没有多想。

    看看张婷那张单纯如晴雨表的脸,她却低着头使劲地搓洗着毛中和抹布,一直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

    我心里惦记着自己的事,无事可干,坐了一阵子就走了。

    第二天中午,叶琳到我办公室里来找我,给我送来一箱新鲜的芦柑,说是去果园办事的时候,看着新鲜就多买了几箱送人,

    叶琳现在也磨炼的睿智干练了,不再像以前在我面前一副跟屁虫的样子了。

    她幽默地做出一副小家子气的说模样说:“权当做提前拜年啊,春节礼可就免了!”

    这么快就到年底了吗?我望窗外干枯的树木,颓然轻笑。

    这一年匆匆而过,发生了多少事情啊。我觉得对我来说,最值得庆幸的是,叶浩自始至终都陪在我的身边。

    我想着婆婆喜欢吃新鲜的东西,就拿个袋子分了一半,送到医院里去。

    我到病房的时候发现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米雪!

    自从上次她主动出击,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害得我住医院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在我面前露面了。原本我还以为她另攀高枝,寻到了她腹中孩子正牌的亲爹,早已经放弃赵正阳这棵歪脖子的大树了呢!

    怎么今天却到这里来?这又是要上演哪一出呀?

    这一回,她学乖了,知道老太太不喜欢衣着暴露、风骚妖娆的她晓得换上宽松的休闲服了。

    也对哦,不是说怀孕了吗?可不是要穿宽松的休闲服的,不然怎么舍得脱掉从不离脚的高跟鞋,换上了一双平底老北京布鞋。看来,她对自己的孩子还是蛮珍惜的!

    女人做了母亲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

    我有些羡慕,又有些妒忌地盯着她的腰身看了看,宽大的休闲式草绿色毛衣,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虽然这妖精本来就生得体格娇小,腰肢纤细的,不过看样子怀孕大约四、五个月了吧?!

    不过,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

    我记得婆婆可是很讨厌她的,怎么此时她俩看起来这么怪异呢?

    她们看着我的表情虽然怪,可她们俩似乎彼此对视的时候,看起来倒是一团和气的。

    婆婆甚至还很亲昵地拉住米雪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现在看见米雪的时候已经不再愤怒和刺痛了,也许是因为知道了她那么多不堪和不齿的事,只觉得她可怜可悲。

    也许是因为每一次她说给我听、秀给我看的她和赵正阳的所谓的恩爱,其实只不过是一场她自己杜撰的表演,仅仅欺骗了我这唯一的傻瓜观众。

    也许是因为我对于赵正阳的爱已逐渐褪去,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心里藏着一个人,已经可以完全忽略她和赵正阳之间的互动,甚至,潜意识里我希望她能帮我绊住赵正阳。

    总之,我友好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她受了惊吓似地慌忙站起来,还微微点头示意。过了一会儿,她便借口说自己有事,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