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智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2825字

    这是画风突变啊,弄得我有些莫各其秒。

    我愕然地看着她小媳妇见了公婆似的,很有礼貌地跟众人打过招呼,走了出去。再看看婆婆,居然是满目慈爱地、目送着她离开的方向。我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婆婆见我望她,清咳一声,假意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水。

    可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眉梢眼角是掩饰不住的高兴和笑意呢?!

    再转头望望张婷,她早已低下头收拾了一地的垃圾,拿起拖布,带上门出去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坐了一会儿出离开了。

    可是,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么?山人自有妙计。

    第二天,公公中午在医院陪婆婆,我买了一支乌骨鸡,打电话给张婷,吩咐她回家炖鸡汤。

    我抽个空就开车回家了,张婷看见我突然回来,家里又只有我跟她两个人,明显地感觉到她有些很不自在。

    我一直觉得这小丫头片子是人小鬼大,总是回避跟我单独相处的时候。

    我将她叫到跟前,也不跟她拐弯抹角地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婷婷啊,昨天去医院看你姨妈的那个女的,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张婷一直是按照她们老家的习惯是将自己的姨妈喊做姨娘,觉得又是又是娘的,更加亲近的意思,我也顺着她的叫法问她。

    “嫂嫂,你不晓得她叫什么吗?”

    “我是问你知道不知道,你怎么倒还问起我来了?”

    “我不晓得!”

    这一回,她倒是显得守口如瓶了,有长进,有前途。可是,她也不看看跟你打交道的是不是个善茬儿。

    我说:“婷婷啊,我知道我婆婆是你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和依靠。可是,你看,你姨娘一年添一岁,人也渐渐的老了。你跟你正阳哥哥是亲亲的兄妹,对吧?以后,你要依靠的人,是不是你正阳哥哥呢?

    小丫头不住地点头说:“这个,我晓得,我晓得!”

    我又继续循循善诱地说:“可是,你看,在我们这个家,我跟你正阳哥哥哪个说话比较管用呢?”

    “那当然是嫂嫂你了!”

    嗯,能看得出只一点,说明这小丫头还是能够认清形势的,是个可造之材,孺子可教。

    可是,她似乎还是有顾虑,没有投诚的意思,看来还得加点剂量啊。

    我接着又说:“婷婷啊,你看,你呢,人长得又这么水灵,你说,将来要是在这个城市给你寻个好婆家,是不是嫂嫂比较靠得住啊?”

    “话是这么说噻,可是,嫂嫂哎,这一会儿,只怕你要歇菜喽!”

    她一着急,连家乡话都带出来了。

    嗯?有点情况!我的心一点一点地开始往下沉。

    “这件事嘛,还得从长计较!”我装作洞悉一切,故作高深地说。

    “可是人家都怀孩子了!人家那个米啥子,给姨娘说了,她肚子里头的小娃儿,是正阳哥哥地,求姨娘夫孙子做主!”

    “哈哈哈哈哈!”

    这一回我真是被气乐了!

    这么蹩脚的故事米雪都编的出来,这么老套的手段她也能使,难道赵正阳对你就那么重要?重要到她要如此地不择手段,绕过我和赵正阳去找婆婆。

    我不动声色地让张婷将熬好的鸡汤给婆婆送去,自己舀了一碗喝了,又弄了个保温桶,装了一小桶带到我的小窝里去。

    我虽然厨艺不佳,可是这丝毫也不妨碍我用别人的劳动成果,冒充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去慰劳慰劳叶浩啊。

    他说过了,今天回来!

    我们已经有大约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最近风声颇紧,我俩想要见上一面是愈来愈艰难了。

    不仅仅因为他的各种通告和商演,还有他的个人的因素。似乎每一个当红明星在盛极一时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挖出他们的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当做新闻,大肆传播,博人眼球,叶浩也不例外。

    他跟哪个女明星多拍几张宣传照片,就会传出他们谈恋爱的八卦,然后大家就一窝蜂地去找证据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不仅仅如此,就连他的祖宗八代都恨不得挖出来当做新闻。

    我们这个社会的创造型人才,似乎都汇聚到娱乐圈里去了。

    最近网络上传得最多的有关叶浩的新闻是,他本来是草根出身,家里并没有什么背景,之所以这么快爆红,是因为被某国的一个华裔外籍女富婆包养的缘故!

    有人更是编得有鼻子有眼,说这个女富婆在某国有多处产业,并且已经给这个小鲜肉生下了一个孩子。

    啧,啧,啧,看看,说得多么香艳刺激……

    新闻整的就跟小说似得,我看的津津有味。

    就连叶琳都开始有些沉不住气,拐弯抹角地催问他春节怎么着也要给他们俩人的母亲一个交代了。

    唉,看来我俩是凶多吉少,前景不容乐观啊!

    所以我尽一切可能地,抓紧时间珍惜我们愈来愈走到末路的爱情。

    不过,他好像还没有我这么悲观冷静、洞若观火,还以为我突然间对他这么好、这么关心,是因为他最近换了个新的造型师,给他捯饬地愈来愈玉树临风、粉面丹唇的缘故呢!

    放下我跟叶浩的恩爱缠绵不提,再回来看看最近一直没有也闲着的赵正阳。

    自从我上次实施缓兵之计,跟他提出重新找一处房子的事情之后,他倒是挺上心的。

    赵正阳作为一家国有资产控股的大公司的资方代表人,那行动能力和做事风格,是毋庸置疑的。

    他没用多久的时间,就在离我们家附近租定了一套两居室精装修的房子,拎包入住的那种。

    如果没有一个小插曲的出现,也许我们就会立即搬进去。

    可是,上帝之手减慢了他的步伐。

    就在他通知我收拾东西搬进新家,并且到医院里将自己已经安排好的事情跟公公婆婆讲的时候,婆婆却不乐意了。

    她老人家大为震怒,赶走了我们所有的人。正阳苦苦相劝,最后不得不妥协,答应他妈妈继续维持目前这种安定祥和的局面。

    我还在朋友家住,随便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可是,赵正阳不能跟我去,必须住在家里!

    听到我不需要搬家了,我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等到我们都走了,赵正阳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然是米雪将自己怀了赵正阳儿子的事情跟婆婆说了,一心盼望抱孙子的婆婆,又怎么会委屈自己的大孙子和孙子的妈呢?

    这个,我早已经知道。只是没料到,这件事就连公公都表示了对婆婆的支持。

    看来,俩人对于抱孙子的观念是一致的强烈。

    后来的情况,一部分是赵正阳跟我说的,一部分是我自己洞察秋毫后总结出来的。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从米雪来看望过她几次之后,我看她老人家不仅精神爽,就连病似乎都好得差不多了。

    听见自己的儿子肯听她的话,答应让米雪他们母子先搬到我家养胎,老人家立刻要求出院。

    这一回,是赵正阳苦苦相劝,并且动了一点点歪心思,用上了耍泼皮、撒赖的手段,说如果她老人家一定要不顾自己的身体出院,他也要食言,不允许米雪踏进他家一步!

    后来,经过多次洽谈,双方各让一步,婆婆继续在医院住院,米雪搬进赵家养胎。

    赵正阳跟我说的时候,我忍不住撇撇嘴说:“我还以为她不会信呢,没想到还是耳根子软。”

    正阳怪异地望了我一眼。

    俗话说的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赵正阳将婆婆稳定在医院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他遵照自己的诺言,将米雪她们“母子”接进了我家,我那时还抱着静观其变、变袖手旁观的态度,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啃指甲。

    然后,同一天几乎同一时间,他立即将自己的私人用具和必需品搬到了自己已经准备要搬迁的刚刚租定的房子里。

    对于米雪搬进我家,我当然是有意见的,只是不便于表达而已,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赵正阳不敢再要求我立刻就搬家。

    他太了解我的脾气了,我不冲进去将那个妖精一顿乱棒轰走,不是因为我愿意隐忍和退让,任何一种和懦弱沾边的的个性我都不具备。只是因为米雪现在是个孕妇!无论他怀的是谁的孩子!

    仅仅因为这一个原因,我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啃光了自己修剪的整齐漂亮的十个手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