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新居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2928字

    世界犹如一只将自己关在笼子里的猫,没办法将自己释放。

    而现在的我,也无法解放自己。

    太阳的影子淡淡地挂在地平线上。慷慨地用它的万道霞光,给万物穿上了一件粉红色朦胧缥缈的薄薄纱衣,将这个城市打扮的清新靓丽、干净整洁而又朝气蓬勃。

    清脆的鸟叫声吵醒了我一夜无梦的好眠。我慢慢地睁开眼睛,感觉心情无比舒畅。

    翻身坐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身边已经空无一人,赵正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他们公司最近很忙,他几乎天天都是早出晚归的。

    常常是晚上我都睡着了,他才回来,早上天不亮就走了。我们明明住在一起,却过上了见不到面说不上话的日子。即使我偶尔心血来潮地想要学着别的家庭主妇一般的贤惠,突发奇想地要给他做个爱心早餐什么的,都没有机会。

    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然后起床、烧水,给自己冲一杯香浓的咖啡。

    我们的新住所在迪奥·红柳路,听这个土洋结合的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组合型的资本市场投资开发的中西合璧的街区。这里的确有很多中西风格结合的建筑,有雕梁画柱、苏州园林式样的庭院,也有意大利风格的雕塑、音乐广场和尖顶的阁楼。

    裸体的大卫面目忧伤地站在中式仿古园林的假山环绕之中,茫然的神情似乎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站在这样一个陌生奇怪的地方。在他旁边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子,以一个古怪别扭的姿势费劲地蹲坐在广场中央粗糙的基座上沉思着,沉思着……

    住所附近的街区有一个大大的喷泉广场,广场的地底下是一个大型的停车场。四面都有开口通道,方便住户存取车辆。

    开车穿过广场西边的林荫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上班的地方。

    我一般有事才会开车去上班,平时就穿着平底鞋,走路去上班。

    路的两旁是林立的各种写字楼,清灰古朴的颜色显得干净整洁,巍峨肃穆。绿地和参天的树木很多,间杂在林立的高楼之间,空气中似乎都迷漫着树木的清香。

    树木可以四季常青,花却不能常开不败,这也是我选择在这个地方安居的原因之一。

    距离上次在医院激烈的争吵已经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了。

    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米雪。她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而新晋的新闻头条达人,叶浩,也在这个新区的一幢高层公寓里买下了一个单位。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地址,包括叶琳。

    开门的密码是我们俩生日的组合,他的年份我的出生日期和月份,解锁的指纹有只我的和他的。叶浩说,这叫“无障碍绿色通道。”

    这个高档小区的安保措施和门禁系统采用的是当今国内最先进的。我们现在见面的时候只要穿过地下停车场,走路十分钟,就可以从我家走到他家。

    婆婆在知道自己被骗以后,心情非常沮丧。希望愈大,失望就愈大,老人的心是固执的,一般很不容易改变。米雪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孩子的缘故,得到了他老人家真心的喜爱,可是,她却再没有机会享受这样的福气。

    她觉得对不住我,搬到乡下去以后,很久都没有到我们家来过。

    即便是生病的时候,也是住在医院里面,出院以后就直接让赵正阳把送她回家。

    我们搬家、买了新房子。他老人家都不曾来过。只是让公公将他们毕生的积蓄给我们送来了。和积蓄一起送来的,还有那个所谓的“传家之宝”,一对镯子。

    当我想要的时候,他在别人的手里,当我不需要了,他却又转到了我的手上。

    世界总是这样捉弄人,从来不肯痛痛快快地将我想要的东西给我。

    我将他们锁进书房的保险柜里,再也没有看过一眼。

    叶浩从世界各地给我带回来许多珠玉首饰,偶尔,我会挑一款他很喜欢的戴给他看,其余的都放在他的房间里。爱情如果掺入了金钱关系,就失去了原味,就如同性、爱如果失去了爱情,就还原了他原本的不洁和污秽。

    像过山车一样失控的房产市场,发疯一样的一路狂飙,给我们带来了机遇。

    我们将原来住的房子和手上拥有的另外两套房产的权益在价格飙升到最高值的时候抛售掉了,那时候我们开始称呼这个叫做炒楼花。

    宽裕的资金使得我们能够在给自己安置新居的时候,小小的奢侈了一把,新买的房子在环境极其不错的富人区,这里的很多人不是明星就是巨富,还有一些欧洲人、和犹太人。

    叶浩每次回来,我都像是过节一样心情雀跃。如今,我们似乎已经成了彼此生活的一部分。

    很多明星都是单身,除非是为了炒作才会有一个“绯闻女友”或是正经八百的女朋友。叶浩也一样。公司为了保持关注度,要求他的个人问题保持神秘。于是,他也身不由己地成为了“单身”的一员。这对于我来说,是极好的!

    我所需要的,正是这种神秘。

    公司配置对他私生活的保密措施,我成了第一受益人。

    当然,叶琳也成了受益人,只不过她和我的感受不同。她是多么盼望能够在世人的面前公开他们的关系啊!

    我清楚地知道那区区的“封口费”远远不能够填满她所有的野心和虚荣心!

    可是,叶浩,既没有跟她确定关系,也没有跟她断绝关系,因为他需要她这个幌子,瞒天过海,在必要的时候,作为自己的掩护。

    叶浩参演过的一部电影里面有一个暗号,影片中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于是男主每晚睡觉前,都会将自己房间的灯关三下,开三下,意思就是“我爱你”。

    他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所以,只要他一回来,就会将房子里面的灯光,开三下关三下

    他说那个意思是“我爱你”!

    后来,我渐渐地养成了这个习惯,每一次只要我在家,就会站到我家的大阳台上,看着他的窗口。

    他知道我这个小小的习惯之后,就请灯光师傅将家里的灯设置成智能控制的,无论他在哪里,每天晚上,灯光都会闪三下,他说那是代表无论他在哪里,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对我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我们的生活依然很平静,如同一泓清水一样,让我如沐春风,沉醉其中不愿意去想未来,只愿就此一直永远地延续下去。

    赵正阳一直很平静,看不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无论米雪走了还是阴魂不散地围绕在我们的周围,无论米雪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或者不是他的,我都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那姿态就像是一个入定的高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愈来愈看不透他的心思,虽然他待我一如既往的好,甚至比以前更好。

    我们每个星期一次,在固定的时间里尽尽彼此夫妻间的责任和义务。

    公式化、没有激情,也没有例外,平淡如水,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

    如果我的生命中没有叶浩,这种窒息般的生活就不会是一泓清泉而是一潭死水,我不知道,我还能忍受多久。

    叶浩,就像是我生命里的氧气和阳光!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疯狂地纠缠在一起,客厅里,卧室的大床上,浴室的澡盆里都留下了我们欢爱的痕迹。

    每次,他都细细吻遍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我喜欢他喘着粗气叫我宝贝,喜欢他在情难自禁的时候飙脏话,喜欢他狠狠撞击着我时眼底醉人的猩红。

    我们对彼此的身体越来越熟悉,每次见面就是疯狂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他的青涩早已褪去,慢慢学会了挑逗,学会了把我摆成各种各样的羞耻的姿势,然后邪笑着闯进我饥渴的身体。

    一个晴朗的午后,我款款从浴室里出来,在他面前慢慢解开浴袍,我今天特意穿了黑色的蕾丝内衣,象牙白的身体若隐若现。叶浩愣愣地盯着我,眼底闪过一丝光亮。

    虽然我不再年轻,但是皮肤一直在保养,身材也还算不错。此时的我就像一个等待被拆开的礼物,紧张而兴奋。

    他把我一把拉过去,让我坐在他的腿上,一边深情凝望着我,一边上下其手,粗鲁地扯开了我的内衣。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和叶浩立刻从迷醉中清醒了过来。

    我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我和叶浩被赵正阳或者叶琳捉奸在床的画面,瞳孔也不自觉地缩了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