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我的投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3175字

    我把衣服稍稍整理一下,赶紧从叶浩的腿上站起来。叶浩指了指不远处的大衣柜,我刚走了几步脱鞋就掉了,干脆捡起拖鞋拿在手里。我钻到柜子里的时候,叶浩也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

    两分钟以后,我隐隐听到了说话声,紧接着,脚步声由远及近。

    “宝贝,是有人敲错门了,没事了,出来吧!”叶浩打开柜门,笑眯眯地说。

    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一只脚刚刚踩到地面,叶浩就伸手把我抱起来,大步朝大床走去。

    “安静了,咱们继续!”叶浩坏笑着扑过来,吻住了我的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米雪。现在我和自己的情人亲热,她和赵正阳呢?

    他们还有联系吗?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呢?

    很快,我便得知,赵正阳的新助理也是一个美人,不过比不上米雪那么性感妖娆。她更内敛低调,也更加难以捉摸,就像如今的赵正阳一样。

    赵正阳他们公司周年庆典的时候我去过,看见那个女人穿一件浅灰色的晚礼服,低调华丽又不张扬,而且彬彬有礼。据说她是从海外归来的留学生。有一个很洋派的名字叫做Selina。

    我曾经将张婷送去朋友的美容院学习,小姑娘很机灵,又懂得察言观色,因此深得我朋友的喜欢,我那个朋友的美容会所叫艾琳美容会所。我曾经笑问她爱上的是哪个琳啊?

    她嬉笑着回答我说:“张爱玲啊!”

    朋友的名字叫做司楠,她的丈夫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叫做什么张善奎,黑黑粗粗的汉子,跟小巧玲珑的水乡女子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别扭,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人的一生中会认识很多的人,结交一些朋友,有些人我们不知怎么就认识了,然后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或是共同的爱好,共同走过一段路,不知不觉就成了朋友。

    有些人是我们从小就认识的,即便是没有任何的的共同语言,也能够做很久的朋友。

    我和司楠是前一种方式,对于她的过去我并不了解,聊天也仅仅停留于各自的表面现状,并不曾问过太多个人隐私。

    我也只是人言谈举止之间察觉到他们俩并不幸福,只不过是在凑合着过日子而已。

    大家的年纪都不小了,谁没有自己的秘密,没有自己的沧桑呢?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她似乎刚刚到这个城市来,开着一间小小的工作室,秀秀气气的一个店面,设在我们公司办公楼的拐角处。

    中午休息的时间我会到她那里去休息放松一下,做个面部护理。洗面,按摩一下,松松筋骨,缓解一下自己疲劳,以便在接下来漫长的午后,更加精神焕发的被老板压着我的智慧和精力。

    她的工作室干净整洁,带给了我很多的愉快的感受。在没有叶浩而赵正阳瞒着和我米雪混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小屋是我逃避、麻醉自己心灵的港湾。

    她灵巧的手指,按压着我的头顶的神经末梢,抚平我眼角细细的鱼尾纹。躺在那张小小的美容床上,时常让我感觉到一觉醒来,自己必定就会变成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她收费合理,用的化妆品健康生态,得益于她的保养,我的皮肤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自己二十五岁时候鼎盛的容颜。

    她的生意愈来愈好,做的大了,就开设成了高级美容休闲会所。良好的口碑给她带来了丰富的客源,甚至有一些男女明星也来找她。

    我感觉她做起这一行得心应手,似乎并不是中途入行的,就像是一开始就是做高级美容会所服务贵宾的。她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让人琢磨不透。我只是觉得,高级美容这一职业,就好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职业一般地适合她。

    她在业内的声誉很好,慢慢就开起了连锁店。张婷在她那里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因为学得比较快,很快到另外一个分店去当店长。

    隔了一段时间再看见她,明显感觉到她的整个气质都和以前有所不同了。

    她很兴奋地说:“小雅姐姐,你看,开美容会多可赚钱了。你知道我们老板,就我那个小小的分店,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吗?”

    我摇摇头,这种涉及到别人经济利益的事情我怎么好问司楠呢?

    那个小精灵鬼悄悄说:”我管着的那个分店,一天的收入,能抵得上你一年的收入。”

    虽然已经作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我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哎,我要是有钱的话,一定要自己开一家分店!对了我们老板现在正在找加盟商呢,小雅姐,你有没有有钱的朋友想开连锁加盟店的啊?给我介绍几个啊?”张婷说。

    我想了想就问她开个这样的连锁加盟店大约需要多少钱,张婷想了想,跟我说了一个大概的数额。因为才刚刚开始找加盟商,所以费用定得不是很高。对我来说,这笔闲钱还算是拿的出来的。

    我有些心动,就抽时间仔细地问了问司楠加盟的方法、费用和管理等问题。

    既然条件这么优越,为什么自己不开一家呢?

    只不过我要上班,没有时间打理,可是,张婷不就是个现成的店长人选吗?这样子的挖墙脚有些不地道,可是转念一想,司楠手底下人才济济,大约也不少张婷一个人吧。

    打定了主意,我回家问赵正阳的意见,他对我的事情一向不怎么过问,给我充分的自由,只是说,要是钱不够了跟他说,他会想办法的。有了他的话,我就吃了定心丸了。

    我给张婷打电话约她下班后见面详谈,我不确定她愿意不愿意。所以只是说了我的大概想法,没想到我一提出来,她就同意了,她说她早想自己开店当老板了。

    因为她手头没有什么钱,我就给了她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按月分红,投资算我的。

    因为知道开一个这样的店只要用心经营就一定能挣点钱,张婷听了以后很开心。

    我选好了地方,采纳了司楠的建议,刚开始起步消费者的门槛不能定得太高,否则不容易打开场面。

    有司楠全程专业的技术指导和张婷的尽职尽责,开店的事情,我并没有操多少的心,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开业庆典我本来不想做的很隆重,可是,司楠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庆典,也是一个宣传,开业庆典做的好了,局面马上就能打开。

    开店当然是为了赚钱,前期是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的司楠全力扶持帮我跑路,接下来如何做好生意就要看我自己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我印刷了很多的宣传册,我按照司楠教给我们的方法上街做宣传,免费发放试用品。

    张婷守着店面所以不能跟我出去,司楠安排了一个她店里的老员工帮我,我还招来几个打暑期工的大学生帮忙。

    我们在人潮拥挤的商业街支起了一个小小的宣传摊位。女大学生们青春靓丽,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做免费的体验和了解。天气炎热,我打算从上午九点做到十一点,中午休息,下午五点以后再做一场,连续做三天就结束。

    来做体验的人很多,我们有点儿应接不暇。晚上九点多,我累得腰酸腿困的,坐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台子后面,揉着酸胀的小腿出神。

    台子搭建得比较高,从我这个我角度看不到外面的人。

    很快,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她正在询问一个接待她的大学生。

    多么熟悉的声音,米雪?

    虽然很久没有见到了,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再见到故人的喜悦。

    我静静地坐着继续揉着小腿,她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手底下的人按照宣传惯例,给她留下我们的样品和宣传资料。

    等到她走远了,我才从台子后面走了出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度认为她已经回到自己的故乡了,没想到她竟然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看来她是深谙此道!

    远远望去,只看见一抹印花连衣裙的背影,她的身材依旧窈窕,婀娜多姿,不知道她的孩子最后怎样么了?还有赵正阳,知不知道她在这里?

    我几乎立刻本能地肯定:赵正阳一定知道她在这里!或者说,她之所以留在距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一定是为了赵正阳的缘故。她这是从明转暗,明的斗不赢我就转入地下了吗?

    赵正阳也许一直在骗我,一瞬间,我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

    可是,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和立场去询问赵正阳。

    如果他真的知道,既然瞒着我这么久,自然是不打算让我知道,我如果贸贸然地问他,岂不是打草惊蛇吗?假如他不知道,那我岂不是没事找事了吗?

    我打算保持沉默,放长线钓大鱼。

    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直留心着,却再也没有再看见她出现在这附近。

    后来,店里的事情一忙,我也就渐渐地将这件事情淡忘了。

    美容店很快走上正轨,有司楠和张婷的配合,我几乎就成了一个甩手掌柜。于是,我将自己工作的重心放到了公司。很快,我接了公司的一个开发案子,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

    我的新助理,杨紫宸,带了这么久,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和我也已经能够配合默契了。

    但是我始终记着叶琳的教训,工作伙伴并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