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台风中的浪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4本章字数:3008字

    正值炎热的夏季,南方的城市更是像着了火一般。

    炎热的空气从头包围到脚,刚刚换上的衣服,出一趟门回来就被汗水打湿了。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这个开发案子没有人肯接了。

    我这一趟的任务是接收一个烂尾的楼盘。这里面的风险很大,我自然是不用现场决定或着拍板的,只是负责了解和搜集这个楼盘的开发手续和价值评估。后期,老板会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亲自出马决策是否会接盘。

    那个烂尾楼要转手的原因资金链条断裂,无法维持。

    我和杨紫宸在这里摸底了半个月,资料收集完毕,各方面的利益纠葛也大致弄清楚了。于是,我们准备找个地方好好玩两天,修整一下再回去。

    这里实在是太热了,我是一天都不想在呆了。

    我和紫宸商量去哪里玩,她吞吞吐吐地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样子。

    我最不喜欢她这一副磨磨唧唧的样子,总是要我猜她的想法,这个缺陷大概就是她做了几年的助理,到现在还是没能晋升的原因吧。

    我不会像以往那样主动问她,我静静地坐等,其实心里明镜似的。

    我虽然不是火眼金晶,但是,多年职场经验练就的为人处世,跟在自己身边办事的人的心思还是大致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她不就是想利用工作的便利,顺便去趟泰国看看她的男朋友吗?听说她的男朋友和别人合伙在那边淘金。

    公司虽然没有明确要求,但是,对于员工出差和出国游有着明确的规定和限制。

    没错,假如我要求出差去那里考察市场,最多给公司打个报告,公司监审部审批通过就可以了,可是,作为助理,她却没有那样的权限。

    她看见我不回答,嗫嗫嚅嚅了半天,终于没有敢提出那个明显不合理的要求。

    她只是说:“一切听你的安排!”

    我说:“明天再说吧,今天跑了一天很累了,先休息一下!”

    她失望地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如果是个人的事,我可以最大限度的帮她,但是涉及到违犯公司规定的事情,我是绝对不能答应的。这也是公司里面的年青员工说我老气很秋,不懂圆滑的原因。

    而我自己,正是凭借着这一点坚持原则的刚性,才从一个小小的文员做到了今天一方大员级别的。

    人只有自己的身子站得正,才会屹立不倒。这是我半生职场生涯的经验,也就是俗语说的,打铁要靠自身硬!

    我一边冲凉,一边开着房间里面的液晶电视,这是我的习惯。只要是我一个人在家,无论看电视或者不看,我都会把电视打开,停留在新闻频道,房间里有个声音会让我有一种安全感。

    天气预报说近期有台风会在沿海城市登录,让大家注意防范,该回家的回家,该回港的回港,该放假的放假。

    我一直生活在内陆城市,台风,只是在电视上面见过!没有身临其境过,并不知道它的伤害性有多大,因此也就没有在意。

    洗完澡,我躺在被窝了,屋里的中央空调吹来徐徐的凉风。

    我拿出手机,先给爸爸妈妈报个个平安。

    这也是我的习惯之一,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我走得有多远,每天都会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即使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听听他们的声音,说说彼此所在城市当天的天气,也是极好的!

    爸爸妈妈果然在说天气,听说台风要来了,一再地叮嘱我要小心,千万不要坐飞机!

    我都被逗笑了!

    爸爸妈妈一辈子也是生活在内陆城市,没有亲自经历过台风,叮嘱我的大都是听见别人说的或是电视新闻上看到的。

    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懒洋洋地说:“我的亲妈呀,我倒是想坐,人家飞机也得飞呀!”

    听我这么说,我妈也噗嗤一声笑了。

    “我就那么一说,让你注意安全,台风来的时候,你可不能往外面跑啊,当心吹跑喽!”

    “放心吧你呐!你女儿我如今的吨位足足的,足以压得住十二级的台风!”

    说实话,也许是真的年纪大了,三十多岁了呢,体重是一年比一年重了,看来是需要进健身房了!

    这时候正阳的电话打进来了,我赶紧跟我妈说:“我没事的放心好了,我接个电话不跟你唠嗑了啊,你早点休息!”

    正阳的电话,隔三差五就会打一个,很有规律,既不频繁也不会间隔得长久,不愠不火,不咸不淡,恰到好处,就像他的人一样。

    无论是他出差在外我在家里,或者是我出差在外他在家,或者是我们俩都出差,各自去往不同的城市,这种联系从未间断。

    这一年来,我们俩常常都在不同的城市之间来往穿梭,一个月很难有几次见面和呆在家里的时间。

    此时,他还在加拿大的温哥华,透过越洋电话,说的也是彼此所在城市的天气和彼此的冷暖。

    这大约就是人们常说的“知冷知热”的人吧!

    接完电话,手机收到了一条简讯,是叶浩发来的。

    短短的但是却充满诗意,是那段时间很流行的仓央嘉措的一句诗:

    你在或者不在,我的爱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我们之间会经常发简讯给对方,因为他的身边一般都有人跟着,常常是不方便接听电话的。

    他喜欢发一些简短的句子,只有我们彼此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他的助理或是跟在身边的朋友,偶然看见,也只会以为是他和哪个文艺女青年之间的互动,而不会有暴露或者是传出绯闻的危险。

    他有大批的女粉丝,他们会千方百计地找到她的联系方式,以便对自己的偶像表达自已一腔的爱慕之情。

    他因为经常四处奔波,我们原来共用子母卡的电话卡,也不方便再使用,静静地躺在我们位于迪奥·红柳路的家里。

    为了方便我们彼此之间无障碍的联系,聪明的叶浩,想出了这个办法。

    就像中学时代,在严厉的班主任老师的眼皮子底下,以学习的名义偷偷传递纸条一样,我们就像是潜伏的特工传递消息一样,躲在汉语言文字的游戏里表达对彼此的感情,充满了趣味和刺激。

    他发来那一句话,我便很容易知道他此时人在西藏。

    我回复了一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告诉他我还在南方城市里。

    他又发来一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我回复了一句:相思相望不相亲,满目台风。

    他发来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包,又发了一个飞机的图标,目的地是椰子树。

    我就知道他要飞到海南去了。

    我发了一个酒店的图标过去,代表我的方位。

    台风预报过后,人们似乎就开始匆匆地作准备了。我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但到底还是不忍心看见杨紫宸那么失望,以台风阻隔的名义留在这里。然后我给她放个假,让她自由活动,爱去那去哪!

    等到台风过去了,我回去的时候和她联系,我们在汇合然后一起回去。

    天刚亮,她就开开心心地乘坐地铁走了。

    台风终于呼啸着登录了,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宾馆的房里看新闻打发时间。

    有人在敲门,我趿拉着拖鞋,懒洋洋地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戴着口罩和防风帽的叶浩。

    我赶紧将门关严,惊奇地问:“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他一脸明媚和开心:“是风把我吹到你身边来的啊!”

    原来昨晚发消息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机场了。

    本来是要飞去海南的,可是,这一次的台风,拐了个弯,绕过了台湾海峡,居然在海口登录了。于是他们摄制组临时决定先到这个城市避避台风,顺便先完成这个城市里面需要拍摄的内容,之后再去海南。

    我想起了一句歌词:“感谢风感谢雨,感谢阳光滋润着大地……”

    有人陪伴的日子似乎连台风也变得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何况这个人是叶浩!那么,就让风吹的更猛烈些吧!

    狂风肆虐,吹得满地狼藉,连一些大树都被吹得连根拔起。大喇叭里面不断地播放着指导人群疏散的指令。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电视新闻里不断地播放着各个街区、乡镇、港口第一时间传送回来的视频和图片。

    我第一次听见风吹过去,居然会发出这么巨大的声音,就像是饿狼的嚎叫声,刺耳,恐怖。

    叶浩紧紧地抱着我,我们站在玻璃窗的后面,看着猛烈的风瞬间就摧毁了它能够吹走的一切。

    紧接着,台风过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暴风雨,狂风裹挟着豆大的雨点,凶猛地敲打着我们的窗户,我们如同置身在一座孤岛一般的与世隔绝。

    可此时此刻,有叶浩在身边,我的心里便从未有过的安心。

    身边是我爱的人,我们在这绝望的如同世界末日境地里互相慰藉,彼此成了对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