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赵正阳出差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5本章字数:3177字

    粉色,含苞待放的花朵,华丽大方。

    钻戒真的很漂亮,可是,当我的手离那枚钻戒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时,又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我不能戴到手上,哪怕只是试一下也不行。

    我能做的只有扑到他怀里,颠起脚尖主动去亲吻他。颤抖的手指在他结实的后背上游走,然后越吻越深,然后和他紧紧纠缠在一起。我的主动让他非常惊喜,他把我拦腰抱起扔到大床上,我彼此抚摸着,呻吟着,陷入火热的纠缠之中……

    和叶浩一起走下飞机的女神,很快遭到媒体疯狂的追逐。

    女神也没有愧对她的荣誉和疯狂的粉丝们,频频地在各个场合露面,做专访。

    我不知道这里面的运作模式和运作规律,叶浩就详细地给我介绍。

    他调侃地对我说:“亲爱的,我们这种神仙眷侣的好日子,最多不超过三天,等到大家一旦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该知道,要想抢到这位“女神”替自己摇旗呐喊赚钱做代言,还得先来找我呀?”

    “为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他说:“你傻呀?她不是我带回来的吗?这么快就把我踢了?别人会怀疑她的!”

    “我说,那你还要帮助她吗?”

    “不是帮助,是交易!互惠互利,抱团取暖!”

    果然,叶浩的话刚刚说完,他的经纪公司就打来电话,催他尽快结束休假,返回公司,说是有新的任务。

    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赵正阳一直在按部就班地上班。似乎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断他稳如泰山的生活习性。按时上班,准时下班回家做饭,周末出去会友或者是健身。

    我们在各自的圈子里面忙的不亦乐乎,忙的几乎顾不上看看对方在忙些什么!

    我的世界里面是艳阳高照还是刮风下雨,他不知道,也不过问。

    不过问,有时候是一种信任和自由,有时候,就变味了,成为了一种忽视和漠不关心!

    这一点,我身在其中,感受颇深!

    也许是因为我的心里装进了一个叶浩,忽略了他的世界里面的风风雨雨、暖暖寒寒,

    可是,他呢?为什么,曾经的那若即若离地围绕在我身边的温暖之圈消失了呢?莫非是因为他的世界里也走进了一个人?他的心里也装进了一个人?

    在叶浩忙于跟公主互动,替他俩的公司合作捞银子卖力作秀的时候,我老人家受累,抽出宝贵的时间找机会视察了一下赵正阳突变的世界。

    我发现,面对我周末突然提议要和他出去玩,他很显然有点吃惊,似乎我打扰到了他的什么安排!这让我很觉得非常诧异,难道说我胡乱猜测的直觉竟然这么准吗?

    我仔细地分析了一下,有可能走进他心里的人,只有那个Selina!那个海外归来的女研究生,赵正阳的助理。

    我除过第一次在他们公司的周年庆典上见到她,后来我们还见过几次面的。如今再仔细想想,觉得每一次都是那么的不正常、那么可疑?

    首先,她应该是赵正阳喜欢的类型,有学识、有涵养还低调,而且模样好!当然,这最后一点是我私自加上去的!赵正阳以前就喜欢模样长得好的,像我这样的!

    第二,他们几乎寸步不离,赵正阳最近一段时间,几乎都在公司没怎么出差,以前可是经常出差的,其中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舍不得离开他的新助理Selina吗?

    第三,我记得自己当初打击米雪的时候,说起赵正阳找了个新助理,和新助理出去聚餐的时候,为什么米雪的脸瞬间变得雪白了呢?是不是她知道赵正阳是最有可能喜欢自己的助理的,只要不是笨成米雪那个样子的就行!

    《邻人偷斧》的故事告诉我们:当你丢失了自己的那一把斧头,你看谁都像那个偷了你斧头的人!

    为了不犯这样低级幼稚的错误,我采用了现代化的理论,用事实说话!

    不如虎穴,焉得虎仔,我打算在合适的时间,亲自到他们公司去看看,侦查一下“作案现场”!

    我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早上上班之前,我偷偷地将赵正阳装在公事包里面的钥匙拿出来,扔到玄关的鞋柜下面去,他当然没有发现。

    我在一个恰当的时间,以给他送钥匙为名,走进了他那豪华宽敞的办公室。

    他的助理并没有像肥皂片里面拍的那样坐在他的腿上,我推开门的时候,赵正阳并不在他的位子上。

    那个助理,打扮的美美的Selina,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很客气地对我说:“您好,夫人!赵总不在,请问,您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达吗?”

    我问道:“那,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什么时候回来?”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告诉您!”她谦恭有礼的回答在我听来就是傲慢无礼,对我的藐视。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暗暗地说,又是一个妖精!

    我悻悻地说:“他的钥匙掉在家里了,我送来了!”

    她笑着说:“既然这样,你可以给赵总打个电话!”

    废什么话呀,我难道不知道打电话!这不是,突袭,查你们的岗来了吗!提前打电话我还查的什么岗啊?我敷衍她几句就走掉了。

    这个女人,虽然也让我不喜欢,但是,她没有像那个米雪一样,粘粘地喊:“正阳,正阳……”

    这一点我还是挺欣慰的!

    不是我的智商不够用,而是这一次的敌人太狡猾!我居然空手而返,还被敌人反将了一军!

    晦气!

    赵正阳要出差了,我特意去机场送她,那个助理果然是跟着他的!

    这下可不是抓到把柄了吗?可是,一转身,赵正阳的同事,他们公司的工程师金大山怎么也来了,而且,亲亲热热地挽着Selina的胳膊!

    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有点看不懂!晕!

    我听见自己心里推断了半天的理论像一个脆弱的玻璃杯子,“咔嚓”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Selina朝着我微微一笑,和那个傻大个儿金大山手牵手走进了登机室!

    讽刺!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讽刺!讽刺我是一个妒妇!乱吃飞醋!

    正阳扶着我的胳膊,说:“小雅,小雅?你怎么了?”

    一定是我愕然的表情太明显了!

    司楠说过,我是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

    “哦!没……没什么!”我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和心虚。

    “这天儿也太热了!”我一边用手扇风,一边说道。

    “热?吗?”赵正阳瞅瞅贵宾室里那开的足足的冷气,疑惑地望着我说。

    “哎,那,我就回去了啊,去非洲那个地方自己多注意身体的,那个治拉肚子的药我放在你的行李箱子里了啊!再见,亲爱的。”

    我将脸凑过去,赵正阳抱了抱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也走进了登机室。

    走出机场大厅,我“啪”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其实并不重,只是意思一下。

    呸!呸!呸!

    叫你没事瞎装什么“福尔摩斯”,还依靠推理探案!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没趣儿呢吗!?

    赵正阳这次要带一个工程队过去,他们三人先过去,等安顿好了,后面的工程队才去!

    他只对我说是个大工程,最短的也要在那里呆半年才回来。

    至于究竟是什么工程,他却对我说事关单位的机密,不能外泄!不便透露!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过司楠那里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能告诉你我去了“福尔摩斯”模仿秀吗?!

    从机场回来,时间还早,我准备去司楠那个男人味十足的总裁办公室,吹吹冷气,让自己学点司楠的冷峻、理智和霸气!顺便找点安慰!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灵!

    我为什么不回自己的美容院呢?因为我在那里得不到任何的安慰和尊重!

    我的那群女孩子们摸准了我的脾气,都能够调笑我!是我对她们太好了的缘故,她们就像我的亲妹妹,都是我的亲人,她们要是知道我这一次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糗,可不是得笑得长出几条皱纹来吗?

    还是司楠好,最多只会冷冷的看我一眼,斥责一句:有病!

    即使是这斥责,也饱含了几分同情和爱怜的啊!不像我养的那几条没良心的美女蛇精们,也不怕笑得闪了她们的小蛮腰!

    然而,真是人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还没进司楠办公室的门,王欣梅就一路小碎步地跑过来挡驾了。

    她说:“小雅姐,小雅姐,我们司总不在!”

    “咦,没听说啊!去医院了吗?”我知道她那黑铁塔汉子还没有出院,连忙问。

    “不是的,张先生昨天已经出院了,他们,走亲戚去了!”

    “走亲戚?这么热月黄天的,到处都这么热,去哪儿呢?”

    欣梅遗憾地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怎么?该不是回张善奎的那个老家什么赞比亚去了吧?”

    “应该不会吧,是开车走的。”欣梅不太肯定地说。

    欣梅在我最初开业的时候是从司楠这里派过去帮我的,在我那里呆了一段时间。等我的生意走上正轨了,人手找到了,才回到司楠这边来的。

    所以欣梅跟我比较熟,才会告诉我这么多,不然,要是店里面别的员工,以司楠管理的严格程度,我最多吃个闭门羹,什么也不会知道。

    本来是要和司楠说一说帮她管理店的事情,既然见不到人也只好算了,我悻悻地打道回府,回到我自己店里了。

    我的店如今就是我的第三个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