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叶浩摔伤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5本章字数:2909字

    这个米雪,她不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看着她的宝贝儿子,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狂风卷积着乌云和满地飘飞的枯叶。

    我很好奇,赵正阳在这里住院,米雪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又是巧合吗?

    我不能去问赵正阳!因为他还在生病,万一真的只是巧合呢?毕竟医院这么大,看病的人这么多,我找理由安慰着自己。

    赵正阳的病还是不可避免地转成了肺炎,我不知道他的身体现在怎么衰弱成这个样子了,抵抗力这么弱!我只能更加用心地照顾他。

    现代医院的医术对付一个小小的肺炎,当然是不在话下的。一个星期以后,他就康复出院了。我去给他办理出院手续,在他的公事包里面取身份证的时候却发现他的一张就诊记录,是国庆节期间的!

    难道他国庆节期间生过什么病住院了吗?为什么我不知道呢?

    我大致瞟了一眼,是国内的就医记录,那么,国庆节的时候,他还回国看病了?

    赵正阳既然回国,为什么不回家呢?我回忆那段时间,正是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叶琳进进出出叶浩新家的时候。

    赵正阳回国住院既不回家住,也不告诉我,却住在医院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说他的身体出了什么大毛病,不敢让我知道吗?

    我疑虑重重。

    没有地方找到答案,我只能继续小心翼翼地照顾刚刚病愈出院的赵正阳。

    才出院不到三天,赵正阳就恢复了正常工作。

    他是一个敬业的人,这一次他的团队接的这个工程项目很重要。他需要尽快地将自己这半年在非洲的工作给公司整理汇报,还要安排部署下一步的工作计划,第二阶段要跟他过去的人,现在就要着手安排。

    这些事情,都需要在农历新年之前完成。

    在他的病刚好的时候,我们忙里偷闲回了一趟公公婆婆的家。婆婆看见自己的儿子黑黑瘦瘦的,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拿给自己的儿子吃!

    唉,老人关心自己儿女的方法除了吃,就还是吃了!

    看见我倒是将自己捯饬的粉粉嫩嫩的,婆婆不由得有些责怪我没有将她儿子照顾好!

    看来,赵正阳不在家的时候,我从家政公司找人来照顾他们的起居问题,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不然我得受多少气!

    我通过家政公司将原来曾经照顾过我公公婆婆的那个郑阿姨找到,重新来照顾他们俩的生活。

    我在这里要为我自己辩解一下,赵正阳不在家的时候,我没有来照顾他们,而是雇了别人,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不孝顺的儿媳妇,一个方面是因为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很忙,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查出来米雪现在住的那个房子是我公公名下的!

    我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多事地问过老人!

    人老了,身体又不太好,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这些陈年往事我又怎么好意思拿出来问他们呢?

    我想等到赵正阳回来后找个机会问问他,可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他就生病了。

    在医院看见米雪,这让我感觉到这里面有蹊跷。

    既然他不说,我就自己找出来,到时候,证据确凿,我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我从公司回家,赵正阳又在公司加班!

    我打开电视,望着叶浩那黑乎乎的窗户,叹了口气,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忙呢?

    司楠也在忙,不知道忙些什么,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连一起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

    我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自从那些八卦新闻不把叶浩跟叶琳扯在一起了之后,我的心情大好,除了固定地看《新闻联播》和新闻频道,也开始看一些娱乐新闻了。

    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说是著名影星叶浩在片场拍片的时候,不慎从威亚上摔下来了,目前正送往医院。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

    怎么早上还开开心心地给我打电话说吊威亚有多么刺激多么开心的人,这么快就被浑身包裹着纱布送到医院里去了呢?镜头里,我看见纱布外面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只觉得双腿一阵阵发软,心也揪成了一团。

    新闻的镜头一直追着拍到手术室的门口,我呆坐在沙发上,连晚饭都忘记做了。

    直到赵正阳打开门进来,我都没有发觉,他好奇地看我直勾勾地盯着电视机发愣。

    我说大约是因为天气太冷,感冒了,头疼得厉害,就上床将自己蒙在被子里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开车到了他住院的那家医院,医院的各个通道都有人守着,听说警察都出动了。阻拦狂热的粉丝,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冲击病房闹事,影响到医院的正常秩序。

    我只能将自己的车子停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医院的窗户,不知道我的爱人在哪一扇窗户的后面,忍受着怎样的痛苦。

    不出意外的,医生们刚刚上班,我就看见叶琳的车子。那辆火红的跑车,一路畅通地开进了医院的大门,我只好怀着满腹的担忧和伤心,离开了。

    我在公司上班,无精打采的。

    乐乐来了,在这个无比寒冷、无比恓惶的寒冷冬日里,一身大红羽绒服的乐乐就像是一团热情的火焰,给我黯淡无光的日子带来了一抹亮色!然而即使是她如火的热情也不能让我打起精神来。

    看见我一副死了没有入土的样子,乐乐奇怪地问我:“咋了,姐姐?你这是吃了老鼠药了吗?怎么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呢?”

    我看着乐乐,神情黯然地说:“叶浩从威亚上摔下来了,浑身是血地被送进了医院!我站在医院的大门外面,却不能进去看看。我还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医院里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话说完,我压抑不住,眼泪瞬间滚落。

    乐乐赶紧将我办公室的门关严,安慰我道:“姐姐,姐姐,别伤心,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你?”我疑惑不解地看着她,从办公桌上的抽纸盒里面抽出面巾纸,擦擦满脸的鼻涕眼泪。

    “你有什么办法啊?”

    “姐姐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去小舅家的时候,在飞机上碰到叶浩了!”

    “那又怎么样呢?”我皱眉,有点儿迷惑不解。

    乐乐继续耐心地给我解释说:“那一次,他跟那个美的人神共愤的女神,那个什么什么爪哇国的王室公主一起出游,还是我给你报的信呢!”

    “对,是有那么一回事!这会子提什么王室公主这一茬干什么呀,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这会子翻出这些旧账,又有什么用处呢?难不成让我装成那个什么公主的样子去探望吗?这也太离谱了吧!

    “然后呢?”我焦急地问她到底有什么好主意。

    “什么然后?”她装作愕然地说。

    “你不是说你有办法的吗?”

    “哦?这一茬啊,你倒是记得清楚,姐姐我发现你中毒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想不到了啊?”

    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吗?

    “叶浩受伤住院,即便管理再严,总不至于连自己的家人和亲戚朋友都不让去探望吧?”

    我还是大睁着两眼表示不明白:“那你又是他的什么亲戚呢?要是这一招管用的话,我……”

    对呀,我不能冒充是她的亲戚或女朋友,乐乐可以的啊?我冒充什么女朋友啊?我本来就是!唉!我气馁地叹了口气!

    “对嘛。姐姐你还不是笨的不可救药嘛!”乐乐兴致勃勃、眉飞色舞地给我介绍她的这一浑水摸鱼计划的可行性。

    “那个什么劳什子公主都可以利用利用叶浩,冒充是他的女朋友我为什么不可以呢?你不能做的事,不是还有我这个外挂呢吗?那叶琳她又算个什么鸟亲戚啊?还不是硬给自己脸上贴金,贴上去的!她会贴我就不会贴吗?我难道不晓得说我才是叶浩的地下女朋友吗?”

    “反正叶浩也绝对不会拆穿我的!还有啊,那次在飞机上,叶浩他们同行的工作人员什么摄像啊,造型师啦、经纪人啦都见过我的!”

    我默默地想了想,拍了拍乐乐的肩膀说:“妹妹,此计可行!”

    乐乐青春靓丽,聪敏活泼,比叶琳可以供给媒体写的东西多的多了。

    这样一来,小报记者就会把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还会让叶琳大大的不爽一下!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只想说:“妹妹,你什么时候行动?”

    乐乐说:“得令!现在!立刻!马上行动!”

    临走前,乐乐回过头来对我说:“姐姐,我发现你病得不轻!得了叶浩癌,还是晚期!彻彻底底的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