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深山藏古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5本章字数:2651字

    司楠很难得地笑了一下,我看见那个黑铁塔汉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暗暗疑惑难道我咕咕哝哝地说的话,他也能听得懂吗?

    路上,司楠告诉我说,她的女儿也会去那里跟我们汇合。

    小南海的位置在离我们住的地方三百多公里的青石山下。

    司楠开车很快,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小南海所在的衢江县城。

    我们下了高速,走了一段县际公路。每年年末中国人的人口大迁移,似乎蔓延和波及到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高速公路上,还显不出有多拥挤,司楠的车子犹如在蜿蜒的丝带上滑行一般的顺畅。

    一旦到了县际公路,就感觉到拥堵不堪了。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就像展示似的,争先恐后地开到了马路上。

    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为了避开火车和长途汽车的拥挤不堪,这几年自驾车、拼车成了春节期间农民工返乡的主流,更有放多骑摩托车的自行车的。家长们则开着三轮摩托车、电动车停在路边,和长途汽车站的门口,接外地求学、打工返乡的孩子们……

    我们不得不走走停停,连我一路上迷迷糊糊的的好梦都被打搅了。

    我看见司楠很有耐心地将车子开得像蜗牛一样的慢,神情却和先前一样的淡定,不急不躁,这份涵养和淡定,还真是让我望尘莫及!她似乎等多久都不会急躁,甚至连喇叭都不曾按一下。

    那个黑铁塔的汉子,Sanmu,就更加的不着急了。他就像看西洋景一样新奇的看着路边的一切。

    在我们通过一段乡镇公路的时候,他好奇的打开车窗向外面张望。

    路边摆着一些小小的流动摊点,有的用竹篮子装着新鲜的橘子在路边兜售,路边还立着一捆一捆粗粗的甘蔗,各种各样花花碌碌的节日礼盒整整齐齐的码在路边,就像在修筑城墙一样的壮观!

    车窗外面的人,看见车子里面这个傻呆呆的望着他们的黑大汉,也像看西洋景一样地看着我们的车子,道路挤得更加水泄不通。

    司楠终于不耐烦了,她说:“Sanmu,关上窗户!”

    黑铁塔汉子听话地将车窗的玻璃摇起来,我们终于走完了拥挤不堪的那一段路。司楠照着导航,将车子开上了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

    盘山的公路如同一条环绕着整座高山流下来的河流一样,倾泻而下。

    山顶远远地高耸进飘飘渺渺的云层之中,人如同在云雾中穿行一样,很奇妙的感觉。

    青石山是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风景区,这里的自然环境保护的很好,山间溪流淳淳,林木幽深,四季常绿。

    我们要去的静安寺位于山顶上。

    远远的,我们只看见崇山环抱,层峦叠嶂,却看不见寺庙的影子。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说:宋徽宗赵佶喜爱书画,开设画学,并亲自授课。有一次考试,他出的题目便是“深山藏古寺”。有的人画出一角飞檐,有的人画出半截宝塔,都不合他的心意,独独有一个人画了一个挑水的小和尚,他看后立刻拍手叫好。

    我将头伸出车窗,向外面看看,却并没有看见有一个两个挑水吃的小和尚。

    司楠问我看什么,我说:“你是不是走错路了啊?路上连一个傻乎乎的小和尚都没有,哪里会有寺庙啊?”

    司楠说:“你以为现在的小和尚,还会走路上下山啊?”

    “难不成现在的和尚,都会飞了?”我奇怪地问道。

    “切!”

    司楠清斥了一声,“不过也差不多,山上有通往山下的索道和缆车!”

    “哦!”我恍然大悟。

    司楠那个淡定的黑铁塔汉子,这会儿也不淡定了,东张西望的,比我还惊讶的样子。

    司楠又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到达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山顶上一片豁然开朗,但是却并没有我在别的地方经常看到的大型停车场。寺庙外面只有一片青石板铺成的小广场,零零落落地停着几辆低调奢华的车,都是大功率四驱动的。

    在这么险要的盘山公路上,车况不佳或者是开车技术不好的,还真是不敢上来。

    青石板铺成的小广场旁边有几排青砖和土瓦修建的平房,围着一圈低矮的土坯做成的院墙,简陋的院墙上面没有雕花也没有刻字,寺庙并不像别处的一样,有高高的七层或是九层浮屠宝塔。

    沿着弯弯曲曲的石头台阶上去,是一个小小的低矮的古朴庄严的两层阁楼,陈旧古朴,肃穆而庄严,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感。

    我们先将车子停在青石板的小广场上,下车走到土坯做成院墙的小小院子里。

    山上的气候很冷,阴湿阴冷的天,外面看不见人,木质的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

    一个房间里的窗户外面伸出来半截烟筒冒着烟,看样子里面有人,我们敲了敲,门立刻就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清秀的小和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他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低头向我们行了一个礼,我们也赶忙还了一礼。

    那小和尚问道:“施主可是三日前打电话预定客房的张居士?”

    司楠连忙答应说是。

    “张居士?”我疑惑地望望司楠,司楠努努嘴,指了指黑铁塔大汉。

    “哦,原来这汉子还兼职做司楠的对外发言人啊!”

    小和尚说:“施主请随我来!”

    我们跟着小和尚走进了另外一边用青石板和长条砖垒砌而成的小院子,院子里古木参天,中间是一个青砖修砌的花坛。

    在这寒冷的冬天里,除了一些越冬的植物冻得呆呆愣愣地枯立在花坛中,其余的多半都枯萎了。

    周围看不到有什么人,但是,各个房间取暖用的火炉的烟囱,却都伸到窗户的外面冒着烟,这说明里面都有人住着。

    这里没有暖气,取暖用的是山上的木柴,房间里面有的烧的是热炕有的是火墙,还有的是带着点西洋味道的壁炉。

    我不知道我们住宿的房间是司楠预定的,还是寺院的师傅们给随机分配的。

    我们的房间在一个小小的院落里,青石的花墙将这里隔成一个独门独户的小小院落,一进院子,正对院门的是三间正房。正房的两边并没有像一般的农家一般修着厢房,靠着两侧的矮矮的花墙,一边整齐地堆放木柴,另外一边堆着砖石和沙子。

    我跟司楠住客厅东边的那一间,Sanmu住西边的房间。

    客厅的上首是一张黑色土漆漆的油光锃亮的八仙桌,桌子上面放着一个青铜的香炉,旁边还有一把檀香。

    桌子的面前放着一个蒲团。八仙桌上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张《一苇渡江》的画,看起来已经很旧了,画的旁边是一副对联:日下可怜双象马,二株嫩桂久昌昌。

    走进我们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大大的火炕,一进去,房间里面温暖如春。这让刚刚在院子里冷透了的我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暖的地方。

    放下行李,小和尚给我们介绍了这里吃饭、礼佛和参拜的时间、地点,还有寺院周围我们可以去参观游览的地方,之后,又行了一个礼,便回去了。

    我这才来得及参观了一下我们的房间。

    房间里面的设施很齐全,甚至还有一个现代化的抽水马桶,可是,却没有热水可以洗澡。墙角放着两个老式的竹子外壳的热水壶。我们住的东厢房,一进门的右手边是一个大大的火炕,炕上三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堆码在靠墙的床头柜子上。淡蓝色的布料,简洁朴素,没有任何的花纹,床单也是同色的棉布做的。

    火炕的中间,靠近窗户的地方,放着一个小小的红漆的炕桌,泛着冷冷的光泽。一个宽大的木质炕凳放在火炕的面前的青石板的地面上。

    窗户的外面,就是郁郁青青的青石山,连绵起伏,绵延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