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盛大的开幕庆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6本章字数:3086字

    我们一起商议之后,选定了三家店面,她手上的两家和我手头的一家。

    因为我原本是个甩手掌柜,所以我这边让张婷、小兰还有李思琪,跟着司楠去学习新项目的药品使用和操做方法,美容院相当与半个医院,所以在使用和操作放面,要求技术过硬,精益求精,来不得丝毫的马虎。司楠也在她的店子里面挑选了五、六个比较可靠的人,一起培训。

    培训的地点就没在司楠的总店里,我的两家新店子重新装修了之后,暂时还没有开始营业。

    在选择店面的产品的供货方这个问题上,司楠是煞费苦心。最初,给我们供货的是一家美国的知名品牌。后来,因为利益分成还有汇率的变化,造成了我们利润空间的缩水。

    我们改成跟一家日本的化妆品公司合作,可是后来,寒潮滚滚,为了利润和生存,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改成了韩国的供货商。

    今年,我们的供货商终于换成了国内自己的供货厂家。为此,我们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利润!可是,自己的国货总得要先在自己的本土扎下根了,才能够生存发展,提高竞争力。

    为了弥补这一损失,司楠才会那么用心良苦地到处寻找增加收入的项目。

    根据我们产品供货方的相关要求和双方约定的合作协议的内容,我们将所有店面的门楣全部予以更换,费用又厂家提供一部分,我们当然负责做产品的推广的广告宣传。

    包括我的店子,全部纳入统一的管理方式,两个星期之后,炔然一新的十八家分店,经过压缩重组之后,正式开始运行了。

    为了一炮打响新产品,司楠联合厂家,策划了一个盛大的开幕式。她的女儿小凡,自告奋勇地义务给她妈妈充当“中国靓妆”的形家代言人,这样一来,我们店子的知名度和人气就大大飙升。

    盛大的开幕典礼吸引了八方来客。

    叶浩居然也来义务地客串站台了,我不知道他是被小凡威胁着拖来的,还是自己主动来的。我事先并没有得到通知,在现场,看见他被人群簇拥着,走进会场的时候,我惊讶地合不拢嘴!

    他回了我一个邪魅调皮、魅惑众生的微笑,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大方方地跟“美丽的老板娘”们来了一个西方式的见面礼。拥抱我的时候,他附耳低语说到:“亲爱的,我想死你了!你今天看起来真美!”他温热的气息吐在我的耳边,我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吐气若兰”!

    一时间有点春心荡漾、心猿意马!

    我们搭着彩色气球拱门和简易舞台的门前,各路记者和各家媒体的长枪短炮挤得水泄不通,现场有司仪,礼仪小姐、还有厂方驻店技术指导;外围是经纪公司的黑衣保镖、保险公司的便衣、还有安保、公安、消防、一下子布满了整个街区。

    粉丝和围观的群众被挤到远远的地方,堵塞了整个一条街道。房顶上、周围高层的楼房窗口,甚至树枝上都挤满了围观的人!我们区区的几个工作人员,挤得几乎看不见人影了!

    在大家同台的时候,司楠却悄然退到了人后,将我推到了众人的面前。

    我知道她的顾虑,现解她的处境,她必定是怕那个绑架我的人,又找上门来!

    司楠每一次处理面对事情的时候,似乎总是顾虑重重,不能够快到斩断乱麻,这一点也不像她的做事风格。

    我感觉到司楠的背后,一定还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叶浩跟我并肩站在众人的面前,这是我俩第一次同框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他的另外一边站的是光芒万丈的司小凡,Fanne,目前还是“王室公主”,还没有被人拆穿她的身份!

    我们能够请到这样的两位如今风头正旺的当红大明星来代言,足以令所有的同行嫉妒的眼睛发红!各路记者和媒体都自动自发的来,根本就不用我们花钱去请!

    我们本来准备了一些丰厚的礼品准备再现场发放给围观群众的,现在看来,那“微薄”的一点礼品还不够塞牙缝,就免去了这一个环节。

    跟我们合作的厂家,看见我们前期的造势,如此舍得花血本,他们并不知道来到这个小小的舞台给我们站台、捧场的这两个光芒四射的巨星,都是义务和免费的!

    于是,他们当初就表态,今后的合作中,一定会给予我们更大的支持:比如说别家用的产品都是需要提前预付货款的,我们可以放在自己的店子里,卖了以后再给他们付款!这个协议可是我们前期跟他们拉锯式地谈了好几个来回都没有得到的优惠条款呢!

    这对于目前手头的资金很紧张的我来说,真是一个雪中送炭的利好的消息!

    我们三个人,站在万千媒体频频的闪光灯面前,神采风扬,灿若星辰!

    我看见台下挤在人群中的叶琳,几乎被人群淹没,人群之中,并没有人认出或是提及她是叶浩的女朋友的事,我知道一向爱慕虚荣,爱出风头的她,恨不得比刻与叶浩并肩而立的人是她!

    叶琳惨白着脸色离开了人群。在频频的闪光灯后面,我依稀仿佛看见了米雪一闪而逝的面容。

    司仪准备了好几个劲歌热舞的节目,一群群靓丽的女孩子,矫健的男孩子,带来了很多精彩纷呈的节目,而最后,叶浩和小凡压轴的情歌合唱,更使将小小的晚会推向了沸腾的高潮!我很后悔没有出售现场的转播权和播映权!

    不然一定还可以大大的捞一笔!

    晚上我们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答谢来宾和媒体,在舒适的空无一人、专为叶浩设置的贵宾休息室里,我跟叶浩相视一笑,情不自禁拥吻在一起。我心里很感激他对于我的事业的支持!

    晚上,送走来宾之后,我们先后独自离开,叶浩如同地下特工一般,甩掉一层又一层围堵他的媒体、狗仔们热情的围堵和追踪,回到了我们位于迪奥·红柳路的住所。

    我们久久地拥吻在一起,舍不得离开对方的怀抱。

    三月的晚风轻柔地拂动窗帘,我看向对面的大楼,我家的窗口,一片漆黑。

    叶浩知道我搬离了家,就让我搬到这所房子里面来住,他轻轻都搂着我纤细的腰肢说:“小雅,你搬过来住吧!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我怎么能够忍心看着你一个人在外面辛苦奔波、四处漂泊?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保护你,好吗?我想要有一个只有你跟我的家!我不希望在你一离开的我身边的时候,马上就回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去!何况,这个房子原本就是为你而存在的!当初买这个房子的是时候,本来就是为你买的!我一直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来到我的身边!我知道你对花粉过敏,所以才会将房子安置在这里。”

    我回抱着他,不忍心再说出拒绝的话。

    他说:“小雅,他能为你做的,我都能做到,他不能为你做的,我也能为你做的。”

    我忍不住终于问他:“那,叶琳呢?她说今年你要跟你结婚!”

    他的目光暗淡了,他说:“这是我妈妈的意思,春节的时候,她去我家拜年,两家的老人们一起轮番轰炸,我招架不住,又没有理由一口回绝我妈妈,所以,就随口敷衍着答应的,我想不到她会当真!

    这些年了,我以为她已经很明白了,我的心不在她的身上的!我很不喜欢她这样的死缠难打!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跟她说明白的!我希望跟她能够好聚好散,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做不成夫妻了,还能做朋友的嘛!”

    “好了,不要光顾着说话了,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呢?!嗯?”

    最后一个“嗯”字,带了浓浓的暧昧和鼻音,听得我骨头都酥软了……

    如今的我跟叶浩之间,每一次久别重逢的见面,似乎就是迫不及待地探寻彼此的身体,

    我身上特意为开幕庆典量身打造的青色苏绣旗袍,盘花的纽扣,一粒一粒被解开来,旗袍轻轻滑落地上,他取下我头上的发簪和头饰,一头的青丝,被窗外飘进来的初春晚风铺陈开来,随风荡漾;他轻轻咬噬在我的耳垂上,然后,游移到了脖子上,再一路向下……

    将我打横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事后,我们相拥躺在温暖如春的锦被里。

    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难得有如此充裕的时间,望着对面我家那黑漆漆的窗口,我跟他说起了关于赵正阳和米雪、还有米雪跟赵正阳的那个孩子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我跟他说也只是发发牢骚,并没有指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建议。

    他开玩笑地说:“那个孩子,不会是个试管婴儿吧?”

    他无意之间的一句话,却提醒了我。

    赵正阳一直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唯独在这件事上,却自始至终抵口否认,这并不像他的做事风格。

    他承担了米雪跟他的孩子的所有的医药费用!从医学的角度没有否认孩子跟他的亲子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