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司楠的父母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6本章字数:3039字

    大约也是由于看着司楠一个人太过于坚强和独立的缘故罢!

    司楠告诉我说,她的父母是很淳朴的山村人,他们的老家那里在大山的深处,前几年根据国家移民搬迁的政策,她的年长一些的哥哥嫂子个姐姐妹妹们,陆陆续续的搬迁或是出嫁,都搬走了,只留下她的爸爸和妈妈守在老家不舍得搬走。

    司楠从艺校毕业以后,并不经常回来。

    只是将自己再外面挣的钱寄回来,交给父母用。

    勤劳节俭了一辈子的父母亲怎么舍得花自己的女儿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呢?他们都给她存了起来,原本是准备给她结婚是添置嫁妆用的,司楠苦笑着说:“要是真的能够那样,也许,也还不错!”

    看见司楠今天的真个样子,我很难想像她作为一个山村的妇女,上山砍柴、割草、放牛的样子。

    司楠离开洛杉矶,逃出虎口和狼窝以后,曾经回来过一次,我猜想她跟Samun逃亡之后有一段时间一定是躲藏起来的,却想不到她会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这里高山环绕,四周是崇山峻岭,交通又极不便利,的确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地。

    那时候,家乡的面貌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司楠用自己积攒下来的钱,买下了一片山林,雇人栽种果树、并且养起了牛羊,

    俨然是一个小农场主,Sanmu很开心,他很喜欢很擅长做这些。

    大山深处什么都好,空气好,环境好,又安全,无人打扰,就是教育不方便。

    司楠的女儿小凡生的钟灵毓秀的,为了女儿将来长远的发展打算,司楠等到外面风平浪静了,便带着女儿回到了大都市,

    混血儿一般都是很漂亮的!

    小凡因为出众的外形很快被星探挖掘进入了娱乐圈,司楠虽然也很担心,但是她不能替女儿决定她的未来!只好放任独立叛逆的女儿,只身去那个圈子里打拼。

    小凡似乎天生是做这一行的。

    在那个一切看脸的只认颜值的时代,很快,小小年纪的她,就凭借其混血儿美貌的天然优势在那一行站稳了脚跟。

    司楠并不担心巴斯会对女儿不利,因为她断定那个人恐怕早就已经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何况女儿的变化早已今非昔比,即使小凡站在巴斯的面前,他也不会知道这会是她的女儿。

    小凡在那个圈子里面愈走愈远,司楠也再管不了她的事情了。为了包装自己,小凡掩盖了自己来自一个小山村的乡土身份,将自己包装成了一个什么什么公主,这些事情刚开始司楠并不知道,直到今年春节,小凡跟叶浩一起出现在小南海时,司楠才听说了。

    ……

    一夜的时间在我们东拉西扯聊以解闷的聊天中,倒也还过的飞快。

    并没有人来打搅到我们。

    即使我们出去上个厕所,敲开门,那个蛮横的日本人也像一个狗腿子似的跟着我们。我俩并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

    次日一早,天还未明,巴斯就过来将司楠带走了。

    又留下了我一个人,他们开着司楠的野马,留下一缕烟尘,绝尘而去。

    我一阵恐慌,他们该不会是因为司楠没有将小凡带来,就劫持着司楠就此离去不再回来吧?那我岂不是会被困死在这里?!

    虽然我知道司楠一定不会抛下我不管不顾,可是,万一她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了呢?

    我大声喊叫:“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放我出去!……”

    感觉自己就像抗战剧里面那些被抓捕的英雄们!可是我却只有害怕,没有一点点的视死如归和慷慨赴死的感觉!

    我被关进来的时候,曾经看见过一眼,这里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周围并没有什么住户人家,我想,自己恐怕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看来,巴斯是早有预谋的,就连这个地方也是他们精心挑选的。

    我不能够指望别人来救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我拿起房间里面,我能够拿得动的任何东西,拼尽全力地开始砸门、砸窗户!

    房间里面本来也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可用,何况,这房子虽然破旧,却都是砖石结构,苏北农村的房子的结构是相当结实的!

    又惊又怕、又困又饿的我,被关了两天,又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砸的动?

    我累的精疲力竭,颓丧地坐在炕上休息,却听见外面似乎有什么人的脚步声。

    这么早这么冷的天,有谁会到这么荒僻的破落小院子里来呢?来了也指定不会是干什么好事情的。

    我不知道来的人是敌是友,万一再来一伙强盗呢?那可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于是,就拿起一个被我刚才砸门的时候弄断的尖利的桌子腿,悄悄地躲在房门的背后。

    来人轻手轻脚地,似乎在整个院子的四周侦查了一圈,看见没有人,才走近关着我的这个小房间,轻轻地喊着:“小雅?!小雅?!你在吗?小雅?是你吗?”

    那生硬蹩脚的汉语,我一听居然是Sanmu!

    又惊又喜地喊道:“Sanmu!我在这里!Sanmu,是我,快来救我出去!”

    Sanmu说:“等等我,我把这个该死的门弄开!”

    还没等他砸开门,我就听见了远处传来汽车轰鸣的声音。

    我怕Sanmu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三个人,何况还不知道司楠被他们弄到哪里去了,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跑掉了,他们将司楠劫持到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去了,又该怎么办呢?

    何况,在他们进来之前,我跟Sanmu的两条腿不一定跑得过人家的汽车轮子!

    只要他们回来,司楠应该会跟他们在一起的,等司楠来了,我们来个里应外合。就会将他们一举歼灭掉。

    仓促之间能够想到这么周全,我还真是佩服自己未来保住自己的性命的急中生智!我赶紧叫Sanmu先躲起来!

    Sanmu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地敏捷,很快就消失了。

    轰鸣着的车子很快地就进了院子。

    我听见有好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巴斯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令我憎恨地开心!

    当我听见其中一个人的声音的时候,我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居然是叶浩!

    他怎么会来?他怎么会跟到这里来趟这一趟浑水?

    想想也是啊,他曾经说过的,他最近一段时间要跟Fanne搭伙拍戏的,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

    那么,他是不是知道我在这里呢?

    他是为着Fanne,陪伴着她而来的呢?还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里才来的呢?

    我不知道!

    并没有人到这边来,他们似乎一起进了那边的房子!

    有隐隐约约的争吵的声音传了过来,听不清他们在交涉什么。

    过了一阵子,有人飞奔了过来,三两下就将我的房子打开了

    被关了整整两天的我,在被放出来的一瞬间,就落入了一个熟悉、温暖而安心的怀抱了。

    叶浩抱着我说:“小雅!小雅!你没事吧?你受苦了!有没有受伤?他们有没有为难你?”他一边说,一边将我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一遍确定我有没有收到打骂和虐待。

    看着他焦急心痛的样子,我摇了摇头。说:“还好,他们只是将我关在这里,我没使,你不要担心。对了,你怎么来了?”

    叶浩说:“我跟Fanne正在拍片,Fanne接到她妈妈的电话,说是你被人劫持了,让她尽快赶过来!我吓坏了,就立刻跟她飞了过来。幸好,还来得及,你没事就好!”

    我又累又困又冷又饿,很想就这样依偎在这个安心温暖的怀抱里面,就此睡过去。但是,我竭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因为强敌还在身边,后面,我看见了巴斯和那个日本人、还有那个一身的暴戾和淫荡之气的女人,紧紧跟在巴斯的身边走了过来,被他们架在中间的除了司楠,还有她的女儿小凡。

    我思量着,即使我们比他们多了这几个人,可是,一旦打起来,也就只有司楠一个人还能对付几下,我跟叶浩、还有小凡是没有什么战斗力和攻击性的,加上隐藏在不远处的Sanmu,不知道能不能打个平手?

    那个巴斯和日本人就不用说了,那定然不会是什么善类!就连那个不屑一顾的女人,都是一副很不好惹的架势!

    硬碰硬的话,恐怕我们并不容易脱身!

    这时候,我注意到刚刚Sanmu跑过去躲藏的地方的半空中,发出了一道好像是春节期间,小孩子们放的花炮似的亮光,在灰蒙蒙的天空里,光亮异常,在场的人,司楠就像是无意地瞟了一眼,其余的人,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

    毕竟,现在的小孩子们生活条件都很好了,像放花炮这样的事情,以前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才放,现在却并不一定只在春节期间才会放!

    我们几个人僵持在小小的院子里,巴斯在哄着小凡,他的女儿,跟着他回家!就像司楠痛斥他的:回到他那个土匪窝一样的家。

    司楠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巴斯的手上,我感觉她处处受制于这个人!那人逼着司楠告诉小凡,她就是她们俩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