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父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7本章字数:2991字

    赵正阳抱着急病的孩子无助地向过往的车辆求救!

    可是,路上的车辆似乎每一个都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一样,就像都着急忙火地赶着去投胎似的,并没有一个肯停下来对他施以援手的。这附近的出租车本来就很少,在这个时间段,大概都停在夜市、红灯区和夜总会的门口招揽生意,又怎么会在这偏僻的老家属区来呢?!

    我看着这个男人,在车来车往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到处拦车,求告无门的样子,实在是狠不下心来走掉,四月的晚上,冷冷的夜风吹着他单薄的衣衫,他只顾着给孩子穿上厚厚的外套,出门的时候,自己甚至连外套都顾不得或者是忘记了穿上。

    我只好把自己的车子开了过去,停在他们的面前,还要装作碰巧路过这里的样子,一面痛恨着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这叫什么事儿嘛,明明是来捉奸的,我自己还得把自己装的像是路过的一样!

    不是我伟大、宽容,我一向都是个很小气的小女人,实在是因为心软。这种事情,即便是在路边遇见一个这种境遇的陌生人,我都不会忍心袖手旁观、坐视不理的!

    更何况,跟赵正阳多年的夫妻,即使爱情已经消失不存在了,亲情总还是有的!夫妻之间相处的久了,大部分应该都是靠着孩子的纽带、用责任和亲情维系着的!

    看见我出现的时候,赵正阳似乎吃了一惊,不过,他也顾不得多说什么了,只是说:“小雅,怎么是你?”我还得给自己找个看起来合情合理的说辞,我说:“我到这里来送了一个人,碰巧看见你在这里拦车!”

    他没有多说什么,抱着孩子上了车,穿戴的整整齐齐的米雪也从车子的另外一面上了车,跟他一起并肩坐在我的车子的后排座位上,赵正阳给我说了一个医院的名字。那个医院是本市一家知名的高档私立医院,以前我曾经有机会去过几次,所以,对于去那里的路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我开着车子,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向着他说的那个医院飞奔!一路上,赵正阳将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不停地叫着孩子的名字:“康儿,康儿你醒醒!你醒醒!”

    声声悲啼!我听着他那痛心的声音,犹如频死的鸟儿发出的悲鸣一般,心里悲痛不已!

    而米雪,我偶尔从后视镜里面看见米雪幸福而自豪地、小鸟依人地靠在赵正阳的胳膊上了,整个身子似乎都挂在赵正阳的身上一样!后视镜里面对上了我的目光,她竟然还自豪而挑衅地剜了我一眼!

    我瞪视了一眼这个爱情的诈骗犯!

    不再理会她的搔首弄姿,自动忽略、无视她用那丰腴肥硕的部位挤压在赵正阳的身上!

    我尊重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母亲!那些具有无比的母性光辉的母亲。可是,米雪除外!

    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配排在这些伟大的母亲之列!

    米雪,她从一开始,要这个孩子的目的就是为了套住赵正阳的。她的举动,完全全全、彻彻底底地颠覆了爱情的伟大和无私的美好的本质!充分地诠释了这个自私、狭隘的女人不择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生准则。全然没有考虑过别人!

    她大约也是爱这个孩子的,可是,却没有赵正阳的爱那么地深沉而浓烈!

    记得我曾经听到过这样的一个故事说:一个母猩猩看上了一个男人,于是她就将这个男人抓进了自己的洞穴幽禁了起来,让那个男人做了它的禁脔,后来,母猩猩甚至为那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小猩猩,她以为这样那个男人就会死心塌地地跟着她了。可是,那个男人找到机会逃走了,愤怒的黑猩猩追上了想要逃跑的男人,将他们的孩子踩在脚底下,威胁男人回来,可是男人一心想要逃离,丝毫不为所动!母猩猩看见威胁毫无结果,就当着那个男人的面,亲手撕碎了自己的孩子!

    故事虽然血腥而暴力,但是,我看见米雪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我有些恶毒地想着:米雪,就是那种不惜以孩子为筹码来要挟和逼迫赵正阳就范的人!

    我同时痛恨着赵正阳!

    为什么要去招惹这样的一个女人!

    难道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来思考问题的吗?

    我们去的那家医院的名字叫做博爱医院。是一家很昂贵的私立医院。我默然地想到,原来赵正阳的大把薪水都花到这家医院里来了!

    这个时代,别的男人花大把的钞票去包养什么二奶、小秘、小三、小四……他可倒好,找了个小秘,还砸在自己手上了,啥也没落着,还把自己弄的这么的狼狈不堪!

    假如我跟赵正阳之间,我们要是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话,也许,他就不会将这个孩子爱逾性命了吧?!不会被米雪抓住了他的命脉、卡在他的脖子上,牵着他团团转了吧?!

    让他夹在家庭和孩子之间,摇摆不定、左右为难。

    唉!我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暧昧不明的关系最是伤人,既伤害了自己,又伤害了别人!

    我记得有一次我曾经在这里碰见过米雪,看来这里是赵康经常就诊的医院了。我们刚刚一上车的时候,赵正阳就让米雪赶紧给谭医生打电话。

    大概是因为经常来的缘故,他们似乎跟这个谭医生已经很熟悉了。

    车子刚一停稳,赵正阳就立刻抱着孩子冲了出去,直接穿过一楼的候诊大厅,上楼了。米雪紧紧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看起来似乎他们才是一家三口,我倒像使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我将车子停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本来一气之下是想一走了之的,可是,再想一想,看孩子刚才那气息全无的样子,心里又很不踏实、不放心,也跟着上楼去看看。

    整个楼道都是静悄悄的,我环视了一圈,等找到他们的的时候,孩子已经被安置在抢救室里面了。

    透过抢救室里那隔绝外面的细菌和空气的密封玻璃,我看见,孩子的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和仪器、仪表设备,几个医生和护士全副武装地守在旁边,忙碌着,殷红的血静静地输进他细细的血管里面。

    米雪守在旁边,穿着消毒服装,却没有看见赵正阳,我转了一圈,看见赵正阳在医生的办公室里,他们正在商谈什么。我不好贸然进去,就坐在医生办公室外面的长长的白色木椅子上面,静悄悄地听他们说些什么!

    封闭很好的医院,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理应是什么都听不到的,可是,在这个时候,这家医院的长长的走廊上并没有拥挤地等着候诊的人群,医生办公室的门,也并没有关严实,开着一条小小的缝隙,我看见赵正阳背对着门坐着,对面那个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眼睛的,斯文秀气的中年医生,大约就是他们所说的谭医生了。

    他俩断断续续的谈话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谭医生说:“正阳,我上一次不是已经给你说过了吗?那是不行的!你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你这么做!我不能为了挽救一个孩子,却毁了你的身体!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我也请你尊重我的职业操守好吗?我不敢妄言,说自己能够救死扶伤,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好吗?我上一次给你提供的方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难道就真的不能考虑再要一个孩子吗?非得要拼上自己的这条老命吗?几十年的朋友了,我不能看着你一条道走到黑!”

    我没有听见赵正阳的声音,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良久,就在我以为赵正阳已经不会再开口说话,准备要走了的时候,他说:“豫京,孩子等不了的,即使,即使再要一个孩子,我们也等不及了!康儿这已经是第三次昏迷了!我们不知道再有一次,他还能不能再醒过来……”

    我没有再听下去,默默地走掉了。

    我开着自己的车子,回家去,好好休息,睡一觉然后平平静静地去上班!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够像别的女人那样大吵大闹、不能哭不能闹,我只好自己走掉!

    我已经受够了赵正阳的摇摆不定!

    在婚姻里,一个普通的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爱情,就剩下了亲情在维系。当一个女人失去了对于男人经济上的依靠,就只剩下了昔日残存的一点点感情的依恋了。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所以迟迟不能痛下决心,斩断和赵正阳的一切!

    假如我俩之间已经失去了对于彼此的依恋那就只剩下了相互的信任和陪伴;如今,我对于你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而你的陪伴又给了这一对母子,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瓜葛?!

    你的存在对我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