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章 我勾引正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5本章字数:2995字

    老妈这么一高兴我也是很开心的,再说了张婷给正阳一个大男人按摩,能不让我进去陪着吗?而正阳也是希望我进去的,虽然是表妹给按摩,但是他还是不太自在的,所以张婷这么一安排,一举三得呢,难怪正阳对她称赞不已。

    “谢谢表哥的赞美,你这么一说。我就有底气和姐要年底红包了哦。”张婷俏皮地说道。

    “这是自然,你姐早就唠叨了,等着给你包个大红包,等着你嫁出去,给你个大大红包,或者直接给你个惊喜,所以快点让于湛山来娶你吧。”正阳继续逗弄她。

    “好了,你们别贫嘴了,快点工作吧,看看你们一唱一和的,就把这个当老板的钱包里的钱,给弄出去了啊。”我笑着说道,给张婷发红包,我对张婷说过,但是等着她结婚我没有想到给她惊喜,或者说一个大大的红包,现在想想也是,结婚后还要留下张婷在这里工作,哪能不给张婷结婚的大红包呢。

    我跟着进去,坐在一边,看着张婷给正阳做按摩。张婷一边给我讲解着穴位和经络,一边按摩着。

    很快一遍就结束了,正阳起来也是对张婷的手法赞不绝口:“嗯,等着表哥我累了,就让你来给我按摩几下,放松放松,或者说你教给你姐,让她学会了。回家给我按摩。”正阳倒是想的美。

    “行了,别嘚瑟了,好想让我给你按摩歇着吧。”我笑着打断了正阳的美梦。

    “姐,你和阿姨还有正阳哥没事的话,就过来放松放松吧。”张婷要求道。

    “行,这几天我们三个尽量都过来,我们想要立刻筋骨通顺。”我们说好了,老妈也做完了,整个脸都是白净了很多,年轻了很多,白里透红。

    “阿姨,这是你吗?你看看你和我姐在一起,简直就是姐妹两个,你都给我种感觉,你是逆生长啊。”张婷很惊讶地说道,我看了看老妈,也知道张婷说的算是实话吧,老妈真的年轻了很多,脸色也好了很多,整个人流光溢彩,确实让我惊艳了一下子。

    “嗯,是年轻了好多,但是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老妈站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真的,阿姨我说的是真的,你每个周来一次,我给你做美容,这些日子,尽量每天都来,我给你按摩,给你疏通开经络,保证你会更加的年轻。”张婷拉着老妈地手说道。

    “嗯,好,只是我们过来,你岂不是太累了吗?”老妈有些担忧地说道。

    “阿姨,你放心,我一天就给你们三个做,不对外营业的,你放心吧,我不累。你们尽管放心来就是了,等着我姐和我正阳哥晚上来,你就可以白天自己过来啊,反正是从我姐家出来,坐六路车直接到了我们店门口了。如果你第一次不熟悉道路,我明天早上打电话给你,过去接你就是你了,反正我是整天在店里坐着。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呢。”张婷嘴甜的说道,给我老妈打算的妥妥帖帖的。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就过来了,也不用倒车,很方便的,那我每天下午来吧,上午还要买菜的。”我老妈一听也就同意了,反正是整天在家里也没有什么大事,上午买菜做中午的饭,吃过午饭她就过来就行了。

    “嗯,好的,那我就在店里等着你,阿姨。”张婷点头同意了。

    我们三个人一起打道回府了。回答家里,老妈洗脸刷牙很快睡着了,今天的按摩让她的觉得浑身很轻松。

    正阳去书房查一点资料,明天有个合约要签订。

    我回到屋子里,洗脸刷牙洗澡。一个小时之后,正阳才捣鼓完了,我看了看钟已经九点半了,我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他进来说道:“老婆你睡着了吗?”

    “没有呢。我看了一会书,你快点去洗漱去吧。”我笑着说道。

    “好的,你等着我啊。”正阳说完了,拿着浴巾睡衣,去了浴室,洗澡,刷牙去了。

    等着正阳一出浴室,手里擦着头的毛巾直接摁在头上不动了,然后毛巾慢慢的从头上掉落了下来。

    我听见正阳很大声的吞咽了一口,然后直直的看着我说道:“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正阳瞪着大眼,声音沙哑地问道。

    “没什么啊,我只是想着这东西我以前没仔细看,我现在眼睛好了,我为什么不传上去,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效果。”我风情万种地朝前走了几步,娇媚地说道。

    我此时穿的就是正阳过生日,那天中午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丁字裤,外面套着一层红纱,赤裸着上身,在红纱的遮盖下,若隐若现,给正阳造成的视觉冲击,绝对是不言而喻的。

    我修长的白腿,在红纱的遮盖下也是掩饰不住的,黑色的丁字裤,更是说不出的诱惑,我就不相信这个男人能忍耐地住。

    “老婆,你不是这个目的。我,我要流鼻血了。”正阳声音低哑,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

    “怎么不是这个目的,人家就是想要看看身材走样了没有啊。”我媚眼如丝地看着正阳,双手顺着身体玲珑地曲线慢慢的抚摸了下去。

    “哦,老婆,我受不了了。”正阳被我这个动作弄得直接要扑了上来,我向旁边一闪,躲避开了。

    “老公,你这是做什么啊?”我拉长声音地喊着老公,装出很害怕的样子,嗲声嗲气地问道。

    “老婆,你听话,你过来,让我抱抱你,好不好。”正阳开始有些喘了,我扫了一眼他的下身,已经支起了帐篷,我甚是满意。

    “不过去,我为什么要过去,你看看你眼神里是赤裸裸的欲望,我过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吗,人家今天可是累坏了,可不想再被你蹂躏了,我还想要好好休息呢。”我又向后退了几步,娇媚地说道。

    “老婆。就一次,给我一次就行了好不好,你看我这么一柱擎天怎么睡觉啊。”正阳粗喘着,喃喃地劝说我。

    “不干,一次也不行,我只是穿上看看效果而已,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呢,你也别想多了,快点擦干头睡觉吧。”我垂下眼睫,笑着说道。

    “老婆,你真坏。”正阳趁我不注意,一个健步上来了,把我紧紧地按在怀里,我的娇软的身子,贴着他坚硬的身子,他紧绷的身体,微微有了汗意,这就是男女的差别,女人是软弱无力的,男人的身子坚硬如钢铁,一刚一柔,构成了男女的和谐。

    正阳弯腰抱着我上了床,把我放在床上,红纱外衣被他打开了,露出里面茭白的诱惑人的身体。正阳又狠狠地吞咽了一口,气喘吁吁地说道:“老婆,你真美,你这个小妖精,真是让我彻底醉了,让我为了你,做什么都行。”

    说完了就低下头去,亲吻起我来了,为了怕自己被他弄的意乱情迷,最后一无所知,我只能捧着他的头,制止他亲下去,说道:“老公,我说了今天晚上好累的,不想要伺候你的,你不能用强。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可是一次没有强过我的。”我也有些娇喘吁吁地说道。

    “老婆,你的身体都这么湿润了,你说你不想?条件,你怎么才能同意我进去。”正阳咬着牙,紧绷的身体似乎到了极致,我也身体饥渴的要命,我真怕自己忍不住想要摁倒他。

    “告诉我真想,乐乐那么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喝醉酒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我始终不明白,谭预京在什么时候喊我的名字,让乐乐彻底伤心了呢?困扰了我好几天,这今天不惜一切代价来勾引正阳,就是要知道是什么时候,还有乐乐口中的那个时刻到底是什么时刻。

    “原来你大费周章就是为了知道这个?太简单了小妖精。”正阳对着我坏坏地笑了笑,说完了又低下头,顺着我身体的曲线,一路亲吻下去,我身体直接瘫软了下去,我的大脑也成了浆糊了。只能任凭他为所欲为,我突然后悔用这个办法,是不是这个方法只是欢快了这个老流氓呢?

    我忍不住细细的呻吟,正阳似乎收到了鼓舞,也粗喘的厉害,身体一沉,进入了我的身体里,身体的空虚立刻被填满了。

    正阳带领我穿过高上,一路向上,最后似乎到了云霄,我的眼前一片花白。两个人到了极致。

    “哦,老婆。”正阳在我耳边清晰而有力的喊了我一声。我的身体一颤,似乎心里觉得格外的温暖,与满足。我伸出手去,揽着正阳的脖子,再也不想放开了。我这次竟然没有昏过去,是不是跟他这一声的呼唤有关呢。

    正阳睁着漆黑的星眸,定定的看着,满脸的柔情蜜意和不舍。我也温柔地看着他,舍不得移开目光,这个男人是我的。

    “老婆知道答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