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你有种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0本章字数:2353字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打破这夜晚的宁静,一声“轰隆”,雷鸣在夜空之中炸开。

    这样暴雨的夜晚,人们大多躲在了家中,唯有童宁,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里,她伸手,一遍又一遍的拍打着紧闭的朱色大门。

    “简慕修,放我进去,我有话跟你说。”

    她的声音很大,却带上了一丝沙哑,这是童佳出事之后,她第三次找到了这里,她没有害童佳,她必须说清楚。

    大门被人从里打开,一双崭新的皮鞋出现在童宁的面前,淡淡的烟草味,瞬间将童宁笼罩。

    “一分钟。”

    简慕修不紧不慢的吐出三个字,于童宁来说,却是鼓舞,她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没有害童佳,她是自己......”

    “够了,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你可以走了。”

    简慕修愤怒的将手中未完的烟掐灭,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眸紧紧盯着童宁,男人深邃的五官,此刻蒙上了一层阴霾,他看着她的眼神,愤恨,歧视,厌恶?

    童宁只觉得心下酸涩难当,他们相识二十五年,他就这么不信她?

    童宁咬牙:“我说的是真的,简慕修,你相信我。”

    “相信你?”

    简慕修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低低的嗤笑一声,大手,已经扣上了童宁的下巴。

    “对,你没有害她,你只是想找人毁了她的清白,童宁,你是不是还想说,佳佳的腿断了,也是她咎由自取,她只要乖乖的配合你找来的那几个强~奸犯就会没事了,你说,是不是这样?”

    简慕修越说越气,他的声音陡然加大,连带着手上也用力了几分,那一双大手,掐的童宁生疼,可是更疼的是心。

    “......”

    童宁不语,只是用一种看不透的眼神打量着他,这个自己爱了十五年的男人啊,现在就这么的不相信自己。

    “你知道吗,佳佳醒来的时候还哭着跟我说,叫我不要追究你,叫我不要将你送进监狱,不然,就凭你做的这些事,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童宁,你真是脏。”

    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刻在童宁的心间,童宁终于是崩不住了,她怒吼。

    “简慕修,你知道什么,童佳跟你说什么你就信,我跟你说什么你都不信,你的脑子是摆设吗,还是你看到一个小哈巴狗对你摇尾乞怜你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童宁说话,一如既往的毒舌,她全然没有意识到,过了今天,她就是别人眼中的罪人,连说出真相的权力都没有。

    “童宁!”

    童宁话音刚落,简慕修怒喝一声,一记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童宁的脸上,抽回手,他还能感觉到,童宁的脸上是湿润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流了满脸。

    “童宁,我简慕修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你,你说这些的时候,想到你的姐姐她坐在轮椅上的样子了吗,童佳是舞蹈演员,她拿自己的一双断腿来诬陷你,童宁,你厚颜无耻的模样真叫人恶心。”

    我恶心,那你们两狼狈为奸的模样就不恶心嘛?童宁心中有个声音在怒吼,然而,在听到童佳残疾的消息时,她还是愣在了原地。

    “你,你说什么,童佳的腿断了?”

    童宁白着一张脸,怎么会这样,明明,童佳出事之前还来威胁过自己,她说,自己若是再不离开简慕修,她就找混混来强~奸自己,可是后来,却变成了童佳被人强~奸。而童宁,却是意外的被人指认为指使那些混混的人,她真是冤枉,所以她很确定,这所谓的强·奸,本就是童佳的一手策划。

    可是,为何简慕修会说童佳的腿断了,不应该啊。

    “童宁,你就这么喜欢简太太吗?”

    简慕修嫌弃的仇开童宁的手,不答,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什么意思?”

    童宁脑中一片空白,僵硬的应着,她从小喜欢简慕修,她的妈妈还在世之时,甚至钦点简慕修为他们童家的女婿,可是他问的是,她就这么喜欢简太太吗?

    简太太是简家的身份象征,却并不代表是他简慕修的妻,他到底什么意思?

    简慕修看在眼中,却是怒意中烧,这个女人,明明那么狠毒,可一双眼睛,却永远是那么清明,好像一眼,她就能看穿他心中所想。

    他烦躁的扯开自己的领带,伸手,一把扯开童宁的衬衫,少女白皙的肌肤,灼痛了他的眼。

    “童宁,这就是你想要的吧,找人强~奸自己的姐姐,甚至还扬言要拍下裸照,你是不是也想我这么对你?”

    简慕修用力一推,童宁的身子就那么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简慕修踩着皮鞋上前,他的大手,在童宁的身上摩擦:“你就那么嫉妒童佳,你不是喜欢我嘛,那好,我成全你。”

    童宁完全没明白过来,只觉身体一轻,她已经被简慕修提了起来,是很粗鲁的提,不是抱,他一路带着她,踹开了大门,踹开了房门,一把将浑身湿漉漉的童宁甩到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

    童宁感觉到面前男人的愤怒,她无力的咬着唇,将自己那破烂的衣裳穿好。

    而简慕修只是冷笑,她这样的动作,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我干什么,你不是想取代你姐姐嫁给我嘛,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今天若是让我满意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童宁只觉得眼前的男人阴仄的可怕,她挣扎着起身,却是被男人一把拽了过来:“不要,不要这样,我求你。”

    “晚了,童宁,我会让你后悔的。”

    他没有一丝怜惜的将她扑倒,张嘴,咬在女人的身上,她娇嫩的肌肤,处处是他侵略的痕迹,每一下,都咬的极重,仿佛这样,他才能发泄心中的怒意。

    每一下,都让她痛苦不堪,她是他的猎物,他是她的劫。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此时的童宁偏着头,一张脸埋进了被子中,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到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指尖处早已是猩红一片。

    这个女人,竟然活生生的扳断了自己的指甲?

    这想法只是一瞬间,想到她做的那些事,简慕修只是轻嗤一声:“童宁,这就是你想要的,是不是你也要我这样对你,你才能承认自己做过的那些事?”

    童宁衣不蔽体,她在他的眼中那么的不堪,原来,他根本就不屑于碰她,他嫌她脏。

    真好,童宁抬眸冷笑,对上简慕修冰冷的脸,声音哽咽,笑的那叫一个讽刺。

    “我童宁,从来坦坦荡荡,我没有做过的事,就算你砍断我的腿,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承认。”

    “......你有种。”

    随即,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童宁只听到,重重甩门的声音,是,她是真的后悔了。

    她怎么会这么傻,明知道他爱的是童佳,却是傻乎乎的跑来问一句,他信她嘛?

    信,信你妹的狗屁,童宁埋下头,泪水已经浸湿了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