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你会后悔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2488字

    简慕修并没有多做停留,他幽幽的看着蜷缩在床上的小小身影,眼眸眯了眯,很想抬脚走上前,然而,脚下却如同是灌了千斤。

    他看着童宁,她无助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可是,他不能,他不能向小时候那样,上前去安慰她。

    因为,童宁于他,是重要的人,而童佳,于他而言,却是责任。

    发生这样的事,他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他只能,站在童佳的身边,替她主持公道。

    他拨打了一个电话,他现在需要了解到童佳被害的真相。

    “是我,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电话那端的唐誉神情有些沉重,他原本是相信童宁的,可是,他查到的证据还是十分不利于童宁。

    “这边的监控视频显示,童佳被几个混混围攻之后,向街道上逃跑,被一辆车撞到,而那辆车,我查到了。”

    “是谁?”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简慕修从唐誉犹豫的语气中猜出了这辆车的主人身份特殊.

    “是童宁,而且,监控拍到一个画面,是关于车主的,我发给你看一下。”

    简慕修的手机上很快传来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头戴鸭舌帽,他看不清女人的面容,但是那件连衣裙,简慕修记得清楚,那是童宁上个月生日之时,他亲手送给她的。

    穿着自己送的连衣裙,去伤害自己的情敌,那时候的童宁,该是如何的得意洋洋,又是如何的心狠。

    “童宁!”

    简慕修攥紧了手心,俊朗的眉目一凝,眼中满是戾气,童宁,别怪我不相信你,证据确凿,你逃不掉的。

    “童宁,你给我起来。”

    童宁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只是恍然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她在陌生的大床上不住的挣扎,本以为噩梦会醒,但是身体却被人猛地从床上拽了下来。

    童宁从床上磕到了地上,额头上顿时就红了一片,她愤怒的看着简慕修。

    “你想干什么?”

    身上撕裂一般的疼痛在提醒着她,昨晚的噩梦是真实的,不会因为她睡了一觉就不复存在。

    “我想干什么?”

    简慕修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犹如杀神一般:“放心,就算我对你做了什么,那也是你该受的,我说过的,童宁,我会让你后悔的。”

    童宁蹙眉,眼前的简慕修让她感觉很陌生,她从来未曾料想,简慕修竟然会那么在意童佳,以前她只是觉得,是童佳一门心思跟在简慕修的后面,现在看来,她是对于简慕修盲目自信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我该受的,我只知道,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我的清白。”

    童宁抬起头,苍白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明明看起来柔软万分,可那一双眸子,却是坚定如初。

    简慕修真的讨厌这样的童宁,她总是把自己包裹起来,让自己看起来无坚不摧。

    用唐誉的话来说,童宁人不坏,可是跟她相处起来太累,但是现在,他看着童宁,已经不仅仅是累了,是憎恶,或许还有一点别的情绪。

    但是,只要一想到昨晚的证据,还有那些个混混,一个个亲口承认,甚至拿出与童宁的通话记录来指证,是童宁指使了他们,试图让他们去强~暴童佳。

    简慕修的心,就狠狠的揪了起来。

    他一直都知道,童宁有多恨童佳,这么些年,童家姐妹的内斗,他也从来是视若不见,因为他知道,不管是童宁还是童佳,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做错,上一代的恩怨,何苦牵连到下一代。

    可是,现在他手里拿着的是赤果果的童宁的罪证,他还能拿童宁如何?

    “我问你,三天前的晚上,你有没有去往铭佳大道?”

    “没有!”

    童宁想也未想就否认,这速度快的,叫人相信她都难。

    “你说的这么肯定,这么大声,只能证明,你在说谎。”简慕修毫不留情的揭穿童宁。

    童宁面上顿时有些羞愤,她瞪着眼,理直气壮的回答:"既然你心里早有答案,还来问我干嘛,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

    强词夺理,简慕修看着童宁那神色,每一次,她说谎的时候,耳朵总是会红,眼神也会不敢看向对方,而现在......

    童宁,在我面前,你何须装?

    简慕修叹了口气,叹声中有不为人知的无奈,末了,他只是看着童宁那苍白的唇,冷声道。

    “好啊,你不是想证明你的清白嘛,我给你一个机会。”

    “今天我就把童佳接回家,从今以后,你就是童佳的私人看护,什么时候,等童佳的腿好了,我再来听听你的清白。”

    私人看护,童佳的腿断了,他就要让自己去照顾童佳,他不是给自己机会,他只是想要折磨她而已。

    没错,童佳出事的那天晚上,她是去过那条街道,可是,她不是为了对付童佳,她只是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而已,这个人,跟童佳在那一天所遭遇的一切,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简慕修,你怎么能因为这一点,就认定我买凶残害童佳呢。

    我在你心内,真的那么肮脏,那么不值得信任?

    “简慕修,你与其花时间来冤枉我,不如花时间,好好想想,你的童佳,你那乖巧可人的金丝雀,为什么会出现在铭佳大道吧。”

    铭佳大道,是这一座光怪陆离的城市中,有名的“贫民窟“,童佳那样的大小姐,养尊处优的,平时连走个路都怕鞋上沾灰,这样的人,却突然出现在“贫民窟”,这个才奇怪吧。

    简慕修冷笑:“是啊,童佳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童宁,我还真的很想,好好的听你解释一下呢。”

    “你,你调查我?”

    “你若是不做亏心事,又何须怕我的调查?”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强盗思想,感情他找人调查自己,他还没错了?

    这人特么的是霸道总裁小白文看多了,脑子都变得鬼斧神工了吧。

    “简总你若是这么有心,何不去调查一下你的童佳,这样,说不定你还能找到她被残害的真相了。”

    童宁被气的不轻,只能丢下这么一句话。然,简慕修却是丢给她一个冷眼。

    “佳佳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我......”

    这人脑残还残的这么迷之自信,也是无敌了。

    童佳怎么样,他心里清楚,清楚童佳是如何一步一步将她从童家赶出去的,清楚童佳是如何一步一步来跟她抢沈氏企业的,还是清楚她童佳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一步一步的将她从简慕修的身边逼走的?

    童宁看着简慕修,以往那些有爱的一幕幕,还回荡在眼前,但他已经不是他了。

    “简慕修,我但愿你,永远不会为你这句话后悔。”

    童宁有无数的话想骂,然而,到了嘴边,却只剩这一句轻飘飘的话。

    轻么?不轻,只是无论此时的童宁说什么,简慕修都不在意罢了,哪怕,童宁是咬着牙,才能说得如此决绝。

    “放心,我简慕修从不为无谓的人后悔。”

    话说得狠绝,到最后打脸的时候,自然也特别的狠,只是此时,他们都失去了理智。

    童宁脸色登时刷白,她是无所谓的人嘛,什么时候,她变成了他眼里的过客,而童佳,成为了他眼中的白莲花。

    真是讽刺!

    “简慕修,我童宁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曾经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