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直觉?可信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2567字

    童宁从医院出来,换了一身衣裳,打车去往公司。她自己的车,几天前送往修车场去修,估摸着今日应该能修好了。正想着,修车公司的电话打了过来,通知她下午去取车。

    童宁应了下来,脚踩着高跟鞋,朝公司走去。不管她经历了什么,该做的工作她不能忘,因为,这里是沈氏,是妈妈一手创办的沈氏,她决不能,让沈氏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然而,进入公司,童宁明显的感觉到,今日的气氛不太对。童宁对于工作,向来要求严谨,再加上她雷厉风行的作风,在下属中间,确实不太讨喜。反观童佳,却能和同事们打的火热。

    沈氏虽然说是由童宁的母亲创办的,但是这些年来,却是童振国在打理。童振国安排童佳进沈氏上班,童宁拒绝不了。但她没想到,不过一天的时间,童佳被暗害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公司,而矛头,则是对准了童宁。

    “总监,今天大家来上班的时候,就有记者堵在了公司门口,所以这件事,就传到了员工的耳中。”

    助理缪缪看着神色淡漠的童宁,战战兢兢的说着今日的情况。现在公司内部,几乎全部以为,童佳出事,是童宁一手策划,这已经极大的影响到了她们的工作。

    “总监,你看楼下那些嚼舌根的人,怎么处置?”

    童宁纤细的手指在办工桌上敲了两下,面上神情未变,只是望向助理:“你相信那些话嘛?”

    助理坚定的摇头,童宁继续问道:“为何不相信?”

    “因为,我跟在总监的身边这么久,我知道总监不是这样的人。”

    “你要知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不一定会是真的,所以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也不一定就这么无坚不摧。”

    经历了童佳事件,童宁觉得,一切信任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简慕修认识她再久,他也不会相信她,助理缪缪跟了她几年,却能轻松道出一句信任。

    助理怔愣了一下,随即又回神,她扬着明媚的笑脸对童宁道:“就算是这样,总监我也相信你,我说不出为什么,就是直觉。”

    缪缪的话语在耳边回响,童宁突而莞尔一笑,她看着面前的缪缪。

    缪缪是她一手带起来的,当时她在十多个面试者中留下了缪缪,就是因为,缪缪的眼睛与当年的自己很像,只是不同的是,缪缪入职场不久,从未正面体验过职场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而她不同,童宁二十岁入职沈氏,一步一步从基层做起,用了五年的时间,才爬上总监这个位置,她的棱角,早被职场打磨平了。

    她无法再坦然的对对方说一句:“我相信你,就因为直觉。”

    因为,她和简慕修,从本质上来讲,都是一类人。

    他们只理性的只相信证据,却从不曾感信的相信一回直觉。

    童宁突然就释怀了,简慕修信她也好,不信她也罢,那都是他理智分析之后的结果不是么。她只需坦荡荡,别人怎么想,那都是他们的事。

    “谢谢。”

    助理笑笑,有几分腼腆,大约是很难得被童宁这样诚心的道谢,她顿了顿,继续道。

    “而且,现在的这些记者唯恐天下不乱,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童家的家事,刚才若不是记者来闹,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更像是有人针对总监您。”

    不愧是跟了自己这么久的人了,童宁很欣赏助理这份求真的态度,能进入沈氏工作的人,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他们也都清楚,沈氏内部是怎样的情况,助理想得通这一点,其他人自然也想得通。

    “通知下去,前台那几个嚼舌根的,给我辞了。”

    助理诺诺点头,童宁的处理方法,一如往常一般凌厉。不过,作为公司的前台,上班时间,毫无形象的说人的坏话,这样的人,的确该辞了。

    “为什么要辞退我们,我们又没有做错事。”

    当童宁的命令下达的时候,前台那两个美女很是愤怒,他们认为,是童宁做贼心虚,才想了这样的劣法子试图堵住她们的口。

    “没做错事,我们沈氏花钱请你们来,是维护公司形象的,可是你们呢,在公司的前台闲谈,败坏风气,还说你们没做错?”

    毕竟是跟着童宁在一起久了,就连助理的身上都带上了那么一点儿孤傲的气息,前台美女哑口无言,却是白着脸在争执。

    “公司那么多人都在说这件事,你凭什么就辞退我们?”

    “因为他们比较聪明,即便是讨论今日的事,也不会当着我的面。”

    “在职场,不掌握点同事之间的小秘密,还真的不好混下去,但你们错就错在,你们将精力放错了地方。如果,你们能及时的发现,自己的对手出现了工作失误。比如说,忘记了对前来参观的客人打招呼,我想,今天要走的可不是你们。”

    童宁恍若幽灵一般出现在了前台,只是冷冷扫了一眼两位前台,旋即上前,坐在前台的位置上,对着进入们内的客人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看,这才是能给公司形象加分的前台。童宁冷眼一瞥,然而,看到来人时,心跳却是陡然加快。

    是简慕修,他来干什么?

    简慕修看到童宁僵在脸上的笑容,不由惊了一惊,他差点忘了,自己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过童宁这样笑了。

    简慕修一个恍神间,童宁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扬起公式化的笑容,却是半点不暖心,简慕修眉头及不可见的皱了皱。

    “简先生,有事?”

    “去你办公室谈。”

    “童宁,这是你的父亲与我们简氏合作的方案,你看看。”

    简慕修西装笔挺,自来熟的坐在了童宁的办公椅上,整出一交代下属的动静。童宁别扭的接过合作案,心内却是轻嗤,还不知道谁是主人呢。

    “你说,沈氏与简氏合作的基础是,要我嫁给你?”

    童宁是皱着眉头说完这句话的,她眼神之中,分明是抗拒的。

    “对,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是你的机会,我之所以这样,不过是为了顺从双方家长的意愿罢了。”

    从小,简慕修与童宁就被认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童宁也一直以为,自己以后要嫁的人是简慕修,可是,当她此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却是没有半分斑斓,甚至觉得很讽刺。

    如果这觉得是在昨天之前定的,她或许还会开心,但是,自从童佳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她和简慕修的关系,就彻底的变了。

    “为什么,童佳现在受伤了,你还要用我们的婚事来刺激她,就不怕童佳会跟你闹吗,还是你们两个人闹矛盾了?”

    童宁在心内提醒自己,简慕修爱的是童佳,而不是她,这场婚姻,不是她要的。

    “不过,外界都知道你和童佳的事,我可不想担负小三的罪名,不然,人家又调动记者来围攻我,我可招架不住。”

    童宁明里暗里的提到今日的事情,利用舆论控制自己,以塑造自己可怜兮兮白莲花圣母形象,一向是童佳的手段。

    简慕修修长的手指在着上轻轻敲着,表情不屑:“童宁,你怎么还是这么自作多情,你觉得我真能让你这样的女人步入我简家的大门。”

    “我们的婚姻,只是对我父母的一个交代,你别指望我会承认你。至于,什么时候结束,我想,只能等到你赎罪了。”

    简慕修的唇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那笑容在童宁看来,却分明刺骨,简慕修,他果然是没安好心。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