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你是故意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3052字

    “简总没事的话,我先挂了,我一会还要开会。”

    童宁不屑的挑了挑眉,她差点忘了,这个简慕修,手上还握有沈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他果然,是为了他的钱,才打来的这个电话。

    挂断电话,童宁没有消停一会的时间,因为,童振国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进来。

    “童宁,新品怎么会提前被人发出来了,你这个总监到底是怎么当的。”

    童宁挑了挑眉:“我这个总监怎么当的,不是靠爸爸的提携嘛,我记得很清楚。”

    “你......”

    童振国一阵气结,你以为,童宁是在感谢童振国的栽培之情嘛。当然不是,童宁是在提醒童振国,他现在这个董事长的位置,那可是从自己的女儿手上抢走的。

    当初,童宁还小,童振国以帮助童宁管理沈氏的借口,坐上这董事长的位置。这些年,童振国早已架空了童宁,否则,以童宁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这沈氏,是万万不能落到童振国的手里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即便是现在,童宁的实力,依然不能与童振国相抗衡,她顶多就是,在口头上逞强了。

    “明天董事会,你自己跟董事们解释去。”

    童振国被气的不轻,猛然挂断了电话,隔着电话屏幕,童宁都能感受到童振国的怒意。

    但是,她是管不了了,童宁揉着眉心,一仰头,倒在了自己的长长的沙发上。

    就算,她表面上再怎么镇定,可是,初初面对这样的危机,她心里还是没有一点谱。

    而刚才,无论是简慕修的电话还是童振国的电话,都间接的让童宁的心理防线奔溃。

    童宁皱了皱眉,她脑海中突然飘出来几句话来。

    “童宁,沈氏,你是不是不想要了?”

    “童宁,道歉。”

    “童宁,你会后悔的。”

    是简慕修的声音,童宁突然觉得奇怪,这一次,沈氏的新品是自己负责的,而且自己之前,并没有将新品的记录透露给任何人,可这新品,怎生丢失的这么奇怪?

    “缪缪,这几天,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入我的办公室?”

    助理想了一下,摇摇头道:“总监,这几天,没有人来过您的办公室啊。”

    “真的没人来过?”

    “没有。”

    “那新品的文案,还有谁碰到过?”

    助理想了想,才拍了拍脑袋道:“我记得,昨天碰到简先生,他随口问了我一句,关于新品的事情,其他人,好像也没有人对这次新品特别关注啊。”

    沈氏现在已经分裂成三派了,童宁所带的制作团队,自成抑队,童振国的手下带裤不少的沈氏公司老员工,其余的,则是没有明确站队的。

    所以,对于童宁负责的这次新品,其他人,是不太愿意关注的。但是简慕修么,他关心新品干什么。

    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童佳,还有简慕修的那一句威胁。

    要是,简慕修真的是为例给自己一个教训?

    童宁拨通简慕修的电话,彼时,简慕修正在开会,眼角余光一瞥,看到那熟悉的名字,他眸光闪了闪,伸手,示意大家暂停一下。

    “什么事?”

    “新品的事,是不是你给的教训?”

    童宁懒得绕弯子,还带着几分愠怒的声音,自听筒内传出,简慕修狠狠蹙了下眉。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问简先生什么意思呢?”

    简慕修皱眉,语气中又带着几分无奈:“说清楚点。”

    “新品的事,是你泄露出去的吧,我记得,只有简先生有这个本事,也有这个闲心管这件事。”

    简慕修这下真是明白了,童宁,竟然怀疑他。

    “你觉得我有这个闲心,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

    压低的嗓音,还是让在座的与会人员面面相觑,人们不禁好奇,电话那端的是谁,才能让一向高傲的简总,如此说话。

    “我还真是被气糊涂了,不过,简先生,最好不是你,否则······“

    “否则你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

    简慕修真是气结,被人冤枉的感觉,真是让他窝火,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在童宁心里就这么不堪?

    当然,简慕修忘了,自己当初是怎样冤枉童宁的了。

    “不怎么样,抱歉,一场误会。”

    童宁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不少,透过听筒,还听得出几分疲惫。

    简慕修你有些于心不忍,他冷声道:“你有时间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样阻止这次事件蔓延,怎么挽回损失。”

    “多谢提醒,我会的。”

    童宁挂断电话,依旧是淡漠的语气,不过,简慕修倒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面对她的咄咄逼人了。

    放下手机,简慕修嘴角忽而一勾,直叫正在做汇报的工作人员一惊,一句话支支吾吾,忘词了。

    她呆呆的看向简慕修,一时紧张,生怕会挨批,而简慕修,此时却是神情淡漠的盯着PPT,眼神,分明是放空的。

    做报告的人松了一口气,原来,总裁走神了啊,赶紧糊弄过去。

    ......

    这一边,童宁正在紧锣密鼓的做着善后工作,记者招待会,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新品被人泄密,童宁可以认栽一次,但是,她不能就守在这个跟头里,不爬起来,童宁,从来就不软弱。

    医院的病房内,童佳看着电视上出现的画面,那坐在台前,被众多记者与话筒环绕的女子,面容沉静,她淡漠的开口,声音不大,却是坚定。

    甚至在最后,童佳还看到了在场的人,对于童宁这一次的危机公关,所流露出的赞赏之意。童佳猛然攥紧了手心,童宁,又是童宁,她怎么还笑得出来呢?

    为什么?十五年前,她刚刚来到童家,那个时候的童宁,就是众人眼中的公主,而她,只不过是乡下来的柴火妞。十五年来,她和妈妈算计了那么多,夺走了童宁的一切,可是童宁,她怎么还能端着她那虚伪的笑容。

    不,她才是童家的骄傲,她才是众人眼中的星辰。童宁,她不能再让她阻拦自己的路。

    “童佳小姐,你没事吧?”

    前来换药的护士,眼看着童佳面色不好,不由得出声询问了一句,童佳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我能有什么事,你给我出去。”

    童佳,在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面前,从来是以真面目示人的。这么个小护士,她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

    护士被她吼的一怔,却终究是讪讪退了出去,怎么以前还觉得这个童佳小姐挺平易近人的,这一会的功夫,就变了性子。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护士退了出去,迎面便碰上了简慕修,简慕修的眸光淡漠的一扫,落在了病床上的童佳身上。

    此时的童佳,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没有,阿修,你怎么来了,公司没有事了吗?”

    此时的童佳,温柔和善,与刚才那嚣张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简慕修瘪了瘪嘴,当做刚才,没有听见童佳发火。

    “我忙完了,怕你一个人无聊,就来陪陪你。”

    简慕修修长的大手放在白色的床单之上,语气温柔而和善,只是那眸光,分明是放空的。

    然而童佳却是欣喜不已,在外人看来,她是简慕修宠爱的女友,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简慕修如今对她的好,是自己用命换来的,他对她,从来都是止步于情理,这么多年,她也只是被允许跟在他的身边而已。

    童佳心里也知道,简慕修如今对自己好,也不过是出于当年的救命之恩,如果,让简慕修知道当年的真相,简慕修肯定会一脚踹开自己。

    所以,她才策划了这样一场近乎自虐的强~暴案,车祸案,将所有证据指向童宁,从而,获得了简慕修那么一丁点的同情。在自己受伤之后,简慕修对自己,比起以前,真的是好了太多。不仅,允许自己进入他的别墅,现在更会自觉的来陪她了。

    童佳淡笑着,白皙的小手激动的握上了简慕修放置在床上的大手,她眼中,洋溢着的尽是少女娇羞的爱慕。

    这个眼神,简慕修很熟悉,从前,童宁就是这样看着他的,只是现在,她的眼中,只有不耐。

    “阿修,我待在医院里太无聊了,你带我回家好吗?”

    简慕修听到家这个字眼,眉头不自觉凝了一下,但童佳这样近乎恳求的语气,他无法拒绝。

    看着简慕修点头,童佳的喜悦溢于言表,将身子稍稍向简慕修靠近:“阿修,你真好。”

    对于美人投怀送抱,简慕修却是不着痕迹的避过,他的动作,让童佳心内一个咯噔。为何,到了现在,简慕修还是拒绝自己的靠近。童佳眼眸疑惑的转了转,眼看着简慕修神色不渝,她就联想到童宁的事情,她想做一番试探。

    “阿修,我刚刚看新闻说,沈氏的新品这次出了点问题,那宁宁她,没事吧?”

    简慕修想到今天童宁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心中又是一阵懊恼,语气自然也重了几分。

    “她能有什么事,那么要强的一个女人,就是天塌下来了她都能一个人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