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你被停职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1本章字数:3613字

    凌晨四点,童宁终于是在那个噩梦里醒来,梦里,她被一个男人狠狠的压在身下任凭她如何求饶,男人都未曾施舍半分同情。

    他只是,一下又一下的在她的身体里,撞击,她很痛,身上如撕碎一般的痛苦传来,她痛苦的睁开眼睛,才发现,那个男人,是简慕修。

    一瞬间,恨意涌上了心头,泪水,打湿了眼眶,童宁是哭着在那个噩梦里醒过来的,她微微动了动身子,身下传来的痛苦,让她明白,刚才的不是梦,是真的。

    从那时起,童宁就失眠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是简慕修的身影。那个身影,就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她想逃,却怎么也逃不出去。

    凌晨七点,童宁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起床,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可是,她躺不住了。只要一在这个房间,昨晚的一切就会充斥她的脑海,她只能逃。

    只是,她生性孤傲,她的朋友,只有夏苏,她能逃到哪里去?唯有工作,工作,是她用以麻痹自己的最佳手段。

    她梳妆好,给自己化上了漂亮的职业妆,用粉底,遮住了自己青黑的眼圈,气色看起来没那么好,但状态还算不错,只是,她眼中的红血丝,是怎么遮也遮不住了的。

    “唉,算了,就这样吧。”

    童宁放下自己的化妆品,整理一番,她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童宁,她还是A市的名媛,她不会输,就算她遭遇的事情,再怎么不堪,她也依然是那个职场丽人。

    走出这个房门,她还是童宁,简慕修可以摧残她,却不能让她服软。

    下楼,童佳与简慕修倒是起的更早,早就在餐桌前,吃起了早餐,童佳看到童宁出来,热情的打招呼,只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让人舒服。

    童宁不屑的冷哼,既然如此讨厌自己,为何还要处处装出一副友爱姐妹的模样来,整天装着,难道不会累的慌吗。

    简慕修倒是沉默的坐在桌前,一勺一勺的舀着自己面前的豆浆,吃的慢条斯理的,童宁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抬脚出门。

    “你去哪?”

    这一下,简慕修倒是出声了,只是语气,听得出来,明显得不悦,童佳微微皱了眉头,低头喝豆浆,只是一双眸子,却在童宁的身上。

    "上班,需要向简先生报备吗?"

    童宁回头,不耐烦的说道,两人间的气氛,依旧是剑拔弩张。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上班了。"

    "凭什么?"

    "你被停职了。"

    几乎是童宁的话音刚落,简慕修便顺着她的话回答,他的眼神,讳莫如深,幽深的叫童宁看不真切。

    "简慕修,这又是你搞的鬼吧?"

    童宁对于简慕修这样的做法,是嗤之以鼻,她仰起头,轻蔑的看着他。亏的她以前还认为,简慕修是个君子呢,没想到,跟童佳在一起,这样的诡计倒是没少搞。

    “这是董事会做出的决定,你自己看。”

    简慕修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有些皱巴巴的,似乎被简慕修翻看了许多次。

    童宁皱眉,拿过纸张,越往下看,越是皱紧了眉头,简慕修从头到尾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看清楚了吗,因为新品泄密一时,董事会一致决定,暂停你的总监职务,至于,你什么时候能恢复职位,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什么表现?”童宁厌恶的出声,语气之中满是鄙夷。

    “如果你能好好照顾童佳,说不定我会替你,向董事们求求情。”

    简慕修话落,便感觉到童宁的眼神,直直的射了过来,而童佳,虽然是低着头,但那一双眸子中,却是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简慕修,你真卑鄙。”

    “这是董事会的决定,你要我说几遍才能听得懂?”

    “董事会不就是握在你简总的手里吗,你说一句话,他们敢不听吗?”

    方才,简慕修的那一句话,已经被童宁解读为,简慕修,就是为了让童佳找机会好好羞辱自己才会插手董事会,让他们停下自己的职务。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简慕修忍无可忍,只能不痛不痒的道了一句,童宁反唇相讥。

    “没错,新品的事情是我的错误,但是,我已经尽力弥补了,你没看到,发布会之后,我们的新品反应很好吗,现在这个时候,停我的职,才是对产品的不负责任,是对公司的不负责任,简先生,除了我你觉得还有谁能来主持这一场大局?”

    童宁眯了眯眼睛,笃定的道:“而且,我也持有公司的股份,他们没有权利随便停我的职。”

    “这是你的父亲,童董事长亲自提出来的,你有异议,找你的父亲去。”

    “你们沆瀣一气。”童宁甩甩手,面目狰狞的看着简慕修。

    “随你怎么想。”

    简慕修懊恼的坐回自己的座位,反正,无论他做什么,总能被童宁解读为别有用心,他懒得解释,他一个堂堂的大总裁,没事瞎操心沈氏的事干嘛闲的慌吗。

    至于,提出要让童宁照顾童佳,只是在他看到那份报告时,临时起意,总之,童宁欠童佳的,终归是要还的。

    童宁也不再理会他,提起包包,小跑着冲出门,直奔公司而去。自从五年前她入职沈氏,从一个小职员做起,她的每一天,几乎都被工作包围着,她的心内,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夺回沈氏,她不能让沈氏落到那对恶心的母女手上。

    可是,这些年来,她躲过了明争暗斗,却终究在坐上高位的那一刻,化为了虚无吗。她不愿意,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一切,就这样溜走,她不能失去总监之位,不能离开沈氏,否则,她就前功尽弃了,她就一无所有了。

    车子在沈氏的公司门口停下,童宁下了车,眼神幽幽的看了眼恢宏的公司,她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在来之前,她就已经打探过了,童振国现在正在办公室,她很想看看,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到底想要盘算一盘什么样的棋。

    想来,童振国的速度还真是快,这么快,就已经将她停职的消息公布了。如今,童宁已经不是公司的总监了,她走入办公室,除了助理缪缪依旧称呼她为总监,其他人,见到她,只是淡漠的走过。

    人情冷暖,在职场体现的如此刻骨,只是,显然此时不是伤感的时候。她昂首挺胸,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踢踢踏踏的声响,一路延伸到童振国的办公室。

    “爸,我想和你聊聊。”

    淡漠的语气,桀骜的态度,在童振国的面前,女王气场尽显无疑,这一次,她是来谈判的。

    “我有事,你先出去。”

    童振国的态度说不上疏离,但是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能让人却步,若是在以前,没准童宁还就真信了,他在有事。

    但是现在,童宁不屑的勾了勾唇角:“童总,我想和您谈谈新品的事情。”

    不是谈为什么停她的职,而是谈新品的事,这让童振国有些微的讶异,他终于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说吧。”

    趁这个机会,童宁低眸瞥了眼童振国的桌上,只见她在在纸上画着的,不是什么文件的批注,而是在研究送给女人的礼物。

    童宁轻嗤一声,他对童佳母女,还真是情深意重。

    “这一次的新品,全权由我负责,如今,正是新品上市的重要时机,你在这个时候,将我换下,无疑是将公司管理的漏洞暴露给了外界,临时换人,这件事情传出去,怕是会对公司造成很大的影响吧。若是不影响销售业绩,你们还能说一句,是我的管理不力,但是,若销售业绩因此次事件暴跌,想必童总也难辞其咎。”

    “我们已经找到新的负责人,负责此事,不劳你费心。对于你做出停职的处罚,也实在是因为,新品提前泄密,对公司上下造成恐慌,希望你不要怪我。”

    童振国不无可惜的说道,只是,着话语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可就难说了。

    “我想问一下,负责新品的人,是谁?”

    “是新人,不过,他的能力很强,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童宁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难怪这么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给踢了。

    “一个新人你也敢让他打头阵,童总最近真的是很激进呢。”

    童振国面露不悦,不过,童宁还是继续自说自话。

    “他对产品了解吗,他懂得如何去应对那些客户吗,公关能力如何?还是说,他有超乎常人的研发才能?”

    童振国沉默了,这个人,是童佳推荐给她的,他自己并不了解。只是觉得,童宁犯了错,趁这个机会,将她拉下马,完全可以。这样,他们也省心,毕竟,童宁这些年,发展的势头很猛的,而他,却是迟暮了。

    可是如今,听着童宁这样说,童振国不不禁有些忐忑,为了拉童宁下马,而将新品交到一个不信任的人手上,这事怎么说,怎么让他心慌。

    看童振国这纠结的神色,童宁心内有底了,她是童振国的女儿,对于自己这个亲爸,可是再了解不过。

    童争为人一向谨慎,再加上他年纪越大,在管理公司的问题上,越来越有些畏手畏脚,固守沈氏的成绩,若不是有人挑动,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样激进的决定。

    只要她在他边上说几句,分析一番利弊,童振国这个老狐狸,一定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唉。”

    童宁叹了一口气,在本就寂静的空间里,更显得幽凉,童振国不耐烦的为问道。

    “叹什么气,这不是还没决定好吗?”

    童宁心内一喜,这就表示,这件事情还有转机,她自然知道,童振国迫不及待的拉她下马的目的,不就是怕她来抢沈氏吗。

    好吧,童振国的力量太强,她没有办法与之抗衡,但是,叫她认输,不可能的。

    只要她想留下,就算是做个清洁工,她都愿意留在沈氏。

    “爸爸,我也是沈氏的一份子,我们才是一家人,可是你,竟然愿意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

    童振国眯了眯眼睛,不无心痛的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在着位置上,自然要为公司考虑。”

    这演技,着实是太逼真,差点没让童宁恶心,现在来装慈祥,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她对童振国,从来不抱什么期望。

    从童振国任由童佳母女欺负小时候的自己开始,童宁就在心里,将童振国归类为不能信任的人。

    “我自然知道,爸爸的苦衷,可是,你难道忘了,上一次,公司的新品,是如何被泄密的,公司里,有内贼。可您,不仅不惩治内贼,反倒是再招一个内贼进来,您这是,要让公司陷入困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