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1本章字数:3252字

    虽然,有关于童宁和贺泽亲密的那条新闻,已经被简慕修给公关了,现在,各大媒体上,也未报道此是,但是,童宁想着,不会那么巧,她和贺泽一出现,就被人拍了照片上了头条。

    今天的童佳很是反常,她实在没法不怀疑到她的身上去。

    听到童宁的问话,童佳只是挑了挑眉,环着手,薄唇向一边轻轻勾起,轻蔑的一笑。

    “你自己作风不好,现在反倒来怪我?”

    在简慕修看不见的地方,童佳说话,恢复了一贯的刁钻。

    “我作风好不好,轮不到你来管,但是,童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在医院,是看准了简慕修的姑姑会出现,才会弄那么一出来博同情吧,在走廊里,也是你找人来拍照片的吧,童佳,你现在已经堕落到,要靠这种手段才能去讨好别人了吗?”

    童宁不再给童佳洗头了,她只是任由童佳湿漉漉的头发,浸在水盆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童佳眼神一僵,她只是强装镇定,今天的事,她的确是故意的,只是,她不认为自己这样做,又什么不对,只是,童宁的话,无比的刺耳而已。

    “你自己都已经被阿修折磨的折磨痛苦了,就不用来操心我的事了,童宁,没错,今天的事,是我做的,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你童宁的假面目。”

    “那么,让你很失望了,你的这则新闻,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损失,而且,是你的阿修,亲自出面给我公关了。”

    “亲自”二字,童宁特意加重了语调,童佳的心猛然一沉,若是阿修亲自出面公关,那他,会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有那么一瞬间,童佳慌了,不过,随之又恢复了镇定。

    “阿修出面,只是不想让简家蒙羞,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我们的关系那么隐秘,我不说,谁会知道我是简太太,他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童宁的反问,让童佳无言,是了,一直以来,她都看不懂简慕修,只是,他对她的好,她都得受着。

    童宁冷嗤了一声:“怎样,怕了?”

    童佳不语,童宁却是继续冷生警告道:“以后,最好不要动这么多的小把戏,否则,哪天,我就能让你自己烧起来,我童宁,脾气不好,忍你一次就够了,再有下一次,我就让大家看看,当初,你母亲是如何在原配过世不过半年,就领着孩子嫁入豪门的。”

    童宁是说到做到,童佳手里有她的把柄,她童宁的手上,就没有他们的把柄吗,要真放出来,还不定,谁的爆料更猛呢。

    “你,你敢这样做,可知道后果?”

    童佳一扭头,哪里还有心情洗头,恶狠狠的看向童宁。

    “反正,我现在不需要靠着童家,不就是和你们撕破脸皮吗,我早就撕破了,还怕个屁。”

    童宁一甩手,将花洒狠狠的一摔,打开盥洗室的门,冲了出去,只有简慕修听到声响,朝这边望了过来,却只看见,童佳傻傻的躺在那里,头发上还带着泡泡。

    分明是无助的模样,可是,简慕修却是同情不起来,他眼神随着那个暴躁的身影飘移,却见她早已经将门狠狠的合上。

    ”阿修......”

    童佳弱弱的唤了一声,而此时的简慕修,却是置若罔闻,他的眼神,随着童宁那孤傲的身影一转,紧紧锁定在童宁的背影上。

    “真是个倔脾气。”

    简慕修看着童宁的背影,只能在背后,无奈的叹息,什么时候,童宁的脾气有童佳一半好,他就该烧高香了。

    而童佳,半湿的头发上,还在往下滴着水,她低着头,模样好不狼狈,然,她纤长的指甲却是紧紧的嵌进了手心,眼中,分明闪过一道寒光。

    被童宁警告过一次之后,童佳也变得安分了许多,毕竟童宁的手上也掌握着童佳母女,做了坏事的证据。

    狗急了还会咬人呢,童佳心里害怕,她怕自己把童宁逼的急了,童宁会拿着那些所谓的证据过来反咬,自己一口。

    不过这并不代表,童佳就会就此收手。从她来到童家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过誓,一定要夺走童宁的一切。

    想到此,童佳的眼眸紧凝着,拿出手机,对着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发过去一条信息。

    “不能再等了。”

    电话那端的人,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心内一阵激动。然而,在看到接下来的文字时,他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手机。

    心中的激动不在,换来的只是一声长叹。

    原来童佳只有在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才会给自己发来问候,可是,自己却偏偏这么不争气的,心甘情愿做着童佳手中的刀。

    求而不得的爱,早已将这个男人折磨的身心俱疲。

    他无意解脱,除了按照童佳的吩咐做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此时已是夜幕,装饰奢华的简家大院,因为陶兰母女的到来,比平日里,要热闹了许多。

    陶兰随着简女士一同回到了简家大宅,她一路都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毕竟陶兰此前一直在外留学,她怀念这个处处透露着庄严与肃穆的简家大院。

    “妈,你看那块墙上,我记得还是我小的时候在那块墙上画的一棵树呢,没想到外公竟然还留着,他也没有找人重新粉刷一遍。”

    陶兰指着一处不起眼的墙角对着简女士道,她说得眉飞色舞,然后简女士确实没有多大的心情听她说话。

    简女士张了张嘴,想要就今天的事,劝告一下陶兰,然而,陶兰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妈,你看这个过道外公也改动了,这样看着似乎比以前还要宽敞得多。”

    陶兰说得十分得起劲,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已经站了一人。

    直到,感觉到一股威压,陶兰才傻傻的转身看着来人,她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虽然,陶兰是简慕修的妹妹没错,可是,简慕修这个人从来都是清高自持,对于自己这个妹妹也不曾另眼看待。

    所以,陶兰心内是惧怕自己这个哥哥的。她看着简慕修的脸色,似乎不是太好,陶兰有些弱弱的开口道。

    “哥,你怎么来了?”

    陶兰也没有聊到简慕修会出现在简家大院,她本以为简慕修会回他的别墅去陪童佳的。

    毕竟,童佳现在可是病人。

    “这里是我的家,难道我回来还需要向你报备吗?”

    简慕修冷眼看着她,眼中不见半点亲切,反而透出了几分厌恶。

    今日新闻之事,是陶兰做的。

    “哥,我就是说着玩的,你别介意。”

    当然是站得到眼神分明是闪躲的见不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上能点的气势,让陶兰不禁有些心慌。

    “所以今天故意弄出这么一则新闻,也是玩玩了?”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陶兰依旧是怯弱的低着头,然而眼神却是慌张,她手心紧紧的握着,分明是在极力掩饰。

    简慕修突然问出这些话来,难道真是发现了什么?

    “陶兰,你刚一回国,就弄出这么大事,看来,在国外真是长本事了,要不要,再去多学几年。”

    简慕修声音依旧淡然,但身上透出的威压之势,却是让人害怕。

    陶兰不做声了,她知道,越掩饰越无用,她只是低着头,咬着唇。

    “这张照片,是你给我发的吧?”

    简慕修拿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上面的发送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但是,陶兰忘了,简慕修的私人号码!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知道的,几乎是在收到照片的,他心里就已怀疑,发送这张照片的能有哪些人?

    “网页上童宁的新闻,也是你先发布的吧?我查过你的ip地址了,你不仅将那些照片发给了我,还传到了网上,陶兰啊陶兰,你可真是长能耐了。”

    没有想到,这么快,简慕修就查到了自己的地址,这一下,陶兰知道,自己是无法狡辩了。

    她咬着牙,看着简慕修越来越近,男人坚毅的五官、此刻蒙上了一层冷意,因为心虚,陶兰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你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哥,我只是看到童宁和那个医生在一起,我心里气不过,才会这样做的,哥,你知道童宁她根本就……”

    “够了,你针对童宁,我不说什么,但是爷爷呢,你明知爷爷身体不好,还敢让他知道这件事,你还敢说。”

    简慕修毫不留情的打断她的话,陶兰此时说什么,都只不过是狡辩,这叫他怎么相信?

    陶兰白着一张脸,她知道,简慕修是真的生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道歉,她还能说什么、她太了解简慕修了,简慕修能来找她,就说明他还不打算追究到底,她道歉,她保证,简慕修也能暂时放过这一码事。

    “把手机给我。”

    陶兰眉头一动,眼中满是惊恐,却还是乖乖将手机交了出来。

    简慕修顺手便点开了照片,里面清清楚楚的拍着十几张的相片,他还眼尖的发现,这陶兰,是故意挑了几张,童宁与贺泽角度亲密的相片发给自己的,果然是针对童宁的。

    简慕修顺手将照片删除了个干干净净,把手机还给了陶兰。

    “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这是简慕修的警告,陶兰听闻,只是连声点头,她怎敢不从?

    只是,她不明白,她本以为简慕修是完全不在意童宁的,可是现在看来,简慕修那么激动,这表现,又完全不是全然不在意的表现了。

    陶兰是越来越看不懂简慕修了,但她什么都没说,眼睁睁看着简慕修删除了那些相片,她一点都不着急,因为,她还有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