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什么仇什么怨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1本章字数:3240字

    看着刘涵的背影走远,童宁又重新掏出刚才那一张纸,再一次,扫视了一眼纸上的电话号码。她想,这刘涵怕是应知道了,自己和童佳之间的那些过节了。

    只是,她不明白,童佳的腿断了,这一个多月来,她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怎么会有心情,那一个新品泄密的事情,来设计自己呢。

    究竟是刘涵在骗人,还是这童佳伪装的太好?

    童宁越发的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她想要查下去,也不会那么顺利。

    蹙了蹙眉头,童宁终于动手,将那张写有童佳电话号码的纸张撕碎,然后,丁点不剩的全放入了垃圾箱。

    她觉的,自己现在迫切需要一个人来帮忙调查,她伸手在自己的包包中,找到了一张名片,那是一家侦探事务所。

    那天,她收到这一张名片时,鬼使神差的就留了下来,自己身上的种种谜团,迫切需要找个人来调查清楚。

    只是,童宁却不知道,自己刚才所做的这一切,早已被人看的一清二楚,这刘涵是什么人,那可是出卖了公司机密的人,就算,童宁与他在一起,确实什么事都没有,但是,这一幕被有心人看见,却足以在心内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了。

    此时的童振国便是如此,就在童宁与刘涵坐在店内谈话之时,他正巧从店外的橱窗经过。

    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出卖过公司的人在一起,童振国那一刻,真心是想冲上前去,给童宁两巴掌,好打醒她。

    不过,却是被身旁的人拉住了,虽然,到最后,童振国没有冲进去,但是心内的怒火,可是半点没消,到了办公室之后,想起童宁曾经在自己的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过,要查清上一次公司新品泄密的事情,挽回公司的损失。

    童振国就一阵光火,他终究是按耐不住了,打了个电话,将童宁给叫到了办公室。

    接到童振国电话的童宁,心内犹如吞了一只苍蝇,她这些日子,可是在公司如履薄冰,就怕童振国来找自己的麻烦,如今看来,还真是逃不过了。

    “童总,您找我有事?”

    童振国从电脑界面抬起头来,眼神犀利,望着童宁那一张清清淡淡的脸,不仅有些恼火。

    “上一次,公司新品泄密的事情,你查出来什么没?”

    童宁一愣,支支吾吾道:“正在查,怎么了?”

    童振国轻哼一声,显然,对于童宁的解释,并不满意。

    “查了这么久,还是什么都没查到,童宁,你的办事能力怎么这么差?”

    劈头盖脸的一番骂,差点没让童宁一个激灵,她今天是怎么惹了自己的爹了。

    “其实,这跟我办事能力没什么关系,关键是,那个人他可对我们公司了如指掌,要找到他,可不就得费些心力。”童振国冷哼了一声,可不就是,对公司了如指掌的那个人不就是你?

    “童宁,虽然你是我的女儿,可是,爸爸也警告你,要是你敢做出什么背叛沈氏的事,我可不会轻饶你。”

    童振国眯了眯眼,那一双精明的眸子里,折射的分明是不信任的光,他怀疑童宁。

    毕竟,童宁这些年的野心,他可是清楚的很,童宁一直想要拿回沈氏公司,童振国心内更是明白的很。

    只是,他又怀疑,上一次新品泄密的事情,明显对童宁伤害极大,所以,童宁应该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童宁听着这没头没脑的一番警告,真真是被雷的里嫩外焦的,这个时候来跟自己大谈什么父女情,合适么?

    “放心,童总,我一直都愿意为沈氏效忠,至于新品泄密的事,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

    童宁如是保证道,童振国此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终于豪迈的摆了摆手,放童宁走了。

    童宁松了一口气,走出童振国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她拍了拍自己胸口。

    这爸爸真是越来越多疑了,也越来越难伺候了,童宁在他手底下做事,还真是提心吊胆着,也是难过。童振国的办公室出来,迎面便碰上了何恒超,何恒超贱兮兮的看着童宁,眼中却是闪过一抹促狭。

    “童宁,有个案子,你出错了。”

    “?”

    看到等候在门外的何恒超,童宁的表情有些尴尬,谁知道这人等在这里,是不是就是想看自己挨训。总之,这个人,很有嫌疑。

    “童宁,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何恒超摆出了一副领导的姿态,这态度,看的童宁又是一阵恶寒,她现在,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么?“我知道了,我去看看。”

    何恒超看童宁态度转变,这才冷哼了一声,对于童宁的厌恶,他可真是从没有掩饰。

    童宁本以为,这何恒超是故意在找自己的茬,但是,当看到何恒超真的指出了一个自己工作中的失误的时候,童宁的脸,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这就是童总监的工作态度,难怪会连公司的新品机密都守不住。”

    “......”

    这何恒超还真是够毒舌的,是跟简慕修学的么?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童宁白了他一眼,转而开始自己的工作,而何恒超,仿佛损童宁损的还不带劲。要知道,他就是找童宁的错误之处,也找了许久,不损她几句,还真的对不起他为来对付童宁,搜集到的这些信息了。“你怎么处理,上一次,是自动降职,这一次,你可没有那么高的职务可以降了。”

    “......”

    这句句戳心窝子的话,可不带这么说的?

    “何组长真是热心,我降不降职,管你的事了?”童宁没好气的道。

    “的确不关我的事,但是,看童总监落魄,我心里高兴。”

    何恒超脸不红心不跳的道,他站的离童宁很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之中的得意,仿佛马上就能看到童宁落魄似的。什么仇什么怨?

    童宁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到底是哪里招惹到这位了,不过,想到这何恒超身份却是令人起疑,童宁觉得,他怨不怨自己的,真的不重要。

    “你放心,你高兴不起来的。”

    童宁丢下一句话,遂不再理会何恒超,管他如何挑衅,她当他是空气。

    ......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童宁还在办公室内,其他人都走了,也就只有她,根本就不想回到那个别墅。去面对童佳与简慕修,只要空气里有这两个人的气息,她都觉得难受,更何况是要跟他们俩,呆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她鬼使神差的拿出那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侦探事务所,下面还留有一个电话号码。

    童宁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拨打了那个电话。

    “你好......”

    电话那端传来好听的女声,童宁有一瞬间的恍神,握着手机的手也是一紧。

    “您好?”

    电话那端的人没有放弃,又唤了一句,童宁这才回过神来,说实在的,她这也是第一次找侦探,心内还有点紧张。

    “你好,我想找你们调查一件事......”

    童宁有些结巴的说出自己的诉求,虽然明知电话那端的人不是侦探,但是,她总觉得,跟侦探接触的人,肯定也很容易,看穿别人的内心。

    童宁不喜欢那种被人看穿的感觉,但是,她这也是没办法了,一天不查出童佳身上的谜团,她着心内就有一根刺,她就得时刻背负着一个罪名,天知道,她这些天走的有多困难。

    电话那端的人,听的很认真,她沉默了一会,才甜甜笑着说道:“好的,女士,您的诉求我们已经知道了,请问您贵姓?““我姓沈。”

    童宁撒了个谎,电话那端的人没有察觉,她只是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以让我们的侦探与您见面想谈。”

    一听要详谈,童宁有些心慌慌,她也没想到,自己就是一咨询,就要约见面了,她舔了舔唇,问道:“要不现在?”

    电话那端的人愣了一下,随之笑道:“现在,也可以,您定好地点,我们马上见面。”

    似乎,这些侦探们比自己还要着急呢,童宁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对不对,总之,豁出去了。

    她发了地点过去,随即,收拾自己的东西,开着车,赶往约定的地点。

    童宁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正在秘密调查童佳,所以,特意将地点定在城西边,距离很远,童宁完全不用担心,被自己认识的人发现。

    为了去见侦探,童宁还特意乔装打扮了一下,她将长长的头发扎起,头上戴上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本就小巧的脸上,还架上了一个大框眼睛,再看童宁的身上,她在职业套装上,又套上了一件长长的风衣,换掉高跟鞋,穿上便宜的运动鞋。

    看着自己这一身出奇的打扮,童宁笑了笑,这一下,应该没有人能认出自己来了吧,她终于可以放心的出门了。

    赶到约定的地点时,那位侦探还没有来,童宁找了个座位坐下,并且点了两杯白开水,她觉得,侦探应该都喝白开水。“你好,请问是沈小姐吗?”

    循着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童宁从杂志上抬起头来,看到的便是一位身着牛仔的年轻人,他问的是沈小姐,童宁知道,这就是那位侦探无疑了。

    但是,这侦探,怎么跟她想象的不一样,这,分明就是一个愣头小子啊。童宁不自在的眨了眨眼,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来错了。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童宁明显不愿意与这位侦探多谈,找了个借口推脱掉。

    然而,那位侦探先生却是神秘一笑:“我的确是认错人了,但是,我想,你就是一个小时前找侦探的委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