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出门没看黄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1本章字数:3328字

    童宁是真穷啊,虽然,她贵为沈氏集团,童家的千金小姐,但是,童振国老早就将全部心思放在了童佳母女身上了,而童宁,也在自己毕业之后,就从童家搬了出来。

    这些年,童宁在物质上从不依靠童家,日子虽说过的不富裕,但是自给自足还是足够的,但若是让童宁额外承担一笔不菲的侦探费用,于现在的童宁来说,还是有些肉疼的。

    于是,童宁理所当然的应了贺子明的要求,能不花费一分钱,就让私家侦探出马,何乐而不为呢?

    总之,就算这贺子明再不靠谱,他总能给自己找出一点童佳的蛛丝马迹,这笔买卖,她是真的不亏啊。

    “贺子明,给我回去。”

    此时,贺泽也追了出来,他一把扯住贺子明的衣领,将他给往回拽。

    “喂,你干什么,别动手动脚的。”

    贺子明身手不错,他一个扭身,摆脱了贺泽的钳制,顺势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警惕的看着贺泽,他一向爱风度,贺泽这样,根本就是毁坏了他的好形象,尤其,是在自己的客户美女面前。

    “给我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贺泽对他弟弟,可真实没有了对待病人的半分耐心,在他眼里,无论贺子明做什么,都是不务正业,都是在骗人。

    “我怎么就丢人了,你这是职业歧视。”

    同样是认真工作。怎么贺泽做医生就被人吹到了天上去,他做侦探怎么就丢人现眼了?这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我歧视的就是你,跟你的职业没关系。”贺泽冷冰冰的道。

    “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就凭我是你哥。”

    贺子明急了,扯着嗓子冲贺泽大喊,他对这个哥哥一向尊重,但是,贺泽根本就是在戳他的心窝子。

    童宁无奈的扶额,看着这兄弟俩上演了一处家庭大戏,她不知道该不该帮腔。

    这两人,一个是自己认识许久的学长,一个是承诺给自己查案的侦探弟弟,帮谁都说不过去。唉,算了,还是不帮了,就看看吧。

    贺子明显然被气到了,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瞪着贺泽,他的眼睛本就大二明亮,这样一瞪眼,倒不让人觉得震怒不可犯,甚至,还有几分可爱。

    童宁笑了笑,眼前的侦探弟弟,果然是没长大啊。

    “连你也笑我,你们俩真是太过分了。”

    只是这一声轻笑,还是被贺子明看到了,他白了一眼童宁,眼中分明还带着几分愤茬。

    童宁好不无辜,乖乖闭上了嘴巴,只是,贺泽却不乐意了,虽然是自己的亲弟弟,但是也不能这么对待人家不是。

    “你还说别人,给我回去。”

    “凭什么我得回去,我有人身自由的好么?”

    贺子明早年生活在极其民主的国家,今年才回国,他一向自由惯了,所以,贺泽的管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在剥夺他自由的权利。

    “你不回去也行,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爸爸,你又在骗人,叫他封了你的侦探社。”

    贺泽不甘示弱,对付一个毛头小子,他还真是几句话,就能让他妥协。

    “你,哼。”

    贺子明真是被气着了,他冷哼一声,偏转过头去,嘴上却是茬茬的道:“走就走。”

    这模样,分明还是一个会赌气的大男孩,童宁看着贺子明,无奈的摇摇头。怎么越发的觉得,这个贺子明不靠谱了呢,不会哪一天,他的侦探社就倒闭了吧。

    仿佛是看出了童宁的心思,贺子明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回过头来,调皮的冲童宁吹了声口哨。

    挑着眉毛,环着手,脚也不安分的勾在了一块,此时的贺子明,看上去有几分痞性,却完全不会让人生厌。

    “童宁姐,你放心,你的事,我一定会替你做好的,等着我啊。”

    童宁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时候,亏得他还能想着自己,想着自己的委托。

    她冲他笑笑,只听话,贺泽在一旁,没好气的道。

    “要你走就快走,还磨蹭什么?”

    对待贺子明,贺泽真的是用尽了他的耐心了,完全拿出了一个大哥的样子。

    贺子明回头,冲贺泽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无比可怕的鬼脸,这才转过身,扬长而去。

    果然是还没长大的男孩啊,还能做鬼脸,而且还做的比个女孩子还可爱。

    童宁只想说,这贺子明是投错了胎啊,他要是个女孩子,说不定贺泽就化身护妹狂魔了,可是现在,他只有被贺泽嫌弃的份儿,也是可怜啊。

    “你弟弟,还挺可爱的。”

    在这里看到贺泽,而且现在自己的身份,还是贺泽那不靠谱弟弟的委托人,童宁也是觉得很尴尬了,她扬起尴尬的笑脸,无厘头的说了一句。

    此时的贺泽,也完全没有面对自己弟弟时,那剑拔弩张的架势,他回复了他一脉的温顺。

    “宁宁,我弟弟做事很不靠谱的,你若是真想查什么事情,还是,找别人吧。”

    贺泽真是十分不掩饰,自己对于亲弟弟的不信任。

    童宁讪讪的笑着,找你弟弟可以免费查案,找别人行么,当然,这么”肮脏“的交易,她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的,免得人说她欺负小孩子。

    “没关系啊,我觉得,你弟弟还不错。”童宁昧着良心道。

    贺泽眨了眨眼睛,颇有几分凝视童宁的意味:“宁宁,有句话,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听,可是,我还是想要提醒你。”

    贺泽的神色突然之间变变得凝重了起来,剑眉微微的蹙着,薄唇也微微抿着,成一条直线。

    “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找人查简慕修,他的势力,也不是你能撼动的。”

    "啊?"

    童宁愣了一秒,愣是没从贺泽这突然的话题中反应过来。

    "我不是......"

    童宁是解释不清了,她根本就不是找人查简慕修啊,虽然她要查的人,还是和简慕修有关系,但是......

    童宁觉得,贺泽现在一定觉得自己就是那抓男人出~轨的正室了,好一出狗血大剧啊。

    "不是就好。"

    贺泽终于松了一口气,温润的脸上,也不由浮现了几分笑容。

    自从,上次在医院看到简慕修与童宁,那样的不对付,还有简慕修对于童佳的细心照顾,贺泽心内,就为童宁不值。

    贺泽在这之前,并不认识简慕修,但是,以前在学习的时候,他没少听童宁提起简慕修,他深知,简慕修在童宁的心内,占据了多重要的位置,虽然她嘴上不说,可是心里,总是在意的吧。

    看童宁不是为简慕修的事找侦探,贺泽一颗心总算是放回去了,他一开始,还真担心,童宁会想不开呢。

    "不是就好,宁宁,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一定要记得,来找我。"

    贺泽看着童宁,语气是无比的认真,他温润的眼神,分明隐忍,隐忍的是对于童宁的关心,只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我知道,我没事的。"

    躲避贺泽的目光,童宁有些心虚,她只能将手放在嘴边,假装咳嗽。其实,只是面对贺泽这样的眼神,她不知该做何回应。

    童宁的心思,贺泽何尝不明白,他叹了口气,声音依旧是那样的温润。

    “好了,我送你回去。”

    因为今日要来见侦探,童宁很担心,被人发现,所以,她没有开车过来,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这个地方偏僻,很难打到车。

    她没有推脱,事实上,她已经给贺泽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了,也不差这一次了。

    童宁坐上贺泽的车,轻车熟路的扣上安全带,一路无言,车厢内,只有柔和的音乐声。一声一声,像是催眠的曲调一般,童宁就这样,睡着了。

    车子在童宁原先住的地方停了下来,贺泽并不知道,童宁现在已经搬去了简慕修的别墅了。

    他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子,她容颜美丽,车厢内的柔光打在她的脸上,将她的五官衬得更加的立体。

    不同于平日里,穿上了职业套装,精明强干的女强忍模样,此时的童宁,面容柔和,睡眼安详,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小嘴巴砸吧了一下。

    看着这样的童宁,贺泽只觉得,自己心内那一根弦,被人拨动,鬼使神差的向她靠近,贺泽吸了一口,童宁身上独有的香味。

    他的手,伸至童宁的脸边,想要去触碰,却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他的手,向下滑去,轻轻拍了拍童宁的肩膀。

    “宁宁,醒醒,到家了。”

    睡眼惺忪的童宁,眨着迷蒙的眼睛看着贺泽,没回过神来,半晌,才僵硬的道了一句:“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客气。”

    贺泽依旧笑的温文尔雅,如春风一般,仿佛,刚才的那些纠结,那些焦躁,都只是幻像。

    “我走了,你开车慢点。”

    童宁拎着自己的包包下了车,走出车门,才发现,这里是自己以前住的地方,她深深吸了口气,很好,终于不用回家面对那两个人了。

    打开房间门,童宁看着久违的自己的房间,蹦跳着,将包包往沙发上一丢,转身,去开灯。

    “童宁,你故意的?“

    灯光打开的那一刻,她清楚的听到一个带着怨怼的声音,那声音,冰冷入骨,不由便叫童宁打了个寒颤。刚才,童宁的包,就那么砸中了简慕修。

    她不会这么倒霉吧,简慕修这个二世祖,竟然真的在这里?

    童宁僵硬着站直,虽然,房间里有灯光,可是她此时,还是觉得可怕,因为,房间里有个恶人,她不敢转身了,转身,看见一条饿狼可怎么办?

    “童宁,回过头来。”

    耳畔,响起皮鞋与地面你摩擦的轻微声音,童宁缩了缩脖子,她大约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才会被这个二世祖找上。

    “简慕修,你在我家干嘛?”

    童宁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副无惧无畏的表情,不管,她再害怕简慕修,也不会表现出来。

    “你好意思问我,我问你,谁送你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