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简慕修,救我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2本章字数:3198字

    来人的力气很大,似乎是早有预谋,从童宁从洗手间出来,他就伺机等候在那里,在童宁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一举,捂住了她的嘴。

    这里比较偏僻,来往,根本就不见有人,童宁只知道,那个人,只是捂住自己的嘴,他应该还没有杀了自己的意思。

    但是,童宁能感受到,自己被捂住嘴之后,身体的力量也近乎神奇的慢慢消失,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人的手劲有多大,而是,自己可能已经被人下药了。

    她有清醒的意识,却没有力气,时间拖得越久,自己身上的气力,便会消失的越快......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情景,这个人,在席上时,看着自己那诡异的眼神,童宁此时十分确定,他早就想好了要如何对付自己。

    既然是有预谋的,那他的目的,要么要财,要么要色.......童宁真不希望是第二种。

    “我的包包里有钱,你要的话,我全都给你。”

    童宁轻声细语的,她被人劫持在前面,看不清后面那个人的表情,但感受到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便听那人冷哼一声。

    “要钱,我有的是,我要的,是你的人。”

    “......”还真是第二种,童宁有些绝望了,她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上个洗手间,她本来只是不想呆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包厢,但是现在,这里太偏僻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来。

    还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

    童宁有些绝望,身后的男人也仿佛感受到她的无助,他轻笑一声,笑声中满是得意。

    “你别想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个会所,最识趣的地方就是,他们从不多管闲事。”

    “......”童宁明白了,这个会所,可不就是为李总这个衣冠禽兽服务的么。就算有人来了,他也不得掂量掂量救人的代价,真是,倒了血霉了。

    “好,你先放开我,先带我离开这里。”

    童宁现在可没有多大的力气,她也不认为,即使自己是在身体完全没问题的情况下,能够与一个牛高马大的男人相抗衡。

    简慕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简慕修高高瘦瘦,还不如眼前的男人这般强壮,但是,童宁在他面前,不也是只有服软的份儿。

    所以说,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眼前的男人,童宁想要与他来硬的,那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服软了。

    看童宁的态度,并不见抗拒,身后的人明显对童宁的表现产生质疑。

    他听人说,这个童宁,不好对付,但是,她今天的表现,分明就很好对付。

    “当然,我总不能在这里......”

    李总嘿嘿嘿的笑着,猥琐的眼神,在童宁的身上扫了一眼,他很是满意他看到的。

    童宁此时身着一包臀裙,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玲珑有致,露出在外的肌肤,更是白皙细腻。

    李总用舌头舔了下唇,内心的欲望,已经无法抑制住了,眼前的女人,可真是一个尤物了。

    “外面有一间酒店,你带我从这里出去,我不想被别人看到。”

    童宁只记得,就在这间会所的对面,有一间酒店,这间酒店,可是简家的产业。虽然,她一点也不想着,自己的窘境被简家的人知道,但是,瞄了一眼身后壮的如猪一般的男人,童宁还是觉得,自己这颗好白菜,可不能真让猪给拱了。

    那样的话,估计她夜里醒来,都会做噩梦。

    在丢脸和清白面前,童宁该选择什么,显而易见,只要,逃到了对面,童宁很确定,自己能躲过此人的追踪,而且,还可以求助,就简家与童家的那点交情,童宁觉得,他们还不至于让自己身处险境。

    童宁依旧是轻声细语的,她声音软软蠕蠕,一听,就让人感觉酥入了骨头。

    但是,童宁的提议么,真的是风险太大了,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耍什么花招,毕竟,就是在这间会所的对面,路程不远,但童宁想要趁此机会逃走,却是有机会的。

    李总在纠结着,眼前的女人太听话了,也太镇静了,这与他以前玩过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

    “我现在全身无力,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你放心,我现在连路都走不快,怎么逃跑?”

    童宁的声音越发的无力,而此时,她的身体,也恍若绵软无骨一般,直直的靠在了李总的身上。

    药效入体,时间过的越久,童宁的身体就无力一分,这还真不是童宁在装,这个李总,用这样的方法,可玩弄过不少的女人,每一个,都是童宁这样的表现。

    李总信了童宁的话,因为他此时,心内的那点儿悸动,早已经被童宁几句撩人心的话,给撩的痒痒的,他可等不了了。

    “好,我扶着你过去。”

    李总答应的爽快,看着童宁的眼神,色迷迷的,童宁嘴角抽搐了一下,嗯,大概,这姓李的脑子只是一个摆设,果然,坏事做多了,真的挺损智商的。

    李总果真是伸手,放开了童宁,反而是揽着童宁的腰,童宁脊背一僵,强忍恶心,两人相依偎着走出了会所。

    姓李的似乎很欢喜,一路笑容满面的,两个人,被人误认为是情侣,一路,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其实,这姓李的说得对,在这个会所里,即便是童宁求救,也不一定会有人来救她,只要,这姓李的说一声,他们是情侣关系,估计就能吓跑不少帮忙的人了。

    姓李的一路带着童宁,来到了对面的那间酒店,这姓李的,还做足了准备,掏出身份证,准备进行登记。

    童宁看着这壮硕的背影,感到深深的无力。

    她一扶额,站稳了身体,就在那个姓李的转身过去的那一刻,童宁脚下一抹油,转身便跑了出去。

    姓李的反应倒是很快,拿着房卡,几步便追上了童宁,童宁差一点,就跑出酒店了,只是,她脚下无力,速度被压制了。

    姓李的黑着脸,伸出手一拎了,就跟拎小鸡一样的把童宁拎了起来,又是一个转手,童宁便被那姓李的拦腰一抱,根本来不及反抗。

    天杀的,竟然还给我来了个公主抱,而且是,被这么一头猪抱着,童宁真的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恶心起来了。

    “救命......”

    童宁发出的声音,都极其的轻微,姓李的这一次,脑子不是摆设了,他快走几步,直接将童宁带入了电梯间。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童宁是被姓李的拖拽着走入了电梯。

    童宁留了个心眼,这里竟然是顶层的豪华套间,这个姓李的,还真是舍得花钱啊。

    这个酒店,童宁来过,虽说不熟悉,但是基本的布局,童宁还是清楚的,当然,前提是简慕修没有对这里做重新规划。

    这一栋楼层,只有两件套间,一件是留给酒店主人的,另一间,也是偶尔才被租了出去。如果,真出了这个电梯,她就真是没救了。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童宁正被姓李的给拖拽着出去,但是,童宁一只脚勾住了电梯内的栏杆,死死的抓住了电梯门,反正,他是不会哦出去的。

    两人僵持着,姓李的也不知道,一个中了药的女人,怎么还能这么有力气,其实,他不知道,童宁只是在强撑着。

    人在危机的情况下,总是会激发许多的潜能,童宁想,自己此时就是这个情况。

    她狂按电梯内的警报器,很快,就会有人上来了,童宁,只要再坚持一下,等到有人上来,她才能,有求救的机会。

    姓李的怒目圆睁,他这一下,是真的急了。做坏事的人,总是害怕事情闹大,这姓李的,做过那么多坏事,还从没加过童宁这般难搞的人啊。

    他心一横,举起手,用力的敲在了童宁的后颈,这是,来软的不行,只能将童宁打晕带走了。

    毕竟,他也不想,这件事情闹大,毁了自己。

    童宁只感觉到后颈一痛,她的眼无力的眨动了一下,闭上眼睛的那一瞬,突然撇到了楼层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向电梯这边走过来。

    是简慕修!

    童宁突然有些庆幸了,她也顾不上心内对简慕修的厌恶,她知道,只有这个男人会救自己。

    “简慕修,救我。”

    童宁唤了一声,声音依旧很轻,姓李的更急了,他挥手,想要再一次,将童宁打晕。

    “简慕修,救我。”

    童宁是耗尽了最后力气叫了一声,本来打算转身走的男人突然一惊,他似乎,听到了童宁的声音。

    原本,他看到电梯内有一对男女在争执,不想管他们,但是,听到童宁的一声叫唤,简慕修快步走了上来。

    鄙视,姓李的那只手,还没有来得及落下,便被一个人紧紧的拽住。

    姓李的额上已经开始冒出了细寒,然而嘴上,却是用他那尖细的声音吼道。

    “我警告你,别管老子的闲事。”

    童宁脸色越来越白,体内的药,是会让人全身无力,最终昏迷的,她撑不住了。

    头一歪,美丽的眼睛合上,童宁已经不在意,他们两个人说了什么了,她只知道,简慕修来了,自己有救了。

    “我也警告你,别动我简慕修的女人。”

    沉沉睡去之前。童宁好像看到那姓李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甩了出去,好像,还听见简慕修说了什么,但是,他说的是什么,童宁已经听不清了。

    她无力的瘫倒在简慕修的怀里,感受到,简慕修的肩膀稍稍动了动,似乎是,发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