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闺蜜是用来麻烦的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2本章字数:3240字

    夏苏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童宁,那明亮的眼眸一闪一闪的,里面闪烁的,竟是夏苏作为记者该有的八卦精神。

    “我猜你刚才撞到人了。”

    童宁幽幽的道,她刚才还听见夏苏的大嗓门在跟别人抱歉呢,这还用猜吗?

    “不是不是......”

    夏苏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童宁的面前使劲的晃着,连带着她那小脑袋,也是摇摇晃晃的。

    这家伙,又在摆谱了。

    童宁心内如是想着,不过她太了解夏苏了,这个时候,就是夏苏充分发挥她的八卦精神的时候,她不能扫了她的兴。

    “到底是谁啊,快说吧。”

    童宁扯着夏苏的衣裳,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好奇,嗯,做戏就是要做全套的。

    “嘿嘿,我猜你就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刚才撞着童佳了。”

    “你说什么?”

    童宁登时瞪大了眼睛,眼中闪烁着的八卦光芒,比之夏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说,你刚才撞到的人是童佳,她怎么会在这里?”

    童宁凝了凝眉,想到刚才与何恒超会面的那个奇怪的女人,难怪,她会有那么熟悉的感觉,原来,那个人真的是童佳。

    天啊,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童佳竟然好端端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和沈氏集团的内应有联系,所以,这些日子。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童佳在背后搞鬼吗?

    “苏苏,你撞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穿着一个很长的风衣,带着口罩和墨镜?”

    童宁的内心,已经激动非常了,她抓着夏苏的手,不自觉便用力了几分。

    “哎呀,你轻点。”

    夏苏被她捏的疼了,大叫了一声,这大嗓门成功引得了咖啡厅内其他人的注目。

    “你小声点。”

    童宁不得不出生提醒夏苏,她再这么大嗓门的叫下去,怕是别人都要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了,这样,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撞到的是那个女人,你也见过童佳了?”

    “我不就是跟踪他们来到这儿的嘛。”

    童宁听着夏苏的话,赶紧拉着她坐了下来,神色中,透出几分释然,如果,那个女人真是童佳,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童佳与何恒超会面之后,可能发现了自己在跟踪她,向旁边一闪,躲过了自己,却没有躲得过夏苏,最后,还是被夏苏认出来了。

    “童佳不是带着墨镜吗,她把自己裹的那么严实,你如何能确定是她的?”

    夏苏重重一拍听你的肩膀,那大力道,让童宁的肩膀震了震,她龇牙咧嘴的想。

    今天,是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的肩膀有仇啊,怎么来一个人就要拍自己的肩膀,可怜了我的小肩膀。

    “我刚才撞到她的时候,把她的墨镜给撞到了,我就看了她的眼睛,跟童佳特别像,我认识童佳那么久,不会认错的。”

    “会不会只是跟童佳长得像而已,童佳现在,可是一个残疾人啊。”

    童宁心内越发的怀疑起童佳来,只是,她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

    “我也觉得奇怪,可是,那个人明明就是童佳啊,她看到我的时候,可比我还慌张呢,你想,要是个平常人,被人撞倒了,她总不能还这么害怕吧,她心里啊,肯定有鬼。”

    不得不说,夏苏的分析很在理,只有童佳,才会在看到夏苏的时候,那么的慌张,所以,那个能够自由行走的女人,还真是童佳。

    夏苏此时也是对刚才的那一幕,感到困惑,她自言自语道:“这童佳不是残废了吗,她是怎么做到突然之间就站起来了的,难不成,真是找了赛华佗了?”

    童宁幽幽看了一眼夏苏,才刚刚夸她分析的在理,她这脑袋瓜子就又放糊涂了,童佳,若是真的能突然行走,那根本就不是找了什么赛华佗,而是,她根本就是在装残疾啊。

    “你说,童佳会不会是装的啊?”

    夏苏忐忑不已的望着童宁,童宁被童佳冤枉了那么久,要是知道,童佳根本就是在假装残废,那心情,大约是像,日了整个动物园吧。

    “如果,那个女人真是童佳,那只能说,她装的还挺深的。”

    可不是戏挺深嘛,装残废来冤枉自己,然后背地里,又联手别人来暗害自己,还要抢自己的男人,这波操作,真是666啊。

    简直,毁尽了人的三观。

    “苏苏,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女人就是童佳,我们要找到更多的证据,这样,从今天开始,你帮我监视童佳,好么,要是真能证明,童佳是在装残疾,那我身上的冤屈,就能洗清了。”

    童宁不怕麻烦夏苏,她们这两个死党,认识了这么多年,早就深谙一个道理,那就是,闺蜜就是用来麻烦的。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夏苏拍拍胸脯保证道,夏苏的大嗓门虽然不靠谱,但是做事,绝对是靠谱的,童宁竟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你果然是我的好姐妹。”

    童宁捧着夏苏的脸,略带婴儿肥的脸蛋,摸起来挺有肉感的,童宁没忍住,捏了一下。

    然后,手上就传来一阵痛,伴随着夏苏的大嗓门。

    “摸什么摸,你又不是我男人。”

    “......”

    童宁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她讪讪的缩了缩脖子,决定赶紧离开夏苏这个祸害,她可不想感受到大家那“炙热“的目光。

    “我先走了,事情就交给你了。”

    童宁留下夏苏,一个人溜走了,她在这里耽误了许多时间,她必须得赶在何恒超的面前,回到公司,不然,何恒超又得怀疑自己了。

    童宁是急赶着回到公司的,不过,到了公司却不见何恒超的人,童宁不禁讶异,这个人,不是一进公司就将自己锁在办公室的吗,怎么今天,懒惰了?

    “安安,何恒超什么时候回来的?”

    何恒超这个名字,在他们这个办公室,一向是不讨喜的,王安安只是瞥了一眼何恒超的办公室,幽幽道。

    “他回来一一会儿了,这会儿,去公司天台偷懒去了。”

    童宁眯了眯眼,又问道:“他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吧?”

    王安安冲童宁眨了眨眼,肉嘟嘟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放心,我没告诉他,他还以为,你去见客户了呢。”

    “嗯,这就好。”

    童宁这才放心,安心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工作,不过眼神,却是时不时的瞟向了何恒超的方向,她也在暗中窥视何恒超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天台,何恒超一个人,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他的领带散在了地上,只着一件衬衫。

    因为喝了酒,身上的白色衬衫染上了脏污,他的眼神空荡荡的,从高处望向了沈氏公司。

    这里,庄严肃穆,却不是他想要去工作的地方,而他的那个小小的公司,虽然不比沈氏集团的豪华,但在他眼里,那个小小的公司,却是有如他的家一般。

    如今,他竟然要放弃自己与朋友的心血,放弃他们一群人挥洒热血的地方了,何恒超只觉得心内堵的慌,他的郁闷无以排解,除了喝酒。

    公司的规定,职员上班的时候,不能喝酒,可是,他忍不住了,他的脑海中,一遍一遍浮现的,是童佳那决绝的话语。

    “童宁怎么会查到那你身上的,你真是太没用了。”

    这是童佳见到何恒超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虽然看不清童佳的表情,但何恒超可以想象的到,当时的童佳,面上一定是带着厌恶的表情的。

    “我不知道,我已经很小心了。”

    何恒超小心翼翼的道,在童佳的面前,他的骄傲与尊严,全都是虚的,因为,童佳不会在意。

    “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我还没有将童宁赶出公司呢,她到好,先抓住了我们的把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既然她查到了我的身上,肯定也会查到我们的那间公司,我不想,让我们大家的心血付诸一旦。”

    不同于童佳的愤怒,何恒超现在担心的,是他的公司,那里,是他们一群人的梦想。

    “呵。”

    童佳冷哼了一声,她的声音,经过口罩的阻隔,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就你们那个小公司,反正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要是,童宁真查到了那间公司,没关系啊,就让你们那小公司自生自灭好了。”

    “只要,你完成了我交代的事,我保证,到时候给你一间更大的公司,你一个人的。”

    童佳话语中竟是不屑,何恒超想,童佳肯定是不理解,自己与朋友对那间公司,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你这是打算放弃我们吗?”

    “我放弃的是你的那间公司,不是你。”

    童佳环着手,透过口罩,何恒超甚至能想象的出,童佳说出此话时,那刻薄的嘴脸。

    “童佳,你不能这样。”

    何恒超有些激动的握住了童佳的手,紧凝的眉头,说明他此刻,有多无助。

    “为什么不能这样,你们的公司,是我出资资助的,你们自己能力不够,让我的钱打了水漂,我还没怪你们呢,你反倒好意思来像我求情?”

    何恒超不说话了,那个时候,他其实早就知道,与童佳合作,他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可他还是照做了,现在,他还能说什么。

    “好了,公司的事你别担心了,包在我的身上,你现在,就负责替我将童宁赶出沈氏集团。”

    “好,我知道了。”何恒超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疲惫。

    “还有一件事......”

    童佳突然向何恒超凑了过来,她轻声的在他耳边,说出了一个条件,何恒超愕然:“我们,真的要这么做?”

    “当然。”

    童佳说完,便起身离去,留下何恒超一个人,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