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你信我吗?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2本章字数:3166字

    “你看啊,我当初查到你的车疑似撞到人之后,就掉头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后来,又调查到你的车直接被开进了修成厂,我就更奇怪了,所以,我秉着追究到底的精神,直接查了一下那个修车厂,这一查,我还真有大发现。”

    贺子明一提到自己的这些“伟大”事迹,阳光俊朗的脸上,就带上了得意的笑容,他越说越起劲。

    “童宁,你是不是在童佳的车祸之前,你的车子就坏了,进了修车厂?”

    童宁从善如流的点头:“对,所以,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的车会被其他人开出来,我想,如果不是有人故意用的假牌照,伪装成我的车的话,那问题,就出在修车厂那边了。”

    贺子明得意的脸上,突然带上了一分赞赏,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略带促狭的道:“你分析的很对,我发现你很有天分,要不然,你做我的徒弟吧?”

    “咯”

    童宁被一口苹果给呛着了,我说,贺大侦探,咱们说正事呢,能不先挖墙脚么?

    “嗯,这个,等我哪天失业了,可以考虑一下。”

    “好,那我预祝你早日失业啊。”

    贺子明笑的好不纯真,说出的话,叫童宁特别想打人,这人,是巴不得自己没有铁饭碗了吧。

    好吧,看在你是免费为我查案的份上,我忍。

    “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说行吧,你能先跟我说说案情吗?”

    “当然。”

    贺子明嘿嘿嘿的笑着,丝毫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他大掌猛然一拍自己的大腿,好大一声响。

    “你分析的基本正确,不过,我查到一个情况,那就是,其实你之前修车的那个地方,其实是在同一天内,两次接待你的车。”

    “第一次,是在早上,送车的人是你,但是,后来将车开出去的,应该不是你,因为你不可能在可能撞到了别人的情况下,两次将车开进同一个地方进行维修,那样,太惹人怀疑了。”

    “对,那的确不是我的作风,而且,我当天并没有接到要取车的电话。”

    童宁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越发的肯定,这就是一个针对自己的局,只是,她实在是想不通,童佳这样做的目的,难道只是为了,让简慕修厌恶自己吗?

    “你记得就最好了。”贺子明很满意童宁的反应,他真是好久都没有找到一个如此清明的客户了。

    他以前的那些客户,在调查清楚真相之后,要么歇斯底里的不肯相信,要么就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自己背叛了他们呢。所以,他是真的赞赏童宁,拎的太清了。

    “晚上的时候,也就是童佳车祸之后,你的车,再一次被人送进了同一家修车厂,留下的是你的信息,但是,修车厂内的纸质档案中,却没有你第一次送车的记录,我是在他们的电脑档案中,找到了这份记录的,所以,我才能确定,你是被人坑了。”

    贺子明语气间是无比的惋惜,但是,看着童宁的表情,却分明是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快~感的,他就想看看,这一次,童宁会从中推断出什么来。

    童宁凝了凝眉,因为心内早有自己被坑的预见,此时的她,出奇的平静,好像,出事的人不是她一般。

    “修车厂的电脑档案,不是一向不外传的吗,你是怎么查到的?”

    不过,童宁让他失望了,她根本没打算再分析下去,跟侦探说话,真的是太累了。

    你说,好不容易找个侦探来查案,结果,人家全部都要自己来推理,很伤脑筋的啊。童宁觉得,自己这几番分析下来,头更痛了。

    贺子明昂首,翘起了二郎腿,然后弯身靠近童宁,凑在她的耳边说着:“我们做侦探的,都有特殊手段,不能告诉你。”

    “哦,好吧。”

    童宁点点头,不打算再问,然,贺子明却是自己吐出来了:“我黑了他们的电脑,调出这点东西,轻而易举的嘛。”

    "......"

    呃,得确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你不是说是机密嘛,机密啊,你就这样吐出来了,作为你的同行,有你这么个猪队友,估计心也是很累的。

    贺子明像是一个求表扬的孩子,童宁看着他,不由得用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何贺泽这么放不下他这个弟弟了,要是自己搁这么一个弟弟,估计也会抓狂。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有人假扮我,联合修车公司,擅自开走了我的车,伪造了我开车撞伤童佳的假象,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童佳的腿并没有受伤,而我,对这一切根本是不知情的,所以,我才是受害者,你说,我能不能去找那个修车厂的麻饭?"

    童宁又消化了一下,贺子明给自己的信息,其中的弯弯绕绕,还真是叫童宁长舒了一口气,这么丧心病狂的主意,谁想出来的,真是人才啊。

    贺子明觉得,童宁真是不错的,自己就这么一点拨,童宁居然将整件事情,理顺了,还能马上明确自己的立场了,真是一个好苗子啊。

    他都不忍心,让童宁遭受这样令人发指的责难了。

    “你说,你打算怎么找麻烦?来明的还是来暗的,我一定帮你到底。”

    “明的是怎样,暗的又是怎样?”

    “明的呢,就是找人打他们一顿,暗的呢,就是黑了他们的电脑,让他们的信息系统崩盘。”

    童宁“......”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主意呢,明的暗的我都不想要好吧。

    “我在想,修车厂肯定有人跟童佳的人联系,这件事,既然与修车厂脱不了干系,那么,我们为何不反将一军,我要找出那个开走我的车的那个人。”

    童宁话落,贺子明简直要两眼冒星星了,不对,冒粉红泡泡了。

    高见啊,他怎么没想到。

    “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对于那个将你的车开走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头绪,但是,修车厂可就不一定了,就算,他们与那个人没有牵连,至少,他们那有监控啊,肯定能查出来,那个偷车贼的。”

    “所以呢,我现在还受伤呢,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童宁的眸光狡黠的闪了闪,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坑贺子明有什么不妥,她这是,在充分发挥贺子明的侦探精神。

    “没问题,包......不对啊,我免费给你查案子就算了,现在还要无偿为你做事啊。'

    贺子明虽然反应慢了点,但还不至于到,被人坑了一把,还要帮人数钱的地步。

    童宁尴尬的一笑:"这个不是一件案子的吗?"

    "你要我查的,是你姐姐车祸的案子,结果我现在查出来的,是你的车被盗的案子,还有修车厂的神秘事件,你说说,我都给你查三案子了,一分酬劳都没有。"

    贺子明不满的看着童宁,那清亮的眸子,无辜的眼神,让童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专门坑小孩子的坏蛋。

    "要不,你开个价呗。"

    "看在你查案的天赋还不错的份上,给你一个友情价,四万。"

    贺子明毫不含糊的伸出四个手指头,其实,平心而论,这个价格,真的是很实惠了,关键是,贺子明真的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不着调,他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好,这个没问题。"

    童宁话音一落,便感觉到,坐在自己床边的贺子明,被人拉了起来,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

    "贺子明,你又在坑蒙拐骗了?"

    贺泽来的,真是时候,每一次,贺子明能出一个大单的时候,他就出来打假了,童宁不禁想,这两兄弟,怕是上辈子是冤家来着的吧。

    "哥,我怎么就坑蒙拐骗了,明明是......"

    明明是童宁坑蒙拐骗我还差不多,贺子明岔岔的想。

    "你不是在骗人,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价钱呢?"

    只要一面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贺泽脸上的温润,就自动消失不见。

    童宁再一次,很没用骨气的做了缩头乌龟,一脸无辜的看着贺泽。

    “那是我劳动所得。”

    “你那是正当劳动嘛?”

    “怎么就不是?”

    眼见这两人又要吵起来,童宁故意咳嗽了一声,贺泽的脸上,本来就要散发的呃阴云,成功被童宁咳了回去了。

    "你没事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贺泽很是熟练的为童宁检查,眉头微微蹙着,还带着几分余怒的眼神,却在看到童宁的伤口时,悉数转化为了心疼。

    "贺泽,其实,我跟贺子明是正当交易,他没有坑我,他还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呢。"

    童宁轻轻扯了一下贺泽的白大褂,昂首看着贺泽,不期然,便与贺泽的低眸对上,贺泽的唇,轻飘飘的落在了童宁的额上。

    顿时,两个人都羞红了脸,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暧昧的氛围,

    童宁一脸的茫然,连下一句要说什么,都不记得了。

    "呃,要不,我先出去一下,你们两继续吧。"

    贺子明看着对视的二人,觉得自己有一丢丢多余,他不记得要与贺泽争辩什么了,背上自己的挎包趁机溜走。

    "贺子明,你跑什么,今天必须把事情给我讲清楚。"

    贺泽红着脸,比童宁还要娇羞的,追着贺子明跑了出去了。

    童宁瘪了瘪嘴,不由又觉得好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贺泽原来这么害羞的,只是,轻轻的碰一下而已啊,她一个女孩子都不介意,贺泽他......

    童宁笑了笑,笑容中,又透出了几分心酸。